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等到的爱

    老头长得比较壮实,穿着一件华服,整个人给人以不怒自威的形象。

    虽然年纪大,但腿脚还利索。

    我想这个人就是刘江山,刘风的父亲,他一把老年纪,还要承受丧子之痛,我心里有些内疚,不过还是迅速的压制下去。

    人出来混,就应该会想到有这么一天。人在江湖走,早死晚死都得死。

    刘风被赵海抱了去来,斜放在地上,刘风的脸已经彻底的变白,双眼紧闭。

    刘江山抱着儿子的尸体,双眼通红,他双目已泛泪花,但是并没有将眼泪流下来,他颤抖着双手,不住的去撩孩子的头发。

    “风儿。”刘江山嘴里轻声的呢喃。

    后两个保镖都没有说话,他们能够感受老爷子心里的悲痛。

    世界上最悲痛的事,莫过于幼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听说刘江山的媳妇早就死了,可怜啊。

    刘江山抬起头,瞪向我:“是谁做的?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如果我知道是你搞的鬼,我现在就把你毙了,让你去陪我儿子。”

    我从车上趴下来,强忍着大腿的疼意。

    我一脸认真的对刘江山说:“老爷子,你要是动我,我无话可说,这次怪我,怪我没有保护好风哥,怪大炮这个狗rì的城府深。”

    刘江山看了我的大腿一眼,目光明显有些缓和。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江山的态度也是好了一半,他冲我询问。

    我将提前想好的说辞讲了出来:“本来这次是我举行一场鸿门宴,针对大炮,到时候风哥和我派人做掉他,我们计划的特别完美,谁知道大炮心思极深,他早已布置好杀兵,将我们一网打尽。”

    “老爷子,我和风哥奋力一搏,但还是力不从心,风哥去了,我也中了两枪,当我大部队兄弟赶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唉,我对不起风哥。”

    我表特别悲伤,心里想着当初刘月离开我时的景,越想鼻子越酸,越想心里愈发的难过,绪更是无比悲伤,我哗哗的流眼泪。

    刘江山子不住的颤抖,他缓缓的抬起手:“大炮呢?”

    “老爷子,我把他杀了,就差挫骨扬灰,我只希望能够慰藉风哥的在天之灵,我和风哥一见如故,我心里好难过。”我抓着头发,纠结的说。

    刘江山再次看了我一眼,叹息一声,他老泪横流。

    我站在他的后,一条腿着地,另一条腿疼得直吸气,这大腿的疼痛让我痛苦万分,这个戏也不是这么好演的。

    本有伤,风还冷,我感觉自己差点不行了。

    刘江山步子一顿:“你先去医院,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我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既然刘江山已经这么说了,就说明我已经安全,他对我的猜忌也然无存,我心里窃喜不已,就差手舞足蹈。

    赵海过来一把扶着我,我们上了车,彻底的告别老爷子。

    车子离开刘家别墅,我躺在后排的座位上,不住的咧嘴:“真是草他娘的,不容易啊,大腿贼疼贼疼的。”

    赵海也是一脸的开心,他回冲我竖起一根大拇指:“光哥,我真没看出来,你撒谎的功夫简直炉火纯青,小弟佩服。”

    “开你的车,我怕我这条腿废了。”我自嘲的笑笑。

    可以说,这次最大的赢家就是我,我等待之后的好消息,我杀了大炮,老爷子肯定不会亏待我,再说之前我和刘风的关系不错,他肯定是知道的。

    进了医院,孙兆强苦笑的望着我:“光哥,你怎么也进来了?”

    我能看得出来,孙兆强的表特别无奈,我躺在病上,对他解释道:“你们光哥想你了,所以才想出这样一个方法来见你,你不会不欢迎我吧?”

    “欢迎,欢迎,太欢迎了。”孙兆强调侃道。

    我躺在病上,感觉子特别别扭,轻轻的一动,疼得直吸气。

    这会病房的门开了,我看到杨静玟跑进来,她一脸的担心,对我说:“阳光,你没事吧?”

    我看到杨静玟,顿时咧了咧嘴,这个姑nǎinǎi是怎么知道的?不过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看到她发红的双眼,我温柔的说:“放心吧,我没事,把心放到肚肚里。”

    杨静玟坐在我的旁边:“都这样了,你还跟我闹。”

    孙兆强转过脸去,他一脸的jiān笑,显然是不想做这个电灯泡,杨静玟替我掖背角,帮我倒水,俨然成为一个小保姆。

    她用心的照顾我,很体贴。

    我很是感动,一把拉住她的手:“别忙了,我没事,这点小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边说着,我还伸出手给她抹眼泪:“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杨静玟用手摁摁眼角:“我没哭,你看错了,我只是眼里进了沙子,我才没哭呢。”

    “你没哭,你没哭,我哭了行吗?”

    “就是你哭了。”

    ...

    医院的生活就这样拉开了序幕,第二天苏丹姐她们过来看我,然后兄弟们也过来看我,一个个大果篮、小果篮,将我柜台摆的满满的。

    住院缺什么也不缺水果,太多了,吃得玩。

    杨静玟一直陪在我的边,不管是刮风下雨,她都不误功夫,除了买饭上厕所,她都坐在我的旁边,耐心的照料我。

    有时候我心疼了,就让她回去,她死活不走,我能够深深的感受到她的意。

    月sè如水,看着病外的月风景,我轻叹一声,都这么晚了,我却还没有睡着,翻来覆去,心里有些感慨,杨静玟趴在我的旁边,她已经两个星期都没回去了。

    她一直都陪着我,不离不弃,这样的感让我觉得特别沉重。

    我是个感xìng的人,往往比较容易感动,有一个女孩子这么真诚的对待你,难道你不会感动?难道你不会对她动心?

    都是男追女,千层山,女追男,隔层纸。真的是这样,我觉得杨静玟要把我拿下了。

    我翻了个,也不顾腿上的伤势。

    猛然间,我就看到孙兆强睁得眼睛看我,眼珠子大大的、远远的,像个小鬼,我吓了一跳,望着他说:“强子,你吓死我了,大半夜不睡觉,你干什么呢?”

    “光哥,我睡不着。”

    我揉揉鼻子:“睡不着也别睁大眼睛啊,吓我一哆嗦,我还以为你是女鬼上。”

    “光哥,我觉得你真幸福。”孙兆强慨叹道。

    我问他:“怎么了?”

    “光哥,你好好珍惜吧,别不知足了,静玟姐不孬,我看着都心动,这样的一个女孩,让我想起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一眨眼睛:“草,还给我整上了诗句。”

    孙兆强坐了起来,对我认真说:“光哥,我说的是真心话,我们都希望你能够跟静玟姐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咱们都成熟了不少,光哥,在一起吧,你应该知道,生活不容易,也不容易,既然有缘分,就珍惜彼此,别耽误了时光。”

    这次我并没有答话,孙兆强也没再继续聊,我闭上眼睛,脑海中思绪飞舞,强子说的话有道理,说进我的心坎里去了。

    缓缓的睁开眼,我把外拿起来,盖到杨静玟的上,看着她单薄的子,这一刻我觉得无比心酸,我想要哭,想要抱着杨静玟去哭。

    生活有很多种无奈,太累太累,我感觉心疲惫。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以前我常常思考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我是个偏执的人,会自私。但是我的自私又跟一般人不一样,我的自私不会建立的伤害别人的基础上。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好比我们回到抗战时期,如果咱们生在一个村子,村子里有八路。有天鬼子来了,把村子的人聚集到一起,他们寻找村里的八路,这时候鬼子军官指到你,你是说还是不说?不说就折磨你,做实验,割玩。

    也许你会告诉我,宁死不屈。

    我只能笑笑,电视剧那东西都是假的,在生存面前,骨气这东西有时候真不当饭吃。

    肯定大多数人会选择说出来,而我会选择自杀,因为我不想痛苦,你们懂得这种自私吗?

    夜晚是一个人最为脆弱的时候,我闭上眼睛,整个人隐藏到黑暗之中,我不想让人看到我的脆弱,眼皮耷拉下来,我进入到睡眠之中,这一夜,梦太多。

    第二天一大早,我睁开眼睛,就看到杨静玟忙里忙外。

    看到她的背影,我不知道的怎么想的,出口说:“小玟,咱们在一起吧?”

    杨静玟子颤抖一下,连拿水杯的手都差点撒开,她转过,有些不敢相信的说:“小光,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缓缓的点头:“是的,是真的。”

    我不能再辜负这个女孩子了,我们一起经历那么多,正如他们所说的,我不该继续沉沦下去,我是杨静玟的,我只是不想从过去中走出来。

    杨静玟一把搂住了我:“阳光,你知道我等这天等多久了吗?等得好辛苦。”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