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不归路

    赵海有些吃惊:“部长,你真决定了?”

    高亭继续点头:“对不起了,哥几个,以后不能陪在你们边。”

    孙兆强他们几个有些失落,谁也没想到事会是这样,但是所有人都并没有怪高亭,人各有志,希望他能够为了理想奋斗吧。

    本来我们应该高兴,不过因为高亭的缘故,失落多与兴奋。

    现在我们刚刚把东岳的三龙打垮,势力稳固,下一步就是为我们自己打算。

    傍晚时分,我、孙兆强还赵海,三个人走出学校,三个人直奔卡慕,卡慕是个小型的酒吧,我们踩点,决定把第一个落脚点定在这里。

    在来之前,我们已经做好调查,孙兆强早已是将卡慕的况了若指掌。

    现在卡慕的地盘属于狼帮,在我们城东,狼帮属于小型实力,上不了台面,旗下只有一间酒吧和一个迪厅,而卡慕和林海就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

    灯光昏黄,悠扬的音乐在酒吧内响起。

    我带着三人找了一处角落坐下,服务员的走过来:“三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卡慕的服务员年纪不大,一个个都是水灵的黄花大姑娘,上穿着工作服,下着小短裙,材高挑,走路一扭一扭的,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赵海眼珠子差点都掉出来:“光哥,正点啊。”

    我没理会他,而是冲服务员说:“尝尝今晚的推荐吧,麻烦你了。”

    女服务生点头应是,扭着小股走了,她的大腿白皙,学校的女生根本就无法与之匹敌。

    赵海咽了口吐沫:“光哥,我现在才发现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来酒吧了,美女多啊,你看看服务员还有顾客,都是美女,质量极高,连丑八怪都没有。”

    我四下一望,可不是,能来卡慕的都是美女。

    有的结伴而来,有的独自一人喝酒,有的跟男同胞前来,酒吧的氛围相当不错,沉浸其中,有种舒缓压力的感觉。

    我一直觉得,女孩来酒吧,不外乎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找男人上,第二个是寻求他人关注。

    孙兆强喝了一口女服务生送来的酒,砸吧嘴:“不错,光哥,等咱们拿下场子,就可以尽的喝酒了,免费喝,使劲喝。”

    “嗤。”赵海不屑的撇撇嘴。

    孙兆强打他一拳:“海子,你有意见啊?”

    “你看你那点出息吧,换做是我,我就要服务生,让她们天天服侍我睡觉。”

    孙兆强眼前一亮:“好主意。”

    “你们两个给我打住。”我似笑非笑,真拿眼前两个兄弟无语。

    我抿了一小口酒,趁机打量酒吧的布局,酒吧比较古朴,也不是很大,在东北角有一处楼梯,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狼帮的人就在阁楼上。

    平时卡慕很少发生斗殴事件,毕竟酒吧要比迪厅好一些。

    “强子、海子,我过去看看,你们两个jǐng戒。”不入虎,焉得虎子,我得亲自看看他们的人手布置,为以后做打算。

    孙兆强伸着脑袋:“光哥,你小心点。”

    我做出一个ok的姿势,然后装作上厕所的模样朝东侧走去,厕所经过楼梯,在接近厕所的那一刹那,我直接上了楼梯。

    楼梯的灯光比较暗,不过我能看到楼上亮着灯光。

    我屏住呼吸,迈着步子一步一步朝楼上走,我的步子极轻,生怕被人听到,我不确定楼上是否有巡逻的人,我只能小心翼翼。

    很快得到了楼梯中间平台,我迅速的转过子,楼下的人已经看不到我了。

    继续朝前走,我上了楼,轻轻的伸出脑袋。

    二楼的走廊比较喧闹,一共四处房间,此时对面一处房间内大敞着门,有七八个混混正在打牌,在他们边还有几个女服务生,服务生穿得比较单薄,上的外已经脱了。

    几个混混赤着膀子,嘴里吸着烟,手游走在女服务生上。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镇静。

    其他三个房间都是乌黑一片,据我猜测,不是没人就是已经入睡。

    我仔细观察片刻,抽而回。

    卡慕看场子的人并不多,我听说狼帮也才三十来口子人,我方弟兄不少,学校里也有一些死忠,如果夜袭的话,能成功的打倒狼帮。

    我隐隐的有些兴奋,不仅仅是为这个想法,更多是因为这次乃我人生中的第一次。

    迈出这一步,也就意味着我要踏入社会,我要在社会上混。

    我迈动步子下了楼,并没有人注意到我。

    回到位子上,孙兆强和赵海一脸的疑惑:“光哥,怎么样?”

    “楼上有七八个看场子的人,我们要是偷袭的话,能够迅速的占领卡慕。”我耐心的说:“到时候拿下卡慕,我们再来阻击狼帮的援军,应该没什么问题。”

    孙兆强摸着下巴:“那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看看吧,毕竟林海迪厅就在不远处,狼帮赶来也是分分钟的事,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我凝重的说。

    社会不比学校,狼帮虽然是小帮派,但人都是大汉,实力肯定比我们高中生强。

    还有就是社会上的人真敢用砍刀,而我们在学校最多就是铁棍,不是一个等级。

    但我也并没有气馁,年轻就是资本,我们都是新鲜的血液,有冲劲、有激,为了心中的梦想敢于拼搏,我相信我们会适应现在的生活。

    既然已经了解卡慕的况,我们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

    付了钱,我们三人结伴出了酒吧,外面的温度有些低,赵海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还是有钱人的生活舒适。”

    “废话,没钱寸步难行,有钱美女无数。”孙兆强双目jīng神奕奕。

    我们三人回了学校,躺在上,我一晚上没有睡觉,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但既然选择了,我就会坚持走下去。

    多年以后,我想起今rì的抉择,心头感慨万千。

    元旦假期很快的过去,同学们都是重新恢复到新的学习生活中,期末考试将至,所有人都是牟足了劲,我们班的同学认真不少。

    原来下课打闹的同学居多,现在少了下来,在后门几乎没人。

    我望着旁的空位,心里莫名的失落。

    小太妹真的走了,她走的时候都没有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所学校,给她打电话也是关机,我觉得小太妹是要刻意的避开我。

    她在躲避我,她在躲避我对她生活的影响。

    想起小太妹刚刚转校的景,仿佛就在昨天。

    以后耳边再也不会有“你看你个样呗”的叫声,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跟我上课下课乱闹,以后再也没人掐我大腿玩,以后后门再也没有门神...

    习惯果真是股可怕的力量,想要忘记谈何容易?

    我感觉自己在一瞬间成长不少,感这东西,不管受伤害的一方是谁,另一方也会遭受伤害。

    周六这天,也就是我们约好一起偷袭卡慕的这一天,我们已经做好充足准备,此次不成功便成仁。

    傍晚的时候,我们五十多号人聚到学校外的小巷中,我看着眼前的兄弟,这些就是我的资本,这些就是以后陪我打天下的人了。

    虽然不是很多,但我已经心满意足,我相信,随着势力的建立,我的人越来越多。

    我手里拿着铁棍,看着一群人:“兄弟们,今天是咱们的第一战,为了以后的辉煌,我希望大家打起十二分的jīng神,只需成功,不许失败。”

    “我知道这条路并不容易走,但是既然选择要走,我们就要全力以赴,他rì辉煌之时,就是我们尽享受生活之rì。”

    “有了钱,我们可以买车;有了钱,我们可以泡妞;有了钱,我们可以做一切一切喜欢做的事,我杨光在这里发誓,以后兄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兄弟。”

    下方的人喊道:“光哥,放心吧,我们必定全力以赴。”

    我很欣慰,然后将计划告诉给众人,我们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去卡慕,如果被狼帮的人提前发现,我们就有点困难了。

    兄弟们先分散开来,等到到了卡慕,我们在聚合到一起,到时候趁其不备,一下子冲进去,将他们迅速的击垮,占领卡慕。

    我的绪多少有些紧张,我怕会有事。

    兄弟们三五成群的分散开,大家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们从各个方向朝卡慕汇合,幸亏卡慕周围有不少台球室,我们的出现并没有引起jǐng戒。

    我和孙兆强几个人一伙,几个人装作无意的来到卡慕附近,而不少兄弟,也是赶了过来,这时候,我才看到有不少人注意到我们。

    酒吧门口的看车保安看到我们一大群人,拿着电棍走过来。

    “小孩,这里是娱乐场所,滚一边去。”这个保安相当jīng壮,穿的狗模狗样。

    我一把从袖口抽出铁棍,蹦起来就砸到他的脑门上:“兄弟们,按计划行动。”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