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三妻四妾

    火山带了几个人进来,他平静的看着我,然后开口:“杨光,你出来,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我有些诧异,没想到火山会找我。

    我跟着他走了出来,火山在花坛这边站定,他对我说:“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丢人不要紧,不要把我们一中的脸给丢了,你要记住,我们一中不是你的天下。”

    他说话的语气高高在上,我感觉很不舒服。

    “你要是没有能力处理,交给我,我一个人办他们三龙。”火山摸摸手指上的戒指,继续道。

    我不屑的撇撇嘴,吹牛都会吹。

    “你放心,我自己的事自己处理,不劳你费心,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别以为夏保你我就不敢动你,咱们早晚会有一战。”我冲他说。

    其实我心中还是有些想法,我想统一掉一中,而且这想法蠢蠢yù动。

    火山呵呵的一笑,迈步离去:“我等着。”

    跟着他的几个小弟都是瞪了我几眼,一个个不服的离开。

    孙兆强从医务室里跑出来:“光哥,火山来找你做什么?”

    我看了孙兆强一眼:“他说,如果我解决不了东岳的人,他动手,他看不起咱们。”

    “放他nǎinǎi的,我们能用他?就他这点破实力,就会装比,你看看长的,就跟秃驴一样。”孙兆强一句好话都没说。

    我闭口不言,天虎摸着脑袋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我们一起回教室。

    小太妹还是一句话都不说,我真怕她憋出什么病来。

    晚上的时候,整个教室里张灯结彩,气球漫天挂,音响震得我们整个教室都是一阵噼里啪啦,走廊上的学生都疯了,一个个追逐打闹,拖把扫帚齐飞。

    确实,校园里有种迎接新年的味道。

    我看到赵海他们追着女孩闹,趁着人多的时候,就去搂人家,趁机揩油,十分流氓。

    教室的桌子都被排成了环形状,班长正在安排人手进行最后的布置,我看到小太妹一个人趴在走廊的窗户边,看着后cāo场的风景出神。

    我走过来,趴到另一个窗户边,并没有说话。

    小太妹瞥了我一眼,继续把目光望向窗外。

    我心里轻轻的长叹一声,觉得愧疚之更甚。

    “小太妹。”我还是开口了,冲她叫道。

    小太妹将脑袋转向我,很是自然的应了一声:“干什么?”

    她说话的语气特别的平静,好像没有一点感波动,原来的小太妹真的不见了,我的心隐隐作痛,也许,一些看不到的伤害往往更容易让人悲伤。

    我没再继续打扰小太妹,只希望小太妹能够好好的。

    夜幕渐渐笼罩下来,而我们学校的快乐才刚刚开始,教学楼的窗户都是五颜六sè的,只是气球窗纸迎出来的光。

    这是一个没有纪律的晚上,所有的人都在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我们整座楼都是喊叫声,有不少同学跑到cāo场上,四处的狂奔,将所有的压抑都是宣泄出来。

    尤其是高三的学生,面对高考压力,他们不容易。

    老班来了,我们几个任课老师也来了,班长组织同学去买水果瓜子,今天晚上大家可劲的闹腾,释放下内心的zì yóu。

    我们班长来了首年轻的战场,拉开我们元旦晚会的序幕。

    孙兆强他们和我坐到一块,盘着腿,吃着瓜子,扒着橘子皮,相当的惬意。

    后面班主任和几个任课老师也是有说有笑,我看了一眼女生的位置,小太妹在一个角落,她安静的看着表演。

    孙兆强捣我一把:“光哥,你的歌曲练成了没有?别一会出什么乱子。”

    我瞪了他一眼:“你个乌鸦嘴,闭上你的臭嘴,哥什么时候出过乱子,现在我是万事俱备,只等开唱。”

    赵海他们一脸的好奇:“光哥,什么歌?”

    孙兆强这个大嘴巴,也真够实在,将我要给小太妹唱歌的事告诉给哥几个,赵海偷偷一乐,竖起大拇指:“光哥,强,没看出来啊,你忽悠姑娘的本事比你打仗还厉害。”

    “那可不,咱们光哥是什么人物。”曲波吃着瓜子都堵不住他的嘴。

    班里的氛围越来越好,大家使劲鼓掌,我看到班主任都笑了。

    级部主任还来讲了几句话,我们用橘子皮把他砸走,妈的,平时的时候不敢招惹你,现在砸你几下也让你好看。

    我们班几个男生还有小品节目,虽然有些生硬,但是给我们带来了不少欢乐。

    眼看着晚会的气氛进入到高cháo之中,我也不能闲着,我站起来,这会班长已经宣布我的节目,我的节目一出,班里的男生就像是疯了一样。

    拍桌子的、鼓掌的、叫唤的...大家无比的激动,就连女生也是睁大眼睛看我。

    我平时太低调了,不太参与集体活动,现在猛的唱一首歌曲,把所有人的绪都给带动起来。

    小太妹也是有些诧异,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偏的伴奏已经响起,班里的女生也是使劲鼓掌,她们肯定没想到我会唱这首歌,我张开xìng感的嗓音:“把昨天都作废,现在你在我眼前,我想,请给我机会...”

    “好,好。”孙兆强带头鼓掌,班里又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我进入到忘的状态,就感觉我是歌手本人。

    现在不是有一档节目叫做中国好声音吗,也就是那个时候没有举行,要是有海选的话,我早就去了,说不定现在就是著名歌手。

    咳咳,我只是想想,满足我这个小小的心愿。

    一曲过后,班里的女生看向我的目光都变了,我在她们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叫做星星的东西。

    孙兆强急切的跑上来:“行啊,光哥,唱的真心不错。”

    我笑笑,直接奔着小太妹的方向走了过去,我伸出手,一把拉住小太妹的胳膊,我已经好久都没有牵小太妹的手,现在感觉一片温凉。

    拉着小太妹,我就走出了教室。

    “小太妹,这是我唱给你的歌曲。”我认真的对她说。

    小太妹的目光有些慌乱,她抽出手。

    她没有说话,转要走,我一把拉住她:“你不要这个样子行吗?”

    “人总是要走向成熟的。”小太妹淡淡的说。

    “可你成熟的让人害怕。”我诚恳道。

    小太妹笑了笑,没再继续多言,她踏着步子朝楼下走去。

    我紧跟在她的后,夜晚的星星比较明亮,一眨一眨的,似乎是看出了小太妹的心事,小星星争相恐后的眨眼睛,释放着小小温暖。

    小太妹到了后cāo场,她沿着cāo场一步一步的走。

    我一直跟在她的边,陪着她,现在除了陪伴,我实在找不出其他安慰小太妹的方式。

    “阳光,你知道吗?我以为我可以忘掉那一夜,但是我做不到,闭上眼全是你的温柔,全是我对你的。”小太妹轻声的说。

    她的声音在风中显得有些单薄,随时都有可能被吹走。

    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坚持,我一把攥着了她的手:“对不起。”

    “一个人,就是没有对不起。”

    我看着小太妹:“你做我的女朋友吧,让我照顾你。”

    “刘月呢?你女朋友怎么办?我不会同她分享你。”小太妹继续开口。

    我沉默不言,现在不知道如何处理跟小太妹的关系,我发现还是生活在封建时代好,在那个年代,我们可以有三妻四妾。

    小太妹接着对我说:“阳光,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我问道。

    “我要转学了。”小太妹突然飘出这样的一句话。

    我一惊,攥着她的手更紧了:“为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的,我想换一个环境,我想忘掉你。”小太妹继续说:“你也不用感觉亏欠我什么,都是我心甘愿的,好好对刘月吧,我祝福你。”

    说完这句话,小太妹舍下我,一个人跑了。

    我空落落的,整颗心有些发麻,望着小太妹远去的背影,我心里特别的难受。

    小太妹要走了,也许她离开之后,我们再也不会相见,可是我不想这样子。

    懵懂的年纪,我们不懂去,却懂得互相伤害。

    这是小太妹对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她便离开了学校,我们再次相见,那已经是半年以后的事了。

    我深吸一口气,回了教室。

    班主任拿着话筒在唱歌,我刚进去,接着就出来了,班里的同学都乐了,老班拿着话筒,对我喊:“杨光,你什么意思,我唱得难听吗?”

    我回过头:“老师,你不是唱的难听,你是唱的太好听,我怕我会疯,人家唱歌是要钱,你唱歌是送棺材。”

    班主任气的瞪了我一样,我们班的学生都乐了。

    孙兆强追出来,他看到我走的速度特别快,上来一把搂住我的肩膀:“光哥,小太妹怎么样了?有没有把她拿下?”

    我看了他一眼:“小太妹要转学。”

    孙兆强比我还要震惊,他望着我:“光哥,你说的是真的?”

    我点点头:“当然,这个还有假?”

    “好好的,她为什么要转学呢?”孙兆强再次发问。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