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餐厅被打

    见我一跑,孙兆强他们几个反应过来,跟着我一起跑。

    我们拐过小巷,拼命的朝学校跑去,后五十多口子人手持铁棍,吆喝着朝我们杀过来,孙兆强叫道:“我草,对方的人咋这么多。”

    “别多说,先回去,从长计议。”对方这五十多口子人要是把我们围住,还真有点棘手,我们就十个人,再猛也打不过他们啊,再说我们还有个小太妹,我不希望看到她受到伤害。

    我们跑回了学校,学校的保安如临大敌,一个个赶紧将校门的围栏关闭。

    五十多口子人停在我们学校门口,带头的是个粉毛,没错,一个男的把头发染成粉红sè,也不知道他娘有没有被气得跳楼。

    其实我这个人最讨厌染头发了,在外国,我很少看到人家把头发染成黑的,而在我们这,都把黑头发染成黄的了,还是民族心理问题,就算那岛国,染发的也不多。

    粉毛冲着我们学校大骂:“狗崽子,有种你就出来,跑得快,是不是滚你娘**里去啊?”

    “哈哈,一窝窝囊废,有种出来跟我们打。”

    “傻一撮撮,哈哈”

    ...

    校园外,他们一群人不住的叫嚣。

    孙兆强气的差点蹦起来:“光哥,我忍不了了,我要出去狠狠的教育他们。”

    “海子,打电话叫人。”现在对方欺负到我们头顶上来,不给他们的颜sè瞧瞧,他们还真以为一中无人了,我很平静的说。

    赵海点头应是,高亭他们都是摸出手机。

    粉毛看到我们打电话叫人,嘴上骂道:“靠,老子改天再来,现在上课去。”

    边说边往后退,他后的人也是跟他一个动作,天虎朝前一步走,指着对方喊:“有种你们别走,给我站住。”

    “你让我们站住就站住啊,你个呆瓜。”另一个人叫。

    他们已是退出我们学校大门口的范围,这时候我们想追也来不及了。

    “我真服气了。”我摸摸脑袋,有些无语。

    孙兆强他们跟我一个反应,没想到今天去报仇,还被人疯追一路,丢人了,这次把人给丢大发了。几个保安不停的看我们,我真无地自容。

    不多时,我们的弟兄来了,三五成群往校门口方向跑。

    人越来越多,起码得小五十口子人,我看看他们一脸跃跃yù试的样子,招招手:“大家撤了吧,回去上课,我们之后再说。”

    现在连追我们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如果贸然的冲进东岳去找人,很可能引起他们势力的排斥。

    说句实话,我们一中不如东岳强,东岳出来混的比我们多得多,在我们学校,是学习的人多,出来能玩的少,而在东岳,恰恰相反。

    小太妹拉着我的胳膊:“没完。”

    我呵呵一笑,跟孙兆强他们回了教室。

    我对孙兆强说:“强子,找点熟人查查跟咱们干架的人是谁,这次玩大的,他们不是想碰碰吗,那咱们也不是吃素的。”

    “行,光哥,我知道怎么做。”孙兆强冲我点头,现在孙兆强越来越成熟,是我的好帮手。

    我拿出校服,准备小憩一会。

    下午的时候,刘月给我发短信,这几天我没太多的时间陪她,她有点想我了。刘月理解我,很多时候她不会无理取闹。

    谈恋也需要个人空间,不然会很累。

    我给她回了过去:媳妇,我也想你。

    小太妹看到我一脸的笑意,撇撇嘴:“阳光,你笑什么?笑得这么猥琐。”

    “不告诉你。”我将校服折起来,重新塞到桌洞里,我会把我的校服细心照顾,因为明天的时候还得继续枕它呢,睡觉也是门学问,睡好才是最高境界。

    小太妹哼哼两声:“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你媳妇跟你发短信了,你看看你个没出息的样,我最讨厌你了,背着媳妇乱搞。”

    “我怎么乱搞了?”我不服气。

    小太妹拍拍小腿:“不乱搞还让我给你丝足,你个大流氓。”

    我没再搭理这个小丫头片子,免得她一激动,再给我嚷嚷出去。

    小太妹再次瞪我两眼,一个人修起指甲,小太妹最喜欢吐指甲油,我也没觉得有多好看,天天不是银白就是嫣红的,练九yīn白骨爪还差不多。

    时间嗖的一声就过去了,一下课,我就飞奔出教室。

    小太妹在后面骂了我一句,我也不知道她骂我什么,不过我能够猜的出来,她肯定是在骂我,其实我这不叫,叫真实。

    高三的学生还没有出来,他们吃饭的时候总喜欢磨蹭一会,希望多学习几分钟。

    我倚在刘月教室门口,一条腿撑地,另一条腿蹬在后的墙上,高三的学习氛围确实浓郁,远远地就能感受到一股压力。

    大家为了高考奋斗,高考是座独木桥。

    教室门开了,不少学生都是结伴去吃饭,有的学生为了方便还拿着饭盒,这种学生属于认真学习的一类,打完饭回来边吃边学。

    其实要想学习好不难,我活这么大,总结出一个能够学习好的方法,就是它,它三个字很简单,但是要做的很难。

    我直白的说,如果你像喜欢你们班美女的感觉一样去喜欢学习,你离清华北大不远了。

    是种感觉,学习是行为冲动,一般的学生都是学习并没有,怎能学习好?

    心中思绪还在飞舞,这会张蕊她们几个就走了出来,我看到杨静玟穿得特别xìng感,小材更苗条了,就跟柳条一样,让人心痒痒,又是来了感觉,杨静玟过来拍我一把,外人看起来是拍,其实她在挑逗我。

    “阳光,来看我们小月啊?”她的声音麻酥酥的,双目很有惑力。

    我一把推开她:“你起来,哥没空理你,我要跟我媳妇在一起。”

    我上前一把环住刘月的胳膊:“媳妇,咱们走着。”

    刘月一脸的满足,我们两个告别张蕊就朝餐厅走去,临走的时候,我还看到杨静玟鄙视的望向我,我赶紧把头回过来。

    心里有些惆怅,我不会是被杨静玟勾住了吧?连心也勾走了?不会吧,我是个纯小男生。

    刘月侧过脸:“老公,你想什么呢?”

    我回过神,冲刘月温柔一笑:“没想什么,媳妇,我就在想咱们今天晚上吃什么,哎,有几天没跟你一起吃饭了,媳妇,我还真想你。”

    “真的假的?”刘月带着不信的目光。

    我使劲点头:“当然是真的,老天作证,我想你想得都不学习了。”

    两个人一边缠绵的说着话,一边朝餐厅走,广播站喇叭里响着流行音乐,一首首歌在天空中悠扬的响起。

    餐厅的人还是这么多,我们去了二楼。

    刘月坐在餐桌上等我,我去买了两份菜,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我看着刘月吃饭的表,觉得自己特别幸福,我享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我们两个人吃完饭就很晚了,餐厅里的人少了许多。

    我站起子接过刘月的暖瓶,就朝打水的地方走,还没走两步,我一抬头,就看到旁边一个人拿起一盘子菜渣,直接盖在我的脑门上。

    “我草。”我当场就怒了。

    然后旁边又出来四个人,蹦起来踹我,没几下就把我踹倒在地。

    我想爬起来,这会一个人拿过我的暖瓶,一下就盖在我的脑袋上,暖瓶碎片落到我的上、脸上,划破我几处,我感觉血都流了出来。

    我有点懵了,远处的刘月也吓了一跳,她四下看一眼,就把一拖把拿了起来。

    “老公。”刘月冲我叫,看得出来,她一脸的担心。

    刘月拿着拖把一阵挥舞,我又是被几个人踹了一顿,这时候他们指着我骂了句:“惹我们东岳的人,你死去吧。”

    喊完后,就跑了。

    “老公,你没事吧?”刘月过来将我扶起来。

    我用手摸了一把额头,流血了。

    这一刻,我是真的有些急眼了,妈比的,这群东岳的小子,实在是太猖狂,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刘月给我整理衣服,我上都是暖瓶渣。

    胳膊也划破了,我整个人特别狼狈,这会餐厅有几个我的弟兄,赶紧跑过来。

    “光哥,你没事吧?”他们刚才没有反应过来。

    我摆摆手:“没事。”

    刘月眼圈都红了,我知道,其实她是在担心我。

    我强忍住上的疼痛,迈着步子朝前走,我装作一脸的轻松,刘月一直陪在我边,孙兆强他们接到电话也来了。

    孙兆强当场就急了,他是真急了,孙兆强这个人急眼了有个特点,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很平静,不过眼里泛泪。

    “强子,你别冲动,咱们计划计划。”我拍拍孙兆强,我太了解强子了。

    孙兆强冲我点头:“光哥,我知道,放心吧,我也不是小孩,我懂。”

    我松了口气,还真怕强子一个人找过去,旁边的高亭也是红了眼,我们兄弟们都是憋了一口气,东岳打人都打到一中来了,有点cāo蛋。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