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打不过就跑

    我心中也是一阵恼火:“别提了,昨晚遇到一个傻。”

    接着我就把昨天晚上通宵的事告诉给他们,孙兆强几个人一听,差点就举着凳子去找那孩子,不过还是被我给拦住了。

    “现在咱们上课,中午的时候再去,别影响了大好睡觉时光。”我说。

    网管说他天天进网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拍拍上的脚印,心里将那小子暗骂一顿,小太妹拿出镜子,一直都在照她的脸,我笑笑:“小太妹,别照了,再照也还是老样子。”

    小太妹气鼓鼓的:“阳光,你一定要帮我报仇。”

    “放心,帮你报仇。”我安慰她,女孩子对于自己的外貌一向都比较在乎,小太妹也不例外,她下课的时候去买了一个口罩。

    她将口罩戴在嘴上,掩住了她的半边脸。

    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小太妹,你这不是瞎搞吗?”

    小太妹叹息一声:“你不懂,我的脸现在都没办法见人了,等到消肿后我就摘下来,这两天我先戴着,反正也不影响我,我不能让别人看到我的狼狈。”

    “这还不影响?”我无语。

    下课的时候,小太妹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少经过后门的学生都是瞅她,班里的同学也是看她,小太妹拿着耳机听音乐,丝毫无法引起她的绪波澜。

    上课的时候,小太妹也不摘,戴着口罩学习,我们任课老师好奇的看了她好几眼。

    我一拍她:“小太妹,你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啊?”

    “不夸张,你不懂我们女生的美。”

    我心想,是啊,不懂你们女生的美,但是你们躺上不都是一个样吗,不是剧烈喘气就是强烈呻吟,谁也装不了清纯。

    小太妹不理我,仍然自顾自的忙她的事,在小太妹的世界里,似乎永远都有忙不完的小事,而且这些小事都是快乐的。

    我睡了一头午的时间,中午下课,小太妹就把我抓起来:“阳光,你不是说报仇吗?我都准备好了,今天打死这个货。”

    说话间,小太妹像变戏法一样,从桌洞里摸出来一双拳

    我诧异的望向她:“我靠,小太妹,你这是干啥?”

    “我去打他啊。”

    我咽了口吐沫,继续说:“我知道你去打他,我是想问你,你这个拳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带上拳去打他?”

    小太妹点头道:“当然,阳光,我告诉你吧,我练过跆拳道。”

    我看看小太妹,看看她的小板:“嗯,看出来了,你真练过。”

    小太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咱们赶紧走啊,我要去报毁容之仇,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给跑了,我要打死他,打得他叫我姑nǎinǎi。”

    “你先别急,我让强子叫上几个人。”我让小太妹保持冷静。

    这次去打架,我肯定不能一个人去,得把孙兆强他们叫过来,又是让强子找了十来号人,这才作罢,我们风风火火的离开学校。

    门卫一脸诧异的望向我们,他们还冲我打了个招呼。

    一路上,小太妹有些激动:“阳光,我发现跟你们男生一块打架,真刺激。”

    我呵呵一笑:“你这是什么想法,作为一个女孩子,你得淑女,懂吗?”

    “懂个,我这叫活得潇洒,走自己的路,让傻说去啊。”小太妹一抹鼻子,有些豪气的说,我乐乐:“是是,你潇洒,一会悠着点,可别把人家给打死。”

    小太妹又是叽里咕噜一些话,把孙兆强他们逗得一阵开心,我发现边有个美女,兄弟们的干劲都足了,一个个更加血。

    网吧近在眼前,我们并没有想过在网吧里打,而是把人叫出来再打,毕竟网吧老板都是有背景的人,我们惹不起。

    学校的圈子跟社会不一样,社会上吃人不吐骨头,在学校里还很单纯。

    我和孙兆强,带着天虎他们几个就进了网吧,网吧里的人不少,我扫了一圈,就看到昨晚那孩子,后来我知道,这人叫楚墓,名字就像是下地狱的。

    楚墓还在欢乐的玩澄海,孙兆强上去一把就将他提了起来:“妈比的,还有种在这里玩游戏,走走走,咱们出去聊聊。”

    被孙兆强这么一拉,楚墓有些急眼:“你谁啊?”

    孙兆强上去一巴掌:“你爷爷。”

    楚墓侧过脸,这会就看到我,他的脸sè变了,想要逃,却逃不走,旁边两个跟他一起的人,想要站起来阻止,却被天虎他们摁住。

    “你们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有人,你们别乱来啊。”楚墓威胁道。

    孙兆强又是给了他一巴掌:“你有个毛人,我也有人,咱们出去再谈,我看看你小子毛长全了没有。”

    接着孙兆强拉着他就出了网吧,我们跟在后,小太妹还踹了他两脚,我们把他拉到小巷子里,十多号人将他围住。

    “你小子不是很狂吗?再给我狂一个我看看。”我指着他的鼻子说,一想到早上的遭遇,我心里就会有一股无名之火。

    楚墓看看我,也没说话。

    我一巴掌就扇到他脸上:“你个晦气玩意,我扇死你。”

    楚墓瞪了我一眼,这一眼激发了我们兄弟的怒意,本来就蠢蠢yù动,现在彻底爆发。

    “草,**仔,我让你瞪。”赵海一脚就蹬了过来,差点把楚墓的屎给蹬出来,楚墓叫了一声,孙兆强他们没几下就把他打倒在地,就跟踢足球一样,围踢他,把他踹到角落。

    楚墓抱着脑袋,也不反抗,不住的哀嚎,声音如同杀猪。

    所有人都打完了,我刚想去把他拽起来,这会小太妹一拉我:“你们起来,留给我,姑nǎinǎi我要好好的跟他算算账。”

    我们对视一眼,觉得小太妹有些好笑,不过还是将位让开。

    小太妹将拳带上,搞得有模有样,孙兆强他们想笑却有不好意思笑,我心里也是乐开了花,这个小太妹还真有一

    “哈。”小太妹一拳就掏了过去,我看到楚墓的脑袋晃了晃。

    小太妹再次一叫:“打死你,打死你,我打死你。”

    一拳拳往下打,很有节奏,也很有力量,不一会的工夫,楚墓的鼻血都出来了,特别的有意思,小太妹将拳脱下来,退后几步,然后一个助跑,飞起来给他一个回旋踢。

    “好。”孙兆强他们烈的鼓掌,小太妹这个动作确实有些飘逸,我发现,跆拳道也不是一无是处啊,看起来很花俏。

    小太妹摸摸鼻子,一乐:“看到没有,这就是惹我的下场。”

    我再看看楚墓,还真蛮可怜的,不过我却没有同他,我们的报复才刚刚开始,我一招手:“来,把他给我架起来。”

    孙兆强跟曲波把他抱起来,我一拳就掏在他肚子上。

    高亭也过来掏了一拳,天虎最猛,一拳就把楚墓的苦水给掏出来了,我们打着他玩,把他给一顿虐,早上的气都撒掉了。

    小太妹还不过瘾,抱起旁边的大石头。

    我吓了一跳,赶紧拉住她:“大姐,我知道你牛,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吧,你要是一石头下去,我敢保证,他绝对进医院。”

    我好说歹说,小太妹才饶过楚墓,其实楚墓应该好好地谢谢我,要不是我帮他,也许现在他就被小太妹揍进医院了。

    由此我得出一个道理,惹谁都不能惹女的。

    楚墓被我们打得在地上不动弹,两只眼睛都呆滞了,我过去,低下头将我的手机拿出来:“来,咱们游戏还没有结束,把你早上的那些人叫过来,咱们继续。”

    我把手机放在他眼前,楚墓看了看我,没有动。

    “怕了?怕了早管着干什么去了?麻利的,别让我急眼。”我心平气和的说,其实心里还真有些急,就想把他们几个也给暴打一顿。

    楚墓没有办法,只能拿起手机,然后拨过一个号。

    “我被人打了,就是早上那人,你们过来吧。”楚墓叽里呱啦的说,我在旁边抱着胳膊,等他说完了,我把手机拿过来。

    我指着他:“你也别心里不平衡,我告诉你,他们的下场跟你一样,我这个人特别好,一视同仁。”

    孙兆强他们都笑了,我们聊天打,就等待那几个孩子过来。

    等了好一会,高亭都等得不耐烦了:“阳光,他们的人怎么还不来?我现在都等烦了。”

    其实我也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墨迹,也许是怕我了,我这么想,我们继续等,这会赵海说:“我出去买盒烟。”

    赵海走了,我跟小太妹在一旁聊。

    不一会的工夫,我就看到赵海飞也似的跑过来:“我草,光哥,不好了,对方来了。”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知道对方过来,但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光哥,他们来了五十多口子人。”

    我摸摸鼻子,接着一惊:“我靠,你不早说。”

    “光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打不过跑啊。”我说道,然后一拉小太妹的手,就往回跑。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