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接手红门

    三rì后,红门总部。

    此刻所有的叔辈长老再次聚集到了一起,围坐在会议室之内。刘江山一脸的笑容,他抱着胳膊,满是自得的盯着对面的老李。

    老李yīn沉的脸,也不说话,他也没想到竟然会生出这样的事

    本来螳螂可以说是胜券在握,我要是跟他比绝对差点事,但没想到眨眼的工夫螳螂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这次算是把自己的命给搭了进去。

    螳螂一死,我是最大的受益者。

    刘江山调笑道:“呵呵,老李啊,咱们两个斗了这么多年,看来到最后的赢家还是我。”

    老李看了刘江山一眼:“小人得志。”

    “小人得志?有些人心里不平衡罢了。”刘江山趁机使劲去踩老李。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句句把对方扁的一无是处。

    笑面虎插手进来:“行了,你们两个人别斗了,现在是关系到咱们红门发展的大事,正经一些,螳螂死了,这事出乎我们的意料,但话事人还是要选举的,我们红门还需要在新掌舵人的带领人继续发展。”

    我坐在刘江山旁边,笑而不语。

    作为唯一的候选人,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坐在会议室里,虽然有很多小弟不满,也不服我,但有刘江山给我罩着,我也算有恃无恐。

    红豹还没有来,想必他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场中变得沉闷,某一刻,会议室的门再次打开,红豹走进来,他一脸的严肃,一进门就将目光望向我,眼神中有些狠sè。

    我暗暗戒备,免得红豹对我下手。

    红豹既然做了大哥三四年,就一定有他的手段。

    这大哥之位足以让人失去理智,刘江山站起来,招呼红豹:“豹子?怎么这么晚才来?这是帮会里的大事,赶紧就位。”

    红豹一股坐到椅子上,他双手撑桌:“想必大家今天来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关于红门下一任大哥的继承位。”

    “本来,螳螂是可以稳cāo胜券,这也是我的意思,杨光在我心目中只是陪衬。没想到现在陪衬成了主角,呵呵,我有个想法,那就是下任掌舵人,我继续连任,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红豹微笑的看着会议室的众人。

    我心中一禀,原来红豹心中自有打算。

    他是想要把我踢出局,然后自己接着把持整个红门。

    刘江山当场就不乐意了:“什么?你要连任掌舵人?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我们红门的规矩谁都不能破,三年一届,就是三年一届。”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为了红门以后的发展,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大家考虑,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多想想,多理解一下我的良苦用心。”红豹说得大义凛然,就感觉自己是多大的一个人物。

    我攥紧拳头,很是平静的盯着对面的红豹,他狼子野心,竟然想从我的手中把大哥之位抢过去,良心大大的坏。

    老李一看有了戏,开心道:“对,我也赞同红豹的话,红门是不会砸在一个小孩手中的,我提议,让红豹连任,他在位的几年红门表现一直不错,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还会节节升。”

    刘江山一拍桌子:“胡闹,纯属胡闹。”

    会议室里立刻变得安静下来,红豹一脸的胜券在握,他喝了一口茶,坐在原地也不说话,几个叔辈的长老互相的对视,似乎有话要说。

    我一看,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黑豹的人气比我要旺,他要是把我挤下去,是件很容易的事

    我当场跑到红豹旁,用手勒住了他的脖子:“你想要跟我抢大哥的位子,我告诉你,你还缺少魄力,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

    老李大惊,他怒目而视:“杨光小子,你这是干什么?我告诉你,给我把红豹放开,不然有你好看。”

    我另一只手摸向后的枪,嘭的一声,就给了老李一枪,今天要不是他跟红豹一唱一和,说不准我早已成为掌舵人。

    “你干什么?”

    在场所有人都是吓了一跳,包括小弟都是惊魂未定,他们没想到我说出手就出手,一点都不会拖泥带水。

    刘江山瞪着眼睛,他没料到我会这么做,老李摊倒在地上,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红豹有些紧张,他的子紧绷。

    红豹还是小看我了,他要是早有准备,也不会令我得手。

    一切的一切,都是怪他不够谨慎,他看不起我,所以他注定要认栽。

    “杨光,咱们有话好好说,都是一个帮会的兄弟,不至于互相残杀,你可得注意点。”红豹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他温和的对我说。

    这还是原来的大哥风范吗?就像是一个小喽喽。

    我摁住红豹的脖子:“人敬我一尺,我才会敬他一丈,别给你脸不要脸,要是惹急我,你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说话间,我把枪架在了红豹的脑门上。

    红豹小心的说:“大哥之位我不跟你争了,咱们要和气,和气生财。”

    刘江山冲我使了个眼sè,他也知道这次我做的有些过了,我放开红豹,对他继续说:“这次咱们就先这样,是我的就是我的,谁也给我抢不走。”

    红豹被我甩到一旁,他感觉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当场就走了。

    我知道红豹根本不可能就这么放过我,他被一个后辈侮辱,岂能咽下这口气?所以在他出门之后,我已经让天虎几个人埋伏好,等他出去,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将会结束他的生命。

    放虎归山的事我可不会去做,我今天的狠,全是为了弟兄们的以后。

    如果因为今天的仁慈,而使得以后兄弟们陷入到危难中,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

    老李的尸体被人抬了出去,刘江山站起来:“好了,今天咱们的会就先到这里,其实杨光也不是刻意要那么去做,希望大家理解,他是为了我们红门好,我们要给年轻人一个机会,放心吧,我老刘是不会看错人的。”

    几个叔辈的长老哪里还敢多说?他们都上了一大把年纪,都怕死。

    我也懂得育人之道,冲边的孙兆强使了个眼sè。

    孙兆强和我配合默契,我的一个眼sè他就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孙兆强将手提箱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打开箱子,满满一箱子的钞票。

    红花花的钞票让几个叔辈长老一喜,他们互相对视一眼。

    我扶手趴在桌子前:“我杨光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谁对我好,我也会对谁好,反之,谁阻拦我,我就不客气。我以后的目标很明确,有财大家一起发。”

    “我并不是那种当了大哥只顾自己的人,我也不吝啬,我的钱就是你们的钱,以后我会带领大家去赚更多的钱。”

    几个叔辈长老的绪这才好点,他们个个笑脸相迎。

    我带着孙兆强出了会议室,外面的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笑笑,觉得内心十分安逸,事虽然有些小波折,但还是按照我心中所想去发展。

    孙兆强比我还高兴:“光哥,有时候我感觉咱们就是在做梦,一切都不像真的。”

    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以后更远的路还在等着我们,要对生活充满信心。”

    孙兆强一脸的憧憬:“为了我们的未来,不懈奋斗。”

    这时候,上的手机响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看,是天虎给我来的电话,他的电话比较及时,我笑接道:“虎子,事办得怎么样了?”

    “放心吧,光哥,成了,车祸意外。”

    我挂上电话,一脸的微笑,侧过脸对孙兆强说:“强子,事成了。”

    我和孙兆强坐上车回了卡慕,剩下的时间就是交接仪式,我决定还是把总部定在卡慕,因为在这里我会感觉很亲切,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我还得上学。

    红门大哥易主,这件事很快的在城东黑道传扬出来。

    我的名气更大,甚至到最后,只要是学校里出来混的人都知道我名字,那些不出来混的大部分男生也知道我,他们都佩服我,都把我当做是他们奋斗的目标。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影响力竟然会这么大。

    而小四,越发的紧张,最近一段时间场子也是消停了不少,我整顿好红门,把第一只手就伸向了小四,也是时候该处理小四了。

    整个商业区,我是绝对不会容许有人跟我分一羹。

    原来的时候不动小四那是因为我的实力不如他,我不敢冒险去收拾他,现在我成了红门的大哥,我的实力如rì中天,我会怕小四?

    小四的好rì子到头了。

    孙兆强他们跟我凑到一块:“光哥,咱们真的要办小四吗?”

    “不仅仅是小四,还有整个稻田会,现在是时候整理一下城东的实力了,三天,三天之后,我就会打出去,等着吧,到时候干掉稻田会。”我摸着下巴说。

    “大家这几天准备准备,到时候一击必杀。”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