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神机太常6

    望着她的背影,我上的浴火迅速弥漫,只刹那间,已然成了烈火焚的炼狱!

    我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向内室迈进,眼神里满是期待:她这是在暗示什么吗!是要和我那什么吗?

    一定是的!

    一定是的!!

    一定是的!!!

    ……

    心中似有无数个声音在呐喊!有无数个小人在咆哮!要我“战”意澎湃,血沸腾!

    然而,就在我坏笑着流出口水来的时候,她蓦然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竟有些泛着乏意的下了逐客令:“好了,事已经告诉你了,你也下去吧!”

    什么?

    深夜召我前来就是告诉我这一句话?

    就这样把我打发吗?

    难道就没有其他娱乐节目了吗?

    难倒她不是在惑我堕落吗?

    ……

    她没有一丝惑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如银针落地一般干脆,亦如银针一般扎得我心痛。

    我好像看到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崩塌了,变成了碎片,连天地也毁灭了。

    我的子如雷重击,一个踉跄竟险些摔倒!

    我的心亦接受不了这种打击,跌落至了谷底。

    但随即我的心里燃起了怒火,一股被戏耍了的羞辱感冉冉而生!

    我剑眉一扬,眼中含着怒意看向她,冷声反问道:“要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麽?”

    她听我这般问,体略怔了一下,似乎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这样不客气。

    她站在原地,缓缓的转过来,眼神凝定,黑如点墨的眼神里看不出半点感的流露,琉璃般的眼瞳深处隐隐的闪过了一道“十”字星般的寒光,如一柄利剑向我斩杀而来!

    对上她锋锐凝寒的目光,我霎时感觉似有如冰水般的寒意注入骨髓,心里不打个寒颤,向她问罪的心亦有些动摇!

    暗叫一声:“哎呀不好,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竟忘了她还是一尊绝世高手!我这般与她说话,只怕是……”

    我隐约感觉到了不妙,背后有汗水不断泌出,亦有惊恐如万千蚁虫在侵蚀着我的大脑,令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一刻,空气仿佛被抽空,让人窒息!

    时间似乎也静止了,度rì如年一般的漫长!

    这样凝重的气氛僵持不下!

    良久之后,我方听得她淡淡道:“那你还想要做些什么?”

    虽然她的语气没有表露出怒意,而且略带着一丝挑逗,但上位者的威严依旧十足,足够让我望而生畏。

    闻言,我的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还好,没有触犯她的底线,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想想她刚才那慑人的眸光,心中便是不寒而栗!

    我收起yín邪之心,面上强自镇定,向她施了一礼,道:“东方君能知国运,被陛下金口赞为‘神机’。如此神机妙算,真是令在下深感佩服,在下有个不之请,想知道自己运势如何!还望东方君不吝赐教。”

    今晚虽然没能抱得美人归,但若能了了我的这一番心事,也是不虚此行!

    再此之前,我曾两次知晓自己命运如何!

    第一次是名家许邵对我的品评:“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也!”

    但我怀疑他是语不由心,有意玩弄与我,而且从他这一句话里,我也品味不出什么意韵来。

    第二次是我在沛国谯郡大病期间的“噩梦”中!

    在梦中,我看到一个生着四方扁平脑袋的怪物,闪闪发光,张着大嘴讲述我的生平事迹。

    虽然幼时之事笔笔皆对,但我依旧不敢轻信。

    尤其是他还讲到了一屠猪卖狗之辈、看家护院之奴成了封疆大吏,一织席贩履之徒竟成了九五之尊,这样难以令人置信的事。

    听完我的话,她目光中的寒意开始变淡,然后看着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对漆黑如菩提子般的眸子里,秋泓流闪,竟含着几丝无力与哀凉之意。

    我不知道此时的她心里在想什么,但从她的神态里我能看出,她的背后肯定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深沉在心灵深处……

    沉静片刻后,她方从往事之中醒悟过来。

    她急忙转回子,掩饰自己的失态,说道:“我不过善趋吉避凶而已,并无洞察命运之能。再者君子不信命,拥有四重品德已经超脱了宿命,飞龙在天。

    若是君子信命,那读书修德又有何用?”

    君子?

    我是君子吗?

    我的老师曾经把“君子”定义为“心口相对,知行合一,应为就是愿为”的人。

    可是,这样的世界会产生君子吗?

    当然,伪君子们可以拉出去砍头一万次……

    “人命既不可算,那你怎算的国运?”

    我认为是她故意用“君子”这个词牵绊敷衍我,所以很质疑她的这一说法。

    再者命运就像rì月,东升西落,各有着自己的本命轨迹。

    她若是能算得国运,也必能通晓人事!

    更何况还有“陈完奔齐”的前车之鉴!

    听闻,她冷笑一声,声音中寒意人,道:“算国运易,知人命难。天道好悟,人心难测。”

    什么?知人竟比知天还难?!

    她的话极富深意,让我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

    我一直以为“苍天之意”难以把握,今儿个才知道,原来这世间最难搞懂的居然是“人心”!

    我深深思索她这句话的含义,但正细细品味间,她却早已走进了内室,传出了一声极不耐烦的声音:“退下吧!”

    我撇了一眼她的内室,有些不甘心,但今天事不可为,我也只得泱泱退往外。

    省的惹恼了“神机”太常,这位陛下边的红人!

    我走出外的时候,云烟姑娘还在外面守候!

    今夜冷风吹袭,我都冷的有些受不了,她一个女儿家衣衫单薄,孤独的站在这冷冷清清,也真是难为她了!

    不待她向我行礼问安,我便急急的解下自己的红锦百花披风,走到她前,为她披在上,面带着歉意对她说道:“怪我疏忽,不该将你一人丢在这里,快到里暖暖吧!”

    “将军真是折煞奴婢了,这是奴婢的本分而已……”

    她冻得通红的小脸上有些受宠若惊,急忙伸手推脱。

    我自然不肯依他,硬拿住她冰凉的小手,用略带着责怪的语气说道:“怎么这样不听话,难倒非要冻坏了自己才好麽!”

    她见我一副很认真的模样,眼中有稍微的惊疑之后,便闪现出了浓浓的幸福之sè。

    大概是在这等级森严、人冷漠的深宫之中,份卑微如她,很难遇到对自己关心的人吧!

    她低着头接受了我的美意,微一躬,羞羞道:“奴婢谢谢将军!”

    看着她羞答答的模样,我心中好笑:不就是拉拉小手嘛,有必要那么害羞吗?!

    云烟姑娘虽然也是个美人,但我之所以这样做,却并非觊觎她的美sè。我只是希望她能够在我和“神机”太常之间出现不愉快的时候,做其中的调和剂。

    或者能够透漏一些关于这个女人的信息,也好让我对她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因地制宜的应付她。

    天知道我和这个女人交往,竟是有伴君如伴虎的意味啊!

    或许我的这个动机云烟能够看破,但我对她这份出自朋友间的关怀,却是任谁也抹杀不不了的!

    “那奴婢恭送将军下楼!”她对我柔声道。

    “好!”

    我没有回绝云烟的好意,和她一同提了灯笼,缓缓往楼下走去……

    PS:1.四重品德:智慧,正直,勇气,仁

    2.“心口相对,知行合一,应为就是愿为”:应该做的就是自己愿意做的,君子就应该这样!大家说说这样的君子最后能够落个什么下场!

    3.本章之后这一小节又要结束了,希望大家继续投票、收藏,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关注本书更为jīng彩的下一节!

    4.关于更新时间,由于这几天在忙着找工作的事,所以不太稳定,如果在12点到14点之间更新的话,那就在晚上的6点到8点之间更新。目前暂定每rì一更,成绩如有重大突破的话,我会多更的。求大家支持,数据交给你,质量更新交给我!!!咱们合作,一起突破!!!

重要声明:小说《诸子百家由我做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