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砸场子

    出院那天,弟兄们都来了。

    一百多号人,守在私人医院门口,我还真怕把jǐng察引过来。

    幸亏弟兄们的觉悟比较高,一个个或是躲到网吧、或是跑到台球厅、或是在街边吃小吃...我心不错,在医院呆这么久的时间,全就如同长了锈。

    一个人长时间躺在上,就特别希望多出去走走。

    刘月已经提前回家,他的父母来了。

    我在孙兆强他们几个的簇拥之下,走出医院,外面的阳光顿时照在我的脸上,我感觉暖洋洋的,兄弟们早已是小跑过来。

    “光哥。”他们开口叫。

    看到兄弟们,我笑笑:“好久不见,不知道大家想我没?”

    “呵呵。”没想到我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弟兄们全笑了,一个个嚷嚷的说把头发都给想下来了。

    我带着弟兄们朝我们的场子走去,虽然我们只有一间酒吧,但是周围的台球室、小旅馆,这些资源不能忽视,都是我们的地盘。

    一个卡慕还装不下这么多的弟兄,剩下的人去了旁边的大排档。

    第一天出来,不干别的,肯定是陪一陪兄弟们。

    这么多天不见大伙,我看到他们都是晒黑不少,这些都是训练的结果,想要在这个江湖上生存,没有点实力是不行的。

    孙兆强除了带他们练枪,还带他们进行磨练,每天围着小山跑步,打沙袋...

    看到兄弟们能够有这个恒心,我很是欣慰。

    这一场聚会,我们喝的酩酊大醉,我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沾酒了,一次xìng的喝了一瓶又一瓶,最后直接睡到地上。

    天虎他们也喝的不少,一个个摇头晃脑,早已经失去意识。

    第二天一大早,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就看到已经有不少兄弟起来了,我坐起来,昨晚确实有点放纵,幸亏没被其他帮会的人趁机占了便宜,不然哭都找不到地方去哭。

    我过去踹了孙兆强一脚:“强子,起来,你看看几点了。”

    孙兆强嗯哼一声,然后揉着眼睛坐起来:“光哥,几点了?反正现在学校也不管咱们了,让我一次睡个够。”

    “睡个,我们计划下元坤的事。”我冲他说。

    孙兆强一听有行动,立马站了起来。

    “光哥,其实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底下的弟兄们都有点忍不住了,都想去把那死胖子挫骨扬灰,不然难解心头之恨。”孙兆强咬牙切齿的说。

    我将孙兆强他们几个招呼进二楼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

    “天虎,今天下午的时候你去走一趟,就说我摆席宴请元坤,务必将他约来。”我摸着双手,冲天虎说。

    只要元坤肯来,我一定会把他留在这里,到时候在卡慕布置好弟兄,将元坤大卸八块。

    孙兆强拿起桌子上的笔把玩起来:“光哥,我就怕那死胖子不来,到时候咱们的计划就得作废,这胖子既然敢做,他就一定会料到有今天。”

    “不来?不来咱们就打过去。”

    林海距离卡慕不远,五分钟就能跑过去,如果元坤不来,我就带着人立马冲进去,把他的场子彻底的砸烂,不怕他不显现

    我们进兴旗下的一百多号兄弟可不是吃素的,学校里兄弟更是我的中坚力量。

    按照我说的,天虎去办这件事

    下午天虎回来,带给我一个意想之中的答案,元坤拒绝了他。

    曲波一拳打在墙上:“光哥,看来元坤就是耍我们玩,这个狗rì的,心大大的黑,让我逮住他,我必把他的命根子留下。”

    “告诉弟兄们,今晚十点行动。”我面sè如水,干脆利落的说。

    元坤一再的挑战我的极限,我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砸了他的场子,夺下他的地盘,这是我当前要去做的事

    出来混,你就应该料到会有今天,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卡慕的生意不错,有几个学校的女会员兼职做服务员,我们卡慕的名气一下子就打出去了,出来玩的白领都喜欢新鲜,而我们的学生妹就是新鲜资源。

    看着卡慕生意火爆,我心里微微一笑。

    晚上十点,五十多号兄弟,全都在卡慕的后巷集合完毕,兄弟们人手一把砍刀,经过一系列的训练,大家的实力有所增强,如果再次遇到大汉,不会轻易的被打垮。

    况且,我们人中也有不少新加入的青年。

    我提着砍刀,月光撒在我的上:“弟兄们,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行动。”

    一场复仇之战拉开序幕,我带着我的弟兄们朝林海走去,每迈出一步,我的心坚定一步,道路两旁不少路人都是纷纷躲避。

    街道的小贩更是收拾东西关门大吉。

    他们躲在墙角,生怕被我们的人暴打一顿。

    林海迪厅的大广告牌闪闪发光,门口还有两个女服务员,她们穿着暴露,一的sāo气。

    我快速的跑过去,两个女服务员注意到我,我上去一人给了她们一拳,她们两个抱头蹲在地上,我一脚踹开迪厅的大门。

    里面灯火璀璨,闪光灯不停的转动。

    所有男男女女都在摇晃着子,音乐炸耳,我们的到来并没有打扰他们的雅兴。

    我拿起砍刀,直接朝dj台走过去,dj是个男服务生,我过去一刀就劈到他的上,然后一脚将其蹬飞,我关上音乐,冲着舞池喊道:“今晚我们进兴来收狼帮,谁要继续留在林海,我不保证他的人生安全。”

    孙兆强他们也配合我,举着砍刀就砸。

    “啊,大家快跑啊。”本来还在扭动躯的人转就跑,一个个大惊失sè,脚下生风。

    元坤的人冲了出来,十几个大汉从二楼跑下来。

    “小兔崽子,赶来林海找事,你们找死。”

    我带人迎了上去,一刀劈到一个大汉的上,我血沸腾,一个人往前冲,仇恨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形灵活,敢下狠手,已经有两个大汉被我放到在地。

    后面的兄弟也是挥舞着手中的砍刀,往前挤,将几个大汉迅速的放倒。

    林海的人不多,我想元坤应该不在这里。

    趁着这个机会,我扫了一眼林海,在几个隐蔽的角落,还有不少小青年晃悠的子,他们一脸的享受,暂时失去意识,有的还冲我们傻笑,应该是吸了粉。

    在迪厅,有过半的人都接触过毒品,这些毋庸置疑的事

    “给我砸。”我心狠道。

    弟兄们一听,也是来了jīng神,掀桌子、砍柜台,能干的事都干了,我们一伙子人就像土匪,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不能砸的东西也踹了。

    林海迪厅一片狼藉,我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挥手说:“兄弟们,咱们撤。”

    我们一大群人带着胜利的果实朝迪厅外跑去,刚出门,远处就看到元坤的一群人,元坤跑在最前头,上一块赘,跑起来就像老母猪。

    孙兆强朝我靠一步:“光哥,咱们怎么办?”

    我看看弟兄们,再看看过来的人,大声吼:“弟兄们,给我上,干他狗rì的。”

    话音落下,我们再次迎了上去,我蹦起来,一砍刀就是劈到一个大汉的上,后的弟兄往前冲,他们义无反顾,一个个都是牟足劲的下死手。

    打倒眼前大汉,我直奔元坤。

    元坤的形在人群中特别突兀,已经打翻我的两个兄弟。

    “死胖子,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今天就是你的忌rì。”我血红的眼,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要不是因为元坤的缘故,刘月也不会毁容。

    元坤转过,一看是我,笑了:“小孩,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你给我偿命。”我一砍刀就劈过去。

    元坤用他的砍刀挡住,我将手中的砍刀扔掉,蹦起来一脚就踹到元坤的肚子上,元坤后退一步,瞪我一眼,我一个前冲就抱住了他的腰。

    “我草你妈。”我想要将他抱起来,奈何元坤太过肥胖,我的劲已是泄了一半。

    元坤不会任人鱼,他开始用他的胳膊肘,使劲捣我。

    “嘿。”每捣一下,他嘴里就发出一道声响。

    我被他砸的岔了气,差点跌倒地上。

    元坤瞅准时机,又是一拳抡了过来,这一拳直接将我掏了出去,我倒在地上,一摁地面,踉跄似的爬起来,再看场中的局面,我们打的难解难分。

    我抹了把嘴,吐了一口吐沫。

    元坤眯缝着眼,对我说:“没想到我没去打你,你倒是来打我了,这样也好,等我收拾完你,就把卡慕重新接手。”

    “你想得美。”我跑过去,蹦起来,斜砸出一拳。

    元坤一攥我的拳头,趁机往回一收,我又被他撂倒在地。

    这元坤别看体肥胖,不过却很灵活,打架也是老油条,我不是他的对手。

    元坤一脚就踩在我的肚子上,用脚转了转:“还敢跟我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吼。”我低声的咆哮,手已经摸到口袋里的匕首,趁元坤将我拉起来的时候,我一把抽出匕首,猛的往上一刺,直接刺进了他的眼球里。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