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死不瞑目

    我引着大炮进了包厢,凯撒包厢豪华,服务到位,走在包厢内,就像是置于小型皇宫之中,不愧是有钱人应该享受的生活。

    大炮还是一脸的微笑,他后的手下板着脸,表面上无喜无悲。

    “炮哥,今天说什么也得要把你灌醉,感谢你的知遇之恩啊。”我感慨道,目光望向楼到尽头,刘风此时正藏于暗处。

    我能够肯定,现在的刘风已经笑花了眼。

    大炮拍拍我的肩膀:“好说,好说,跟着你们炮哥混,以后前途无量。”

    我们几人坐下,服务员端茶倒水。

    整个包厢内的氛围不错,大炮抱着胳膊,一脸笑意的望着包厢外,他有成竹,我知道,大炮的人此时也应该到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做足了表面功夫,简单的喝酒吃菜,喝得兴起之时,门被推开,刘风潇洒的走进来,在他后还有两名小弟。

    “吆,炮哥,喝着呢?”刘风皮笑不笑的说。

    大炮脸皮一抖,装作惊讶的模样:“刘风?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风一拉凳子,很是自觉的坐在我的旁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告诉你吧,我是想要跟你谈谈,谈谈咱们红门的发展前途。”

    “哦?”

    刘风从兜里掏出一颗烟,打火机一转,悠然的点上,继续道:“大炮,我就跟你直说了吧,这红门的大哥之位,我是坐定了,如果你有先见之明的话,可以撤了。”

    大炮还没说话,他后的人不屑的撇嘴:“就你?配吗?”

    刘风不怒反笑,拍拍手,这会一大群人涌了进来,大约十七八个左右的模样,一个个手中持枪,以半包围的方式将大炮两人包在zhōng yāng。

    此刻的大炮变成了饺子,被人前后夹击。

    刘风有了依仗,缓缓的站起,然后朝刚才说话的青年走去,他一把扯过青年的领子,回用手指了指后的人:“看到没,我人多,你有种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我没听清。”

    这小弟没有答话,站在场中,不过他并没有过多的胆怯,仍然一脸傲气。

    刘风脸sè一变,伸手就是一巴掌:“混蛋玩意,你算个啊?”

    青年被他扇了一个趔趄,目光怒视。大炮把茶杯一推:“刘风,你是不是有些过了?”

    “过了?真是笑话,大炮,我这是帮你教训一下你的手下,让他明白要怎么做人,不然下次我直接打断他的腿,然后把他扔马路上。”刘风继续笑谈。

    他后的手下个个抬起了枪,一脸的戒备。

    刘风的嘴越咧越大,他的目的已经快要达成,所以相当的欢乐。

    大炮此时站了起来:“刘风,你真以为我怕你不成?”

    说话间,大炮吹了声口哨,然后便是听到人流涌动的声音,不少人从包厢外冲了进来,将刘风的人团团围住,场中再生变故。

    大炮的人要比刘风人多点,而且一个个人高马大。

    刘风一惊,他望向我:“杨光,你敢yīn我?”

    我来到大炮边,摇摇头:“风哥,你说错了,我不是yīn你,我只是做了一件小弟该做的事,大炮是我大哥,我肯定不会跟他作对,你想要做掉他,那么不好意思,我们就得做掉你了。”

    “放你妈比。”刘风破口大骂,他的脸像是霜打的茄子。

    大炮瞬时拔出枪,动作极快,嘭的一声,刘风已是中弹。

    他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老大被打死,场面瞬间失控,两方人战到一起。

    我看了看地上的刘风,一拉大炮:“炮哥,咱们先撤,这里有偏门。”

    说话间,我一把拽开偏门,这是为了今天的行动所准备的,大炮一喜,他紧随着我的脚步,我们两个人溜出来包厢。

    偏门是一道环形的楼梯,我们直接到了地下室。

    大炮很开心,他搂住我:“行啊,小光,我真的没有看错人,好好干,你以后就是我的得力助手,我会提拔你。”

    我含笑不语,大炮点上一支烟,他开始大量地下室,对我说:“这地下室是逃生的好地方,什么时候建的啊?”

    我还是沉默不语,安静的站在一旁。

    大炮见我不说话,眉头一皱:“怎么了?”

    我伸起手,轻轻的拍打手掌,这会地下室内涌出来十几个人,个个手中持枪,赵海堵住铁门,我们将大炮围住。

    场面的气氛再次变得紧张,大炮的烟掉在地上。

    “小光,你这是什么意思?”大炮冲我质问道,不过他的语气已是有些紧张,现在是在我的地盘,可以说,大炮的生死攥在我的手中。

    也许这辈子大炮都没能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他有些发懵。

    大炮眼珠子乱转,试着找寻逃跑的线路。

    “炮哥,对不住了,今天我把你找来,就是为了送你去西天,你不死,我睡不着。”我将腰间的枪拔了出来,直指大炮。

    黑洞洞的枪口像是野兽,随时可以撕碎大炮的子。

    大炮退了一步:“为什么?小光,我待你不薄。”

    “没有为什么。”我扣动扳机,子弹怒shè而出,大炮直的倒下子,也许到死他都没有明白,我为什么会打死他,他死不瞑目。

    大炮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眉心处的血也是缓缓的流了下来。赵海眨巴下眼睛:“光哥,下面咱们怎么办?”

    我做出一个咔嚓的手势:“把楼上的人都给我做掉,一个不留。”

    我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如果留下活口的话,我的计划很有可能会付之东流,我努力了那么久,就是为了等待今天,可以说,这次行动所我们的意义重大,我输不起。

    赵海接到我的命令,带着弟兄们冲了上去。

    这是一个黑暗的夜晚,这是一个血的夜晚,谁也没有想到,原来红门的两位巨挈,现在竟然会折在我的手中。

    当然,这个消息已经被我封闭。

    赵海、天虎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将剩下的人解决掉,我满意的点头:“海子,你带着兄弟偷偷回场子,剩下的事我来办。”

    他们并没有过多的询问我原因,带着弟兄们就走。

    我拿出枪,看了看地上的刘风和大炮,嘴角一笑,接着我冲大腿来了一枪,接着又是一枪。子弹入骨,那是刻骨铭心的痛。

    赵海听到我中弹的声音,他跑回来,一脸的震惊:“光哥,你怎么了?光哥,你疯了?你这是做什么?”

    天虎在旁边也是吓得六神无主,我嗷嗷一嗓子:“天虎,你先带着弟兄们走,海子,你留下来,不必叫医生,陪我去红门一趟。”

    赵海都懵了,他只顾着点头。

    天虎虽然担心我的伤势,但我的话他还得听,招呼着弟兄们迅速的离去。

    我坐到了地上,就感觉一条大腿已经失去了知觉,轻轻的一动,撕心裂肺,我咬着牙,想要叫却又控制住了,原来中弹的感觉如此痛苦,我佩服那些抗战英雄。赵海在旁边手忙脚乱:“光哥,怎么办啊?”

    “简单的包扎一下,现在就走,去找刘江山,不然今天的计划就前功尽弃了。”

    刘江山是刘风的父亲,也是红门的叔辈长老之一,在整个帮会的名望都很高,这一次我棋走险招,就是为了进兴以后更好的发展。

    赵海没有答话,他背着我下了楼,我还让两个保安把刘风尸首带着。

    两个人驱车前往刘江山别墅,一路山,我疼得大汗淋漓,感觉度rì如年,躺在车座子上不住的打颤,这是冻得。赵海不住的回头看我,边回头边对我说:“光哥,你要是撑不住的话,咱们就去私人医院,你不要吓我。”

    “我没事,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就要果断。”

    赵海一个劲的叹息,车子急速飞驰。

    很快的,我们到了刘江山的别墅,别墅外保镖繁多,一个个拿着对讲机四处走动,没想到越老越怕死了,我们将车朝里开。

    一个保镖头子挡住我们行车的线路,他对我们说:“什么人?给我站住。”

    赵海伸出脖子:“我们要见刘老爷子。”

    “不行,我没有接到命令,不能够放你们进去,如果你们要见老爷子,希望打个电话,我们接到通知自然放你们进去。”

    赵海不满的嘟囔:“我们不知道手机号,要是知道的话早就打了,你让我们进去吧?我们真的有急事。”

    “不知道就离开,不然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赵海也是有些急眼,大声嚷道:“你眼睛瞎啊,我们是有急事,我告诉你,车里就是刘风和我大哥,一人死亡,一人中弹,你们掂量着办吧。”

    保镖头子一听,把脑袋伸了进来,然后看到我和刘风。

    刘风一动不动,两只眼睛已经闭合,上的血也是凝固,保镖头子大叫一声,赶忙拿出了对讲机,边说话边冲我们打手势:“快点,赶紧进去吧。”

    赵海一踩油门,我们的车进了别墅。

    还没下车,就听到一个老头的声音:“风儿。”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