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官场迷途1

    明月当空,夜凉如水,先前狂躁的风此时亦变得平静了许多。

    我和云烟姑娘一路上聊着天,但因为两人的特殊关系,尽管气氛很温,能谈及的话题却不过尔尔。

    当然对于涉及“神机”太常的事,我暂时是不会问的,因为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

    这次我孤随袁绍来京,所以边并没有丫鬟服侍。回到营帐后,自己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我便倒在卧榻上休息了!

    在“神机”太常那耽搁了半晌,此时已过子时。但我却久久没有睡意,闭上眼睛,脑海中满是“神机”太常那妙曼多姿的倩影!

    是因为我对她一见钟,所以夜不能寐吗?

    “不对!我曹cāo已经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了,我只钟于她一人!我想‘神机’太常,只不过是看她能够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机遇而已!”

    我对自己如是说!

    可是想来这句话又有些假:面对如此貌美的女人,我能锁住自己的心猿吗?

    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的。

    为了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我把注意力凝聚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上:

    到底陛下听了“神机”太常的话,会安排我一个怎么样的官职呢?

    是封我为公卿大臣?

    是封我个杂牌将军?

    还是赏我个大汉万户侯?

    ……

    不管怎么说,总之不要是三公之类的虚衔便好!

    我已经对这些虚衔的权限看透了,一无是处!

    ……

    想着想着,我的瞌睡便袭上了心头。

    说好的不在想她,没想到她还是如期而至,到了我的梦中。

    现实中我敬畏她三尺,但是我梦里的地盘由我做主,容不得她有一丝反抗:

    她看到我,目光有些惊恐,伏在角落,玉臂瑟瑟发抖的紧裹着衣衫。

    我却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龙骧虎步的走过去,一手将她提起,狠狠的摔到了黑漆钿镙之上,然后猛虎般欺而上,随手打落红锦暖帐……香消玉暖,颠鸾倒凤!

    于是,今夜我的生活在极度风流之中度过了!

    “将军……将军……醒醒!”

    不知酣战了多久,我的耳边隐约听到有人喊我的声音!

    我艰难睁开惺忪的睡眼,画面切换到了现实中来:

    帐外天sè渐明,估计将卯时。而我依旧躺在我的营帐内,站在我旁垂手侍立的,是一脸疲态的军司马于

    于是原本是卫军卒,陛下组建西园八校尉之时,才被拨入我的麾下。

    在接触中,我发现他是“炼jīng化气”后期的高手,在武力良莠不齐的军卒之中,算得上武艺不俗,所以委任他为军司马!

    当然,我最看重他的一条则是:“他xìng格温和,极有韧xìng,守卫皇宫不知疲倦,乃我的必备良助!”

    “文……文则……何事?”

    我感觉到有极度的疲惫袭上来,现在的我连说句话的力气也没有。全酸痛无力,如同灌了铅一般。

    尤其是腰部肌,极度僵硬,而且那里还有些湿湿的,异常难受!

    察觉到这些症状,我好像发现了问题所在,脸sè不有些尴尬……

    “将军,您体不适?”

    于见我如此,那张坚毅如铁的脸上显现出了浓浓的紧张之sè,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疲惫。

    他轻轻的扶我坐起,将宝蓝sè绫锻靠枕垫在我的背后,给我倒了杯水,又命人去请军医为我诊治。

    他对我如此悉心,真不枉我提拔他一场!

    “文则,不用麻烦,我稍稍休息一下便好!”

    我拦下了去请军医的军卒,作为当事人的我,自然晓得自己问题所在,所以这等事还是不要被发现的好!

    尽管体jīng疲力尽,但心中却不住哑然失笑:这个女人果然是祸水,害我不浅!

    “孟德,还没起麽?”

    这时,一个尖涩如打磨铁块的声音从帐外传入,不似男人,也不似女人!

    这个声音我最熟悉不过了,因为他的声调实在是太独特了。

    “请蹇君稍后,cāo即可便好!”

    我向外应了一声,然后让于先行退下。

    又撩起宝蓝sè的滑丝薄被,紧急处理了自己体上残留的污渍,慌慌张张的抓起旁边的玄sè阔袖蟒袍上,将头发随意的扎了个结,也不插簪戴冠,直接就出去迎接他了。

    今rì的小黄门蹇硕,穿着殷红底五幅棒寿团花的玉绸袍子,面带chūn风,在帐外负手而立。

    他上散发着盛气凌人的气息,如一柄伫立的宝剑,锋芒毕露。

    也是,现如今陛下将诸般军国大事统统委任于“十常侍”,而作为“十常侍”之一的蹇硕,权力自然水涨船高,不可与之前相比。

    他见我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眼,微微一笑,并不在意我的打扮,而是手指着这偌大的营盘道:“咱家早就听闻孟德才学不凡,jīng通兵法韬略,今rì一见这扎营之法,果真令咱家大开眼界!”

    声音虽然燥耳难听,但措辞着实不错,让我听在心里很是舒服。

    这扎营之法名叫九宫巨蟒阵,隶属于阵法中方阵的一种。

    此阵脱胎于一字长蛇阵,避免了蛇有七寸的这一缺陷,散时则化一蛇为九蛇,聚时则合九蛇变一蟒,有为数九九八十一变,灵活机动,威力无穷。

    营垒如此布置,方圆有序,错落有致,营帐之间疏密合理,军卒之间进退不乱。

    乃是攻守兼备的阵法!

    有些可惜的是,这营盘却不是我布置的,而是军司马于所为。

    我虽然自幼习得家传秘典“文懿八篇”,但这里面的jīng髓我还只是习得些皮毛而已。

    尤其是阵法一篇,动辄则上千数万人,由于人员有限,我根本不可能进行实地cāo作。

    是矣对于此篇秘典,我连皮毛也不曾学得!

    倒是这于,自幼于军中成长,兼之好问好学,自己手不释卷的钻研古籍,长久下来,每每能做出过人之事。

    不过此阵法虽然高明,但是现在这些军卒疏于cāo练和军阵校演,所谓的阵法却也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发挥不了阵法威力的十分之一。

    若有虎狼之师来攻,必然不敌,溃败而走!

    只是在这京师重地,很难遇到这样的对手而已。

    “蹇君过誉了,您居高位,见多识广,这般小手段哪里能够豋得大雅之堂,入您法眼!”

    我无声无息的拍了下他的马,然后躬手搭手的把引他入大帐,让其坐在主位之上,又亲自为他侍奉茶盏,静候着他的命令!

    如今“十常侍”权势显赫,如rì中天,我为了前程着想,在他面前也不得不谨小慎微,恭恭敬敬。

    “孟德啊!你可知咱家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他跪坐在主位上,低头抿了一口茶,然后用他那对独特的狭长双眸,怀着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意望着我,一副故作高深的模样。

    我当然不知道他寻我是所为何事,不过对上他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我心里顿时一沉,总感觉他此次前来有些不怀好意:

    现在他的份可是我遥不可及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连仰人鼻息都轮不到我,有了好事他还会记得我吗!

    想到这里,我不茫然的摇了摇头!

    不过,当他说明来意之后,我才发现,这次我还真“错怪”了他!

    PS:1.要冲榜,推荐票必不可少,求各位书友助我一臂之力,向前杀,杀!杀!杀!

重要声明:小说《诸子百家由我做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