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大哥之位

    “强子,你跟我去一趟呗。”我披上外

    孙兆强手抛车钥匙:“必须的,光哥,原来没有赶上你们灭大炮的时候,错过了一次大行动,现在怎么说也得出去见见世面。”

    我一笑,已是出了卡慕的门。

    早上的街道特别明亮,有种清新的感觉,我觉得一天之中,也这样早上最清澈,晚上最深邃,中午有些混沌,让人想去睡觉。

    一天之计在于晨,好好珍惜早上时光,走在马路上,多看看姑娘。

    孙兆强开着车,他特别喜欢开车,从小有个梦想成为赛车手。

    “强子,等咱们真有钱了,给你整辆法拉利。”我对孙兆强笑谈,我喜欢车,尤其是喜欢看F1赛车,不知道有没有跟我一样的车迷,我是阿隆索的车迷啊。

    当年我刚看F1的时候,还是法拉利和迈凯轮的天下,那时候看的血沸腾,就差自己上去开了,撞死你丫的。

    孙兆强一喜:“光哥,真的吧?”

    “当然是真的,我也喜欢车,喜欢豪车。”

    我们两个无聊的交谈,说到最后聊起女人,孙兆强问我和杨静玟处的怎么样,我说相当的曼妙,孙兆强不住的鄙视我,我知道强子羡慕嫉妒恨了。

    车子行驶到刘家别墅,我又是见到熟悉的保安头子,他今天换了件蓝sè的保安服,显得很jīng神。

    下车给了他一根烟,两个人客气几句,大门打开。

    我进去之后,就看到老爷子走出房门,我迎上去,一脸的谦逊:“老爷子,你给我打电话,我接着就来了,有什么事吗?”

    “咱们边走边说。”刘江山有些不高兴。

    我没多言,跟在刘江山的后,我上了刘江山的私人车,孙兆强开车小跟在我们后面,车厢内很温暖,还有电视、空调,一应俱全。

    我感觉晚上在车上居住都成,太舒适了,让人有种小窝的感觉。

    刘江山摘下黑sè眼镜,冲我说:“这次我带你去红门总部,以后你是我的人,我会安排你在红门发展,你是我的嫡系,我不会亏待你。”

    我越听心里越开心,就感觉乐开了花。

    随着红门大哥选举的越发临近,整个帮会内的氛围显得异常沉重,刘风死了,大炮死了,只剩下了螳螂。而刘江山跟螳螂不对付,但他是老人,不能重新出来混,所以他决定选一个代言人。

    我就是他的这个得力助手,我感觉天上掉下馅饼,狠狠的砸在我的上。

    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不出三十年,我就能升天。

    红门的总部位于五星大厦,是一座企业公司,平时的时候用来掩人耳目,刘江山下了车,有两个女小姐过来引着我们进门。

    大厅内,刘江山对看台秘书说:“老李他们来了吗?”

    “来了。”女秘书很是温柔回答,她穿着很是xìng感,尤其是部,怎么看怎么像假的,你说怎么可以这么大。

    刘江山点点头,他重新戴上墨镜,然后引着我朝楼上走去。

    后两个保镖紧随其后,我还是第一次来到红门总部,多少有些紧张,红门的公司确实正规,我想里面的白领也不会知道这里是黑社会的家。

    到了十六楼,刘江山推开门走进去。

    这是一间小型的会议室,门都是玻璃门,高科技多了。

    会议室内,此时已经坐了不少帮会的叔辈长老,就连现任大哥也是坐立在场中,红门的现任大哥是红豹,过了年,他必须把位子给让出来。

    这是红门历来的传统,也是很多帮会的不成文规定。

    “老刘,来了啊?”我看到一个秃顶冲刘江山打招呼。

    刘江山笑着迎合,带我坐到了秃顶的旁边,秃顶叫做笑面虎,年轻的时候也是红门的一霸,只是风采已经失去。

    我被刘江山安排站在他的后,这会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老头指着我说:“老刘啊,你真是越活越没规矩了,怎么把一个闲杂人等领进来了?”

    “放你马,你哪只眼看到杨光是闲杂人等了,他是我儿子生前的手下,一直隐藏在暗处,是我儿子最得力的助手,现在我儿子走了,我把他放在边,我需要他的帮忙,年轻人嘛,总是有一些本事。”显然刘江山和对面的老李不对付。

    他们一见面就碰撞出火花,我表上很是郑重,配合的点头微笑。

    老李哼了一声:“人死了,你怎么说都行。”

    “我草你妈,老李,你什么意思?你咒我儿子是不?”刘江山直接站了起来,他勃然大怒,猛的一拍桌子,我能够感受到桌子的震动频率,笑面虎拉了老刘一把,劝道:“行了,老刘,你们年轻的时候就一直对着干,没想到老了,还是对着来,唉,一时冤家,一辈子冤家。”

    两个老头抱着胳膊,不再理会对方。

    我觉得好笑的,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在干仗,真尼玛的给力。如果死后把这个老头葬在一起,我想这两个老头很有可能变成僵尸,到时候继续打。

    红豹说话了:“你们不要在小辈面前丢人了,今天咱们聚在一起的目的就是选出下一届的候选人,我听听你们的意见。”

    老李一笑:“大炮死了,刘风也去了,现在也只有螳螂有资格,我建议不要去选什么候选人,直接给螳螂,螳螂会带领我们创造辉煌。”

    我看了一眼螳螂,穿着绿sè外,染着绿毛,左脸上还有一个螳螂印记。

    他要是走在马路上,直接能够把幼儿园的小妹妹给吓坏,吓得乱跑,网上说吓哭小朋友的人就是螳螂这种人。

    用一句网络用语来说:见到螳螂,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刘江山立马开口:“不行,我坚决不同意,我提议杨光。”

    “你提议?你说提议就提议啊?一个大的孩子,有什么本事争话事人之位?笑死我了,小孩,你毛长全了吗?”老李不屑的说。

    其实我想跟他说,刚刚长全,还没长旺呢。

    不过本着做人要低调的至理名言,我还是保持沉默,沉默是金,这句话说得一点错都没有。

    叔辈长老就五个人,剩下的都是站在后的小弟,螳螂瞪了我一眼,他舌头,那意思很明显,是在向我示威。

    我忍住没发作,小孩,不懂事。

    刘江山说:“我这是为咱们帮会考虑,杨光为人低调,但是心思缜密,又狠辣,现在商业区就是他在实际控制,我觉得咱们帮会是该走年轻路线了,这是顺应时代cháo流。”

    “我相信,年轻人的冲劲会带着咱们红门走向新一代喘气,我也相信,咱们明天会更好。”

    老李哼了一声:“吹都会吹,拿出点本事。”

    我乐了乐,这会刘江山回过头:“杨光,让他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话音落下,我拿出枪,嘭的一声,一枪就打到老李的肩膀上,老李瞬间中弹,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过我会开枪。

    他们都懵了,尤其是老刘,我感觉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我之所以这么去做,也有我的算计,在社会上混就这样,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我不要命,就能让他们服我;第二点是老李确实惹到我了,我看他不爽;第三点我要取得刘江山的信任,老李是他的死对头,我这么做能够顺他心意,他会保我的。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老李的手下,他们怒了,举着枪指向我:“妈比的,你找死。”

    其他的叔辈长老都是惊讶的看着我,刘江山比我还激动,他站起,挡在我前:“来吧,有种冲我开枪,刚才嚷嚷的小光没本事的就是老李,现在我小弟牛了,怎么样,怕了吧?”

    老李面sèyīn沉,他看我一眼,捂着中弹的胳膊,眉头都不眨一下:“都给我放下枪,别给我出来丢人现眼。”

    顿了顿子,老李将目光投向我:“杨光是吧?我记住你了。”

    经过这次的闹剧,没想到我最终真的成为了红门下一届大哥的有力争夺者,一切都跟梦一样,当然,我还不是螳螂的对手。

    红豹临走的时候看我一眼,没有多说话。

    倒是螳螂,过来挡住我,微笑的说:“呵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过你遇到了我,也就注定了你的下场,希望你能够有好运。晚上走路的时候注意点,小心车,小心天空坠物,哈哈。”

    螳螂潇洒的走去,后的孙兆强吐了口吐沫:“装分子。”

    刘江山一脸的微笑,他的绪比较高涨:“行,我果然没看错人,怪不得小风当初选择跟你合作,小伙子,有血xìng,我喜欢。”

    “那是,老爷子,以后我还得靠你的多多帮助,毕竟在整个红门,我人轻言薄。”

    “嗯,跟着我,我会给你一个美好未来。”刘江山认真的说,现在他把我当成了他的嫡系,就差认干儿子了,我笑笑,真是天意弄人。

    不知道在天上的刘风,看到如此景会不会下来呢?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