第十六章:官场迷途6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

    可我这个新官旁边连个拾柴的人都没有,更别提放火了!

    我走进官署的书房,准备翻阅一下书橱里的案牍,也好尽快融入到这个新角sè之中。

    屋里面弥漫着一股子糠涩味,在阳光的照shè下可以明显的看到有数不清的灰尘在飞舞。

    我忙打开窗子通风,在外面等了一会才进去,在桌案前跪坐下,准备工作。

    桌案旁边摆放着一堆竹简,也不知道上次翻看这些案牍是什么时候了,反正现在上面的灰尘都有一尺多厚。

    我抽出一卷案牍,擦拭掉尘土之后准备打开,但哪里知道攒连竹简的线竟腐朽成麻杆一样,发出清脆的一声响之后断掉了,大片的竹简立刻哗啦啦的散落在地!

    我无言的看了看散落在地的竹片,眼神里充满了窘迫:呵,前任啊前任,你看你做的好事!

    哀叹了一口气,我一股瘫坐在了地上。

    看着眼前堆积如小山似的案牍,我眸sè微凉,如蒙秋霜:这么多片竹简,要是一片一片的筛选、记录、审核起来,那可要忙到什么时候呀?!

    只怕在弄完的那一刻,我都要离职了!

    唉!!!

    真不知道我这样坚持下去是对还是错!

    在这一刻,我的心开始左右徘徊起来。

    的确,我说过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这番话说出来也是威风八面,豪气干云,颇有点像当年兵家项羽面对百万秦兵,毅然决然破釜沉舟,要大杀四方的样子!

    但当我真正独自面对的时候,眼前这条充满荆棘的路,却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和困惑!

    以卑鄙的官职对付家世显赫的流氓浪子,我暂时想到了两种方法:

    一是行以雷霆手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刀斩乱麻……这似乎是个可行的方法,可是这条方案根本不具有可cāo作xìng!

    我不具备那样大的手段,实施起来稍不注意,便很容易深陷迷局,遭千夫所指!

    二是走前任的路子……我想象不到前任给我留下了什么路子,是无所事事?还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与其这样,和挂印封金又有什么分别?!

    我有些意兴阑珊起来,不住想到:陛下呀,陛下!你为什么要赐给我这麽个芝麻小官儿,却又让我做力不能及的事

    有心大干一场吧,却实力不足;有心逃避现实吧,却心有不甘!

    唉!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令我左右为难!

    此刻,我不知道这条路该怎么走,似乎怎么走我的前面总是有一团迷雾!

    我索xìng躺在地上,将胳膊背在脑后枕着,让自己的体亲吻这冰冷的地面,好让它抚慰我烦躁的心灵,让我冷静下来。

    此时,我想起了父亲。

    他曾经也行走在官场之上,而且居太尉一职。

    从儿时他教导我的言行来看,他年轻的时候也应该是有着满腔的抱负和雄心壮志,为了心中的事业,即便是抛头颅、洒血也在所不惜!

    可是他足足在官场混迹了五年,弄得遍体鳞伤,却未曾能办过一件称心如意的事

    抛头颅?往哪抛?

    洒血?往哪洒?

    走到尽头,等到的只是壮志未酬!出师不利!穷困潦倒!

    最终他还选择了放弃,放弃了这个他曾经奋斗过的地方!

    我能够想象得到,当时父亲只别离洛阳的场景,也能感受到他惜惜别离,一步三回头的不舍之

    尽管心底有着万般的不肯、不甘、不愿,那又能够如何?!

    现实让他根本无力回天。

    我还记得那次不经意间,撞到父亲醉酒之时的景:

    他酩酊大醉,嘴里支支吾吾的说着自己的过去,说自己就像是一个追梦的少年,年少之时不知疲倦,追逐着心中所谓的梦……直到疲了,累了,倦了,才发现自己的梦依旧是那样遥不可及……

    而自己所做的却终究是水中泡影罢了,一触即破!

    面对难以接受的结局,疲惫不堪的不只是体,还有心。

    他没有嚎啕咆哮的发泄,而是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泣。

    是的,在我印象里钢铁巨人一般高大的父亲,也有哭泣的时候。

    他哭着说自己在命运面前是那样的渺小,那样的脆弱,那样的卑微!

    ……

    残酷的现实总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所谓的挣扎也显得那么苍白,那么无力,直让人心灰意冷!

    在这条遍地荆棘的路上,我和父亲走的同样步履艰辛!

    前面的困难如山一般,高不可攀!

    到底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闭目沉思着!

    “将军,你怎么倒在地上了?这可是要冰坏了子的呀!”

    似乎我又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玉锦、玉彩两姐妹换完衣裳回来了。

    她们见我躺在地上,忙过来将我搀扶到座位上,又给我倒茶、揉肩、披上衣裳,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嘘寒问暖。

    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并没有事。

    喝了口茶,我算是稍稍舒缓了一下睡意。

    我忽然发觉自己似乎喜欢变得逃避现实了,力不从心的时候,总是想要去梦中寻求解脱。

    记得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啊,是我堕落了吗?!

    我又陷入了沉思。

    不经意间目光落到玉锦、玉彩姐妹上,突然发现这两个小丫头整理好衣着之后,显现出窈窕的段,丽立含chūn,也是有几分姿sè的,怪不得要被人卖到青楼呢!

    她们的命运曾经被人摆布,是我解脱了她们。可如今我的命运被人掌控,谁又能来解救我呢?

    谁能???

    “将军,不知道玉锦能有什么帮您的吗?”

    “玉彩也要帮忙!”

    两个小丫头见我一副沉思的模样,小心的出声询问道。

    “你们?”

    两个小丫头的发问,令我忽的茅塞顿开:我可以找帮手嘛,根本用不着事必亲躬,怎么急的连这也糊涂了。

    看了看玉锦、玉彩两姐妹,又望了望旁边堆积的案牍,我笑了。

    可是……我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忙问道:“你们姐妹可识得字?”

    “我们识得!”

    玉锦见我似乎要给她们安排事做,眼中立刻闪出盈盈的笑意,拉着玉彩的手点头道。

    “玉彩……玉彩没有姐姐识得字多!”

    玉彩羞愧的低下头去,小声道。

    似在为没有达到为我做事的要求而丧气,悔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识字!

    “不碍的,不碍的!你能识得字,便已经很好了!”

    见玉彩这样实诚,我微笑的抚了抚她的头。

    “真的吗?”

    玉彩听我这样说,瑟瑟的抬起头望向我,纯真无邪的眼中充满了询问和期待。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要她去拿笔墨纸砚。

    她见我如此郑重的点头,即刻欢快的像只小燕子,忙去找了。

    等玉彩拿来了东西,磨好了墨,我提起狼毫毛笔,在纸上写下了“主记事掾史”、“门下督求盗”、“门下督贼曹”这几个字词。

    这三个官职都是我的属官,现在也不知道他们被前任这个家伙遣散到了哪里去了,还得让我找回来。

    我告诉玉锦和玉彩,要她们从记录人事的案牍里面,凡是带有这三条字样的竹片都找出来,然后归置好。

    至于剩余无用的案牍,也不用他们收拾,等军卒们回来销毁就行了。

    鉴于前任的不负责任,我也只好省去了想要审核案底的心思,只要办好眼前的本职工作便好了!

    有了玉锦、玉彩两姐妹的加入,我也就落得轻松自在了。

    看到她二人的小心谨慎的打开书卷,然后认认真真的逐一筛选竹片,我笑了笑,放心的走了出去。

    此时我的心稍微好了一点,尽管前面没有路,但我想只要硬着头皮走,总能踏出一条新路来的。

    在庭院里闲走着,我的肚子突然强烈抗议了,这才想起来,原来我还没有用午膳呢。

    既然如此,我何不往醉仙楼走一趟,也好去看望一下许久不见的贞姐!

    想到此,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个温柔如水、钟灵毓秀的女子……

    ;

重要声明:小说《诸子百家由我做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