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爱一个人

    元坤抱着大腿,不住的哀嚎。

    我再次打出一枪,这次换了一个腿。

    “这一枪,是我替之前的兄弟还的。”我平静的说,对于每个跟我混的人,说实话,我把他们都当成我的兄弟,虽然我是老大,这只是在帮会,私底下,我把每个人都当兄弟对待。

    元坤大声的叫,他疼得汗水布满整个脸颊。

    “要怪就只能怪你惹到了我。”我再次扣动扳机,这一枪打倒他的左胳膊上。

    “来,给我把他抬到别墅的天台。”别墅天台距离地面大约有六米的高度,下方就是车库,还有几辆车停在了车库里。

    孙兆强他们将元坤拽起来,几个人抬着他朝天台走去,元坤疼得不断呻吟,他的血流了出来。

    旁边的一个兄弟问我:“光哥,这个娘们怎么办?”

    少妇恐惧的缩到的一脚,瑟瑟发抖。

    “给她拍照,每个方位都给她拍一遍,一定要露脸,然后让她走。”

    这个弟兄一听,大喜,这次他有了揩油的机会,少妇惊恐的看着我的人,我已经离开卧室,其实我手有些发冷,这个场面让我有些害怕。

    我真怕有一天我会变成元坤,而刘月会成为这个少妇。

    在我未变得特别强大之时,连睡觉都会不踏实。

    走在楼梯上,我走一步就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心机,我开始思考更多的问题,我变得更狠了,我对自己麻木,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天台的风景非常美,深吸一口气,感觉特别的清新。

    远处的太阳已经缓缓升起,露出一角。

    天已经有些微亮,我想再过不久,光明就会彻底的统治这个世界,到时候yīn霾一扫而光,大家用虚伪继续去生活。

    孙兆强踹了一脚还在地上打滚的元坤,问我:“光哥,这个死胖子要怎么处理?咱们是不是要把他活埋了?”

    这强子比我还狠,我摇摇头:“把他从天台上扔下去吧,他既然出来混,就料到了今天,这就是命。”

    几个小弟听到我的话,没有丝毫迟疑,他们将元坤抱起来,然后扔了下去。

    我能够听到气流的声音,轰的一声,元坤砸到车库上,几辆车发出刺耳的报jǐng声。

    “好,我们走。”现在天已经亮了,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会很不安全,我们跑了下去,出了别墅,然后驾驶面包车疾驰而去。

    车行驶在马路上,道路两旁的景物迅速倒退。

    以后我们将会全面接收狼帮的地盘,以后再也没有狼帮这个帮会。

    林海迪厅被我们砸的一片狼藉,我早有打算,把这里建造成为一个电玩城,让更多的学生来消费,在整条街,还真没有一家是电玩城。

    电玩城一旦改造成,一定赚钱。

    我的建议一出,引起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而卡慕的二楼,也在装修,等过不久,我的第一个赌场就诞生了。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发展,我的下一个对手就是龙英的太子,如果说元坤是因的话,龙英太子就是果,虽然他强,但我也不怕他。

    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他踩在脚下。

    周围几个跟我们地盘接壤的帮派不服我们,不过在我们的人海战术下,没有占得一点便宜,也就承认了我们的存在,进兴的名号响起。

    帮会里的事稳定下来,这段时间我也可以轻松一下。

    刘月还没有消息,我给她打电话也不接,我有些不舒服,已经习惯了有她陪在我的边,现在她不在了,我感觉特别不适应。

    我还在纠结,这时候,刘月给我来了电话。

    我特别的开心:“媳妇,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

    对面没有说话,一阵沉默,我问道:“媳妇,怎么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你了,真的,我十分的想你。”

    “阳光,对不起,我要走了。”刘月抽泣道。

    “什么?”

    “阳光,我父母已经知道了你的事,他们坚决反对我们两个来往,他们两人已经给我退了学,还用父女关系威胁我,如果我以后继续跟你来往,就不认我。”刘月哭着说。

    我懵了,怎么会这样?

    “媳妇。”

    刘月声音有些模糊:“对不起,阳光,你忘了我吧。”

    刘月迅速的将电话挂断,我再去拨,就听到对面嘟嘟的声音,我不死心,继续打,打了几次,对方说已经关机,我想死的人都有。

    是的,刘月的父母干预了我们的交往,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也难怪,换做是任何一个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跟混混扯在一起,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混,在刘月父母的眼里,我一无是处。

    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心特别的差。

    我想起了李梦梦,就给她打了个电话:“梦梦,我难受,你能陪陪我吗?”

    打出这个电话就后悔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给她打电话,但是这样做很不对,李梦梦有些开心:“好的,阳光。”

    既然打了,我约出她,也就无法拒绝她。

    我在大马路上等了一会,就看到李梦梦穿着一件羽绒服跑了过来,她带着一顶小红帽,特别的好看,两只手不住的哈气。

    “阳光,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我看了她一眼:“陪我去喝酒。”

    酒不醉人人自醉,在包厢里,我喝了几口,就感觉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也许这就是我的心态在作祟吧,我的心里特别难受。

    李梦梦一直在旁边陪我,给我斟酒。

    “梦梦,你知道吗?我女朋友要离开我了,我心里好难受,她的父母不同意我们来往,恨不得拿命阻止我们,我就纳闷了,我们谈恋关他们什么事?”我心里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

    他们是刘月的父母,我不能骂,也不能打。

    “我都规划好了我们两个的未来,结果说走就走了,我心里真难受。”我咕咚咕咚大喝起来,喝得酩酊大醉。

    只有喝酒才能够麻木我的内心,只有喝酒才能够让我远离悲伤绪。

    我晕了过去,呼呼大睡。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但是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在酒店里,李梦梦此时坐在边看电视,我上盖着被子。

    “梦梦。”我叫了一声。

    李梦梦转过脑袋,冲我一笑:“阳光,你醒了,来,喝点水。”

    她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喝了一口,感觉胃里有些空。

    “你饿了吧,之前只顾着喝酒,你连饭都没吃一点,来,吃点东西吧,别饿坏子,喝酒本来就伤胃,你还不好好吃饭,对体不好。”李梦梦拿过买的肯德基。

    我少吃了一点,坐在边,望着窗外的风景出神。

    我点了一支烟,其实我抽烟的频率不多,只有在绪难受或是发愁的时候才会抽一支,我看着电视剧里的画面,笑道:“演得什么?”

    “韩剧啊。”李梦梦冲我说。

    我点点头,原来的时候刘月也特别喜欢看韩剧,每次都哭得稀里哗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但是现在在我边哭的人不在了。

    原来一个人,由人由天,却由不得自己。

    我开始穿衣服,思念袭来,我无法阻止对刘月的想念。

    李梦梦大吃一惊:“这么晚了,阳光,你去哪里?”

    我没有说话,接着就出了酒店,李梦梦跟在我的后,她也不说话,就一直跟着我,她知道我的心不好,陪伴就是最好的安慰。

    我发疯似的朝前跑,很快的来到我们原来住的小区。

    还是原来租的房子,不过此时已经上了锁,我难受的不行,退后了好几步,一个助跑就飞了过来,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屋子里有些灰尘,有些上cháo,有些霉味,但是我却并不在意。

    望着眼前熟悉的出租屋,虽然家具啥的都没了,但我就感觉往事历历在目。

    我跟刘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浮现在眼前,我摸着墙壁,上面还有刘月画着一只小猪,她说那是我,但是现在画猪的人呢?

    房间里还有残留的海报,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地上的笔帽、墙角的梳子、废弃的纸张...在这一刻,我却感觉无比的亲近,突然,我的眼前一闪,我看到了蜘蛛网下有一张大头贴。

    我拿了起来,这张是刘月的大头贴。

    我将她放在心口,低声的呢喃:“小月,我你,我想要你在我边。”

    没有人回答我,李梦梦在背后安静的看着我,窗户前,我还能够看到我晒着的一只废弃的袜子,袜子上有洞,还有被缝补的痕迹。

    我又到了卧室,卧室的厕所里,还有遗留下来的镜子,还有墙上的课程表,我摸着这些痕迹,心里痛的不行。

    我是一个感xìng的人,这一刻,我泪如泉涌。

    泪在我的脸颊滑落,我有泪,但是无声。

    我知道,在这世界上有一种叫做恍如隔世,我也知道,有些东西在心里存在过,就会留下一辈子,挥之不去,每当想起来,会让你失去知觉。

    刘月,我你,你能够听到吗?听到就回答我。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