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毁容

    我和刘月漫步在回卡慕的路上,现在我们把家搬到了这里。

    夜晚的风景比较美,我拉着刘月的手,轻轻的说:“媳妇,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你,你让我焕发第二次生命。”

    刘月呵呵一笑:“少油嘴滑舌。”

    “我说的是真的,来,媳妇,亲一口。”我伸长脖子,就想亲刘月一口,刘月躲我,她在前面跑,我就在后面追。

    这个时候,一辆面包车疾驰而来,强烈的急刹车声一阵刺耳。

    然后我就看到面包车的门打开了,七八个青年拿着砍刀从里面跳了出来。

    我大叫一声不好,这七八个青年肯定是冲我来的,我对着不远处的刘月喊道:“媳妇,你别管我,赶紧跑。”

    七八个青年的速度很快,转瞬间就到了我的面前。

    此时我想跑已为时已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拉起旁边的广告牌,就要跟他们大战三百回合。

    但是对方人多,加上拿着砍刀,我的广告牌被一分为二,我把剩下的广告牌砸到他们的上,然后转就跑。

    一个青年追上我,从后面就是一刀。

    我听到次啦一声,我的衣服都被划破了。

    接着对方又是一刀,我感觉钻心的疼,此时我朝前趔趄了几步,一个不稳跌倒在地。

    我看到青年的影在我眼前迅速的放大,他们没有任何一丝停顿,拿起手中的砍刀又是对着我砍了下来,一刀一刀的往我上劈。

    整个人被砍的全都是伤,我疼得不行,在地上打滚,希望可以躲避对方的砍刀。

    这会刘月跑过来:“老公,老公,你没事吧?”

    我大惊,想要让刘月离开,可是刘月一直都不肯离去。

    旁边的一个青年有些气恼,转过去,一刀就是劈到刘月的脸上,刘月疼得蹲下子,用手捂住脸不动了。

    我感觉世界有些晕:“媳妇。”

    我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这时候他们又是一阵乱劈,我躺在血泊之中,目光尽头看到刘月还在地上蹲着,我渐渐失去了意识,两只眼睛缓缓的闭上。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可怕的噩梦,被惊醒。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全都是汗水,阳光照得我睁不开眼,我发现自己在一个私人医院里,医院不大,但是有护士来回的走动。

    出来混的人都知道,一些伤只有进私人医院,这也是私人医生赚钱的一种方式,毕竟他们的收费比较高。

    “光哥,你醒了?”孙兆强惊喜的声音传来。

    然后我就看到弟兄们冲我靠过来,一个个睁大眼睛,喜悦的望着我,连苏丹姐她们都来了,我上包扎着绷带,这时候才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我躺下,感觉全疼得不行。

    “傻弟弟。”苏丹眼泪流了出来,她坐在我的边。

    杨静玟也是一脸的担忧的看着我,昔rì的sāo气已经不见了。

    这会我猛然想起刘月,再次坐了起来:“我媳妇呢?”

    没有一个人回答我,刚才还是窃窃私语的场面,此时变得特别安静,他们躲闪我的目光,我隐隐的感觉到不对劲。

    “我媳妇来呢?”我大声地吼道,我怕了,我怕再也见不到刘月。

    孙兆强他们还是一脸不忍心的看着我,我拉过苏丹的手:“苏姐,我媳妇呢?你知道我媳妇在哪里吗?”

    苏丹轻叹一声:“你放心,刘月没事,她在对面病房里躺着,有不少姐妹照顾她呢,你好好养伤,不要想太多。”

    心中想要迫切的见到刘月,我突然想起有个青年劈了刘月一刀,我爬起来,然后就要朝对面的房间走去,脚下一个不稳,我倒在地上。

    全疼痛,我感觉自己连站起来都是如此的吃力。

    “光哥。”众人再次大惊。

    “媳妇。”我咬着嘴唇,既然没办法站起来,我爬也要爬过去,亲自见不到刘月,我心里就不踏实,媳妇,我要见你一面。

    我朝前爬,虽然胳膊疼,但是我强忍着疼痛,有几次差点趴到地上,我感觉手臂有些不听使唤。

    孙兆强他们大惊,赶紧把我扶起来:“光哥,我们帮你。”

    我被他们架着朝对面的病房走去,病房中,有不少女生正在照看刘月,我小心的走过去,心里特别的害怕,接着我就看到刘月躺在上,面朝天,她的整个脑袋绷着绷带。

    刘月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她的这个模样像极了电视剧里的剧,那些被烫伤甚至整容的剧都是这个样子。

    “媳妇。”我叫了一声,一下子就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真的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一切都是因为我太过大意,年少气盛,不知天高地厚。

    那一rì的场面我还历历在目,那在眼前闪闪的砍刀,让我心里撕心裂肺的疼。

    我抱着刘月,刘月并没有说话,但是我能够感受到她颤抖的体,我紧紧的搂住她:“媳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依然你。”

    刘月轻声的抽泣,她说:“阳光,我以后变成丑八怪了,你还要我吗?”

    我使劲点头,也不顾流进嘴里的眼泪:“要,我要,只要你在我边,我就好好的你,我就好好的照顾你,我不许任何人伤害你。”

    这一刻,我觉得心好痛。

    我抱着刘月,周围的人都是叹息连连。

    我被人架回了病,不吃不喝,一句话也不说。

    “光哥,你不要这样子,多少的吃一点吧?”赵海一脸的担心,我已经两顿饭没有吃了,说实话,我真的没有胃口,我心里特别难受,就感觉有一块大石头压在我的口,让我喘不过气。

    苏丹坐在我的边:“小光,你别这样,听姐的话,把饭吃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对体不好。”

    我抬起头,看了赵海一眼,十分平静的说:“告诉我,那件事是谁做的。”

    虽然我很平静,但是在心里,我恨不得将他们挫骨扬灰,如果他们再次站在我的面前,我真有可能将他们全部杀掉。

    赵海有些为难,他看了孙兆强一眼。

    “说。”我吼道,脖子都红了。

    孙兆强叹息一声:“光哥,是龙英的人干得。”

    顿了顿子,孙兆强接着说道:“上次龙英的太子在卡慕玩,不料得罪了元坤的人,元坤的人不知太子底细,就把他给暴打一顿,而且还扔进了巷头的茅厕。后来元坤得知,一筹莫展,但是遇到了我们,然后就把地盘...”

    现在我可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元坤好心把卡慕给让出来,妈比的,他是想让我给他扛这件事,我笑了,笑得好开心。

    一切都是我想的太简单,如果当初多个心眼,也许就不会有今天。

    我掀开被子,就要下

    “光哥,你干什么?”孙兆强他们一脸的惊讶。

    我咬牙切齿:“我要把元坤给杀了,我要把龙英太子给杀了,我要为媳妇报仇。”

    此时我的愤怒滔天,恨不得将他们生吞活剥,我要抽他们的筋,扒他们的皮,让他们永世不得翻,我血红的双眼,指甲嵌进里。

    “光哥,不可,现在你受了严重的伤,没有十天半个月出不了院,你还是全心全意的养伤,等好了咱们再从长计议。”

    “强子说的没错,光哥,他们跑不掉的。”

    我攥紧拳头,一拳就是打在垫上,我恨自己的无能。

    苏丹她们一直劝解我,我渐渐的平息下来,现在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迅速的养好伤,然后去找他们算账。

    不死不休,他们砍我几刀,我必加倍奉还,他们怎么伤害我媳妇,我必加倍奉还。

    这几天,苏丹一直都在边照顾我,杨静玟也经常来,每次来都给我煲汤,但是我却没有喝太多,现在对于杨静玟,我不想再跟她有任何接触。

    我发现杨静玟有些喜欢我,但是我不能,我有了刘月,而且现在她为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对于女孩而言,比杀了她还难受,我不可能抛弃她。

    如果我放弃刘月,老天会劈了我。

    我不容许别人辜负我,同样,我也不容许自己辜负别人。

    刘月能够下活动,她的心渐渐的调整过来,她脸上带着绷带,在旁边照顾我,我虽然看不到她的脸,虽然我知道拽下绷带会变成另一个模样,但是她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最美的。

    每当没人的时候,刘月总是会哭,她会很无助的哭,哭得特别伤心,我知道她无助什么,她怕有一天我会抛弃她。

    我对刘月说:“媳妇,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不会抛下你。”

    “杨光,现在我一无所有了,我已经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是你给我希望,我就怕有一天希望会消失。”

    我郑重的看着她:“你放心,就算我死了,希望也不会消失。”

    “真的?”

    “千真万确。”

    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今天早上,刘月的心特别的忐忑,我知道,到了她揭开绷带的时刻,最怕的这一天到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