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曹家新贵4

    在女闾与袁绍拜别之后,我便回到家中休息。

    但刚在卧榻上小憩了一会儿,丫鬟如意就过来摇摇我的胳膊,轻轻的唤我:“公子醒醒,公子醒醒,老爷在书房等您呢!”

    自从那件不愉快的事之后,如意就很小心的伺候我了,每rì如履薄冰,生怕伺候我不周,惹我生气!

    但我却不斤斤计较,对她并无一丝刻薄,依旧如往常一般!

    在去书房的路上,我与叔父不期而遇。

    他的脸上挂有一丝诡计得逞的笑容,尽管他极力装作很自然的模样,但他的丑恶嘴脸我再清楚不过了——只会打小报告的卑鄙小人!

    我在心里给他的脸上狠狠扣了一个印章!

    我的唇角勉强向上一扬,很不自然向他问好!

    他张了张嘴想对我说些什么,但在我强烈鄙视的眼神之下忍住了,只抿了抿唇对我呵呵一笑。

    那笑很熟悉,如三月枝头的花朵一样灿烂,在我看来则是他jiān计得逞的招牌动作。

    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父亲这次找我,和混蛋叔父有些关联。

    果不其然!

    在进了书房之后,我察觉到父亲看我的眼神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含义,似乎是想要表达什么,但却难以开口,和叔父一样,yù言又止。

    他思虑了良久,终是过来拍着我的肩,十分郑重的告诉我要和袁绍结好关系。

    原因无他,袁家是名门望族,四世三公之家,要高攀云云……袁家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振臂一呼,龙虎云集,要结交云云……袁家反正都是那么美……

    最后父亲还长长的吁了口气说:“多亏我弟将此事告知,不然岂不白白坐失良机。”

    他说这话的时候,背对着我,语气中并没有丝毫高兴的意思。相反,他的语气有些惆怅,似乎这件事触动了他内心的往事。

    不过我没有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我的心思全扑在叔父这个猪一般的队友上了!

    这个混蛋!

    我心里压住气,一边听父亲教诲,一边猜想:叔父是如何得知此事的,难道他也去逛女闾了?

    这个老不羞!!!

    不行,我得在婶母面前告他一状,非罚他跪搓衣板不可,哼!

    听完父亲的教诲,对上他饱含望子成龙之意的眸光,我感到有莫大的压力加,让我生不出反驳的语句。

    再加上想起袁绍这厮在筵席之上的口才……咳咳,他最近嘴巴上的功夫越发厉害了,难道是在女闾和美人们亲吻修炼所得?

    在书房,我和父亲谈了许多,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往往一句不起眼的话也能道破玄机,供我参悟很久!

    父子一番攀谈,在他循循善下,我汲取了很多有用的东西,包括一些价值取向。

    沉吟了很久,终究是抵不住惑,鬼迷心窍的我对袁绍描绘的蓝图动心了。

    只等父亲拿了郡守的“孝廉推荐信”,就能随袁绍进京了。

    “孝廉”是郡国中的长辈们推举出来的,普通人难以得到这份名额。

    不过,我家财赀殷实,只要花费点金银打点一下也就能办到了。

    三rì后,我备好行囊整装待发了。

    临行之时,我看着饱受沧桑而略显苍老的父亲,心中不忍离他而去,久久难以割舍。

    父亲见我如此恋恋不舍,手指着天上盘旋的麻雀,又叮嘱我道:“孟德,你要谨记,雏鹰应翱翔于际,非及翼下萌yīn!”他的语气中含有一股与他年纪不符的锐气和锋芒,直冲云汉。

    我脸上带着疑sè看向父亲,对上他果决的目光,我刹那间会意,明白了父亲的深远用心。

    是的,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么初生的麻雀也应不惧苍鹰!不惧蓝天!

    在父亲眼中,此时也应该是放飞我,让我去背负苍天的时候了。

    我挥手与他告别,然后跨马扬鞭,疾驰而去。

    骑在马上,我的眼眶湿润了,心中感慨良多。

    但触动最深的是:父亲老了,我上必须要有足够的能力,负起这个支撑全家的大梁。

    这次离乡,与我亲近的人都来给我践行,但惟独少了我心中最亲近的她,这将会是我终生的遗憾!

    我还记得她曾经说要每天看着我成长的……我默默在心中起誓:我曹cāo定要出人头地,然后衣锦还乡,去向她诉说……

    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脸颊之上已多了两行清泪。

    一路奔波之后,我同袁绍来到dì dū洛阳,住进了他安排的别院,以为这就要运筹我们的“大事”!

    但天知道这家伙来到dì dū之后,只带我四处乱逛。一个月来,我们走遍了大街小巷;吃遍了京都美食;玩遍了女闾美人……

    而任何大丈夫之事却从未提及!

    或许他脑子里根本没有过“大丈夫之事”这个概念,那番在酒席之上的滔滔大论,只是在胡吹乱捧而已!

    当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是,对于这样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的生活,我也乐在其中!

    直到在洛阳街头散漫游了三个月之后,袁绍的叔父袁隗实在看不过眼,才给我们在朝中谋了个差事儿。

    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我内心有抑制不住的兴奋:我曹cāo终于要一飞冲天了……

    但后来才知道,老不羞袁隗也是个讲冷笑话的。

    本以为是四世三公之家的当朝太傅,所力荐的人才,朝廷会重用一番。谁道这官儿竟是芝麻粒大的“南宫卫士令”——替皇帝把守宫门的“大官儿”。

    如同狗一般!

    白天,我要享受rì晒风吹;夜间,更要忍受凉月冷哂。

    最为可恨的是,还要坚持每天十二个时辰的工作量,连去“更衣”都无暇分……这段时间真是让我寂寞难耐啊!

    不过对此,我却也只能翻翻白眼,心中暗骂,其余的也无能为力!

    看来,这个被袁绍吹捧上天的太傅,权力也不怎么样嘛!

    怪不得当年父亲干了一天的太尉,就挂印封金,重归故乡。

    原来这三公之位是银样蜡枪头,摆设啊!

    所幸的是,后来陛下比较器重我的才学,组建了西园八校尉,加封我为典军校尉议郎。

    尤其是麾下还统领着一千卫军,着实让我兴奋了一小把。

    就是在这冰凉的夜里,依旧要亲自把守宫门,实在让我汗颜!

    “——嘶,好冷!”

    又一阵风袭来,似冰一样灌入我的领口。

    我激灵灵打个寒颤,也顾不得士人眼中最为鄙夷的“仗而立者,饥也”形象,忙捧着兵器躲在众人后。

    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朦胧的月儿,估摸着也站了将近两个时辰,寻思着是不是该去寻小黄门蹇硕说说话,下下棋。

    他曾是我的祖父——侍奉皇帝的四朝元老曹腾,推荐上来的,又和我同为西园八校尉之一,因此待我极好,时常和我说些“体己话。”

    我下令要诸将士严加防范,不得玩忽职守。

    之后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忽见一名女子向我疾趋而来。

    这女子不似一般宫女:她头上梳着飞仙髻,眉间印有一朵似烟花绽放的花纹,在八角宫廷花灯的照耀下,十分好看。

    但就是这样一个俏婢,上却罩着一席黑白相间的rì月yīn阳法袍。

    这样的打扮着实怪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行至我前,欠行礼之后,颔首道:“将军,‘神机’太常有请。”

    “‘神机’太常?”我一怔,眉角里有些异sè!

    虽然我没做过什么大官儿,但对官职还是颇有研究的:太常是九卿之首,掌管宗庙祭祀、问卜鬼神、祈福求雨等事物。

    提及太常,我想起了一件非常神奇的事

    去岁,夏rì洛阳大旱,久无甘霖,整个都城就好像是在蒸饭一般炎,连刨冰环绕的陛下都中了暑。

    对敌天地,群臣束手,众人无策。

    问及众人无果之后,皇帝只好请得深宫中并不为自己所喜的太常出马。

    这也难怪,一个号称天子,天之骄子的帝王,怎么会喜欢一个自诩能沟通天地的太常呢!

    否则的话,要置所谓天的儿子——天子,于何地!

    翌rì,他于城中高建祭台,杀三牲五畜,亲自作法,祭祀天地。

    这样一连三rì,方才求得大雨,解了洛阳之困。

    皇帝大喜之下,重金封赏与他,更开金口誉之为:“奇迹如神,堪破天机!”

    “神机”之美誉亦是有此而得。

    不过,他和我这典军校尉议郎之间并无统属关系,而我二人私下也毫无瓜葛。

    那现在他要找我究竟是要做什么呢?而且还是在夜晚!

    我狐疑的看着这名宫女,心下迟疑着!

    PS:1.因为这是小说,书中的官职与历史中有差异,敬请谅解。2.各位兄弟姐妹,如果看的本书还过眼的话,那就推荐、收藏了吧!小弟还等着冲榜呢,千万不要小看您的这一个小动作,您的这一小步可是关系到我的一大步呢!!!吼吼吼!!!号召曹粉,我们一起cāo天下!!!3.这一小节在本章之后也要结束了,下面的一节会有新奇的元素等着大家,求大家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诸子百家由我做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