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干一票

    李梦梦静静的站在后,她对我说“阳光,说实话,我真的有点羡慕刘月,不过难过却解决不了问题,大道理我不懂,但是我知道,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

    “如果刘月知道你为她伤心,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你让我安静一会,我只是一时之间想不开。”我小声的说。

    子倚在后的墙角,我蜷着一条腿,手中的烟已经烧到指尖,我却浑然不知。

    熟悉的房子,曾经生活的环境,让我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过了良久,我出声道:“咱们走吧。”

    人可以有儿女长,却不能过分的沉溺于儿女长之中,生活还要继续,我们都是坚强的孩子。

    我侧过脑袋,对李梦梦柔声的说:“谢谢你,真的,十分感谢。”

    “我们之间不必说谢,只要你好。”

    李梦梦一脸认真地看着我,我回避她的眼神,我能够感受她的

    两个人一起走出出租屋,我想第二天房东见到被踹开的出租屋,一定会十分的惊讶。

    当然,这一切我不会理会,它只是成为我记忆的一部分,也许若干年以后,记忆模糊,脑海中的人也会变淡。

    回到卡慕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有几个兄弟看场子,他们见到我对我打招呼。

    我点头附和,这会孙兆强从二楼走下来,一见是我,快速的跑过来:“光哥,你可算是回来了,我有要事要跟你谈。”

    “什么要事?”我一脸疑惑。

    孙兆强扫了一眼周围的顾客,拉着我朝楼上走去:“根据小道消息,我知道最近龙英有一宗大买卖,几十斤的毒品交易,在城南化肥厂交易。”

    “你确定?”我看了一眼孙兆强。

    孙兆强一脸的郑重:“我确定,光哥,这次是咱们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趁这次我们干他一票,让龙英损失惨重,也当是为咱们报了仇。”

    我没有说话,仔细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

    我们去偷袭龙英交易,成功了还好说,如果被发现的话,我刚刚建立起来的势力,会瞬间崩溃。

    最后,我还是决定要干这一票,不为其他,就是因为心中的一口气。

    虽然现在我们的势力还很弱小,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野心,相反,我还希望把势力发展起来,让兄弟们有更多的收入。

    “我们得研究下详细计划,这次绝对不能出现差错。”

    “放心吧,光哥,我一会把海子他们都叫过来,咱们认真商讨一下。”

    凌晨的时候,对于我们夜猫子一族而言,这是一个兴奋的时间,有很多人玩通宵、做ai做一个通宵,这些都是有生活调的人。

    赵海、天虎、曲波、孙兆强,我们几个进兴的核心成员凑到一起,商量其中的细节。

    大家激烈的争论一个小时,终于把这件事定了下来。

    星期六下午三点,一辆小型卡车停在东湖附近,我带着弟兄们分散开,手中拿着家伙,然后有秩序的上了车。

    车是牌车,我们不用担心会被龙英的人发现,做完这一票,车也会被处理掉。

    弟兄们一个个站在卡车里,手里拎着猎枪特别的紧张,虽然平时我们的人经常到山上训练,但是出来行动还是第一次。

    大家说话的声音小了不少,我理解大家的心

    “大家不用紧张,我也是第一次,呵呵,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人总是不断的突破自己,别以为龙英是我们城东三大势力我们就怕他,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也吓不倒谁。”

    “海子,来,唱首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调节下气氛。”

    赵海一看我:“光哥,你还能再幼稚一点吗?”

    兄弟们都笑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是希望弟兄们能够保持放松的心。车行驶在小路上,我们选择走穷乡僻壤,这里不容易被外人发现。

    在距离化肥工厂不远的一座小山村,我们停了下来。

    我招呼弟兄们下车,大家吆喝的跳下车,不远处就是小山村,此时村民们正在活动,我能够看到村子上空炊烟袅袅,这些都是在烧炉子。

    每到冬天,村民会烧炉子取暖。

    我示意大家不要生出太多的响声,一个个低着头,我们从山间的小路往下跑,化肥厂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这里有很多村屋已被拆迁,正在进行新农村改造。

    我一直都在纳闷,这个新农村改造为什么还会强拆?为什么首先建造出来的建筑群是用来卖的?这些黑心的建筑商,祝他们早生贵子,然后白发人送黑发人。

    弟兄们一个个比较激动,也忘了寒冷。

    我们偷摸的来到化肥厂附近,低下子,后面的兄弟都是停下脚步,我伸出脖子偷偷的瞥了一眼前方的况,就看到两个持枪的人站在化肥厂两侧。

    这下我犯了难,兄弟们不少,如果贸然的走出去,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我看了一眼孙兆强:“强子,咱们两个装作喝醉酒的样子走过去,到时候趁机将他们两个人给做掉,为兄弟们清除障碍。”

    “我看行。”孙兆强点点头。

    我们两人将枪交予伙伴,然后互相搂着肩膀朝前走,一脸的酒意,嘴里还哼着小曲,两个人走几步跌一跤,还不住的埋怨对方。

    显然,化肥厂外的两个人注意到我们。

    其中一个人拿着枪朝我们走过来:“滚远点,我们在做事。”

    我睁大眼睛,拍拍孙兆强的肩膀:“哈哈,兄弟,咱们还真有运气,竟然遇到了拍电影的,让我感受一下剧组的风采吧。”

    我三步并作一步的朝前行走,虽然子晃悠,但速度极快。

    很快的我就来到了大门口,装作好奇的样子朝里眺望:“人呢,拍电影的人呢?我让大明星给我签个字。”

    另一个人连鼻子都气歪了,拿枪朝我靠拢,他捣了我一把:“哪里来的疯子,继续在这里胡搅蛮缠,小心我把你毙了。”

    我朝前一个趔趄,然后搂住这个人的脖子:“哎呀,我也想拍电影。”

    说话间,我蹦起来,一脚就踹到他的肚子上,这人弯下子,我从背后掐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来了个飞拳,直接将其砸晕过去。

    另一方,孙兆强也是迅速的解决掉另外一个人。

    我松了口气,一切都在按我们的计划进行。

    我向兄弟们招招手,他们迅速的小跑出来,动作很轻,一个个朝我们两人靠拢过来,我带着弟兄们朝前走,走的小心翼翼。

    一群人进了化肥厂,我们来到厂子内门。

    此时场中有两批人,一方十人,而另一方大约三个人,我看的出来,那三个人都是韩国棒子,手里拎着一个银白sè的箱子。

    对面的十个人是龙英的人,我没有见到太子。

    两方人应该认识,言语,其中一个韩国棒子将银白sè的箱子打开,我看到一排排白sè小袋子,这还是我第一次亲经历这种场景。

    龙英的人也是打开箱子,一排排红sè钞票晃人眼球。

    我一把将猎枪拿了过来,大声的喊道:“弟兄们,动手。”

    我们都是用黑sè的布将脸蛋遮蔽,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被有心人记下来,我们势力还很弱小,不能太过冒险。

    随着我一声令下,兄弟们枪中的子弹怒吼。

    当场就有几个人中弹,倒在地上惨叫一声。

    剩下的人见识不好,转就跑,我再次叫道:“弟兄们,给我追,别让他们跑了。”

    我们人多势众,撒开丫子朝对方追去,边跑还边停下子打枪,一颗颗子弹夹杂着怒火飞shè而去,打在废旧的木架上,发出声响。

    龙英的人跑的特别快,他们根本就不顾还在地上躺着哀嚎的同伴。

    我和孙兆强带头向前冲,两人的速度最快,龙英的几个人已经从后门跑了出去,后面是一片片的庄稼地,此时小麦还是绿油油的。

    冬天来了,也阻止不了小麦的生长。

    他们几个人在前边跑,还不住的回头冲我们放枪。

    我又有两个弟兄中了弹,不过我们也不是吃素的,不断的打枪,又是留下了三个人,剩下的几个跑的越来越快,人都是在极限中爆发出潜力。

    “不要追了。”我拦住后还在奔跑的众人。

    钱和毒品都在追击的过程中被我方缴获,可以说此次我们的行动非常成功,虽然手中猎枪的火力并不是很猛,但还是成功的完成任务。

    我带着弟兄们返回化肥厂,曲波守在厂中:“光哥,这几个人怎么办?”

    中弹的几个成员在地上抽冷气,一个个嘴里不服我们:“我告诉你们,惹了我们龙英的人,不管你们多强,都等着收尸吧。”

    “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把他们扔进井里。”

    化肥厂大院里有一口井,可能是当年的时候钻的。

    几个人听到我的话,骂的更狠了:“狗rì的,你不得好死,我们老大会替我报仇的。”

    孙兆强一脚蹬在对方的脸上:“去你妈的。”

    我转朝化肥厂外走去,后是更大声的怒骂。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