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二足鼎立

    我们两个喝得烂醉,塔峰对我说了很多知心话,他告诉我高二有几个背景很深的人,让我没事别去招惹他们,我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喝得很痛快。

    到最后,我们两个都到了桌子底下,塔峰比我强点,他还有些清醒,打电话给他原来的兄弟耍酒疯,我直接就睡晕过去,迷迷糊糊的感觉被人拖出饭店,怎么回的家我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我睁开双眼,阳光照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喜欢早上的阳光,他充满希望,我翻了个,就看到刘月忙前忙后,我用手拍拍额头:“媳妇,昨天你把我接回来的啊?”

    刘月伸出脑袋:“昨天你喝得烂醉,要不是我把你给接出来,现在你可能就露宿街头了,这么大的人,也不知道控制酒量,真是的。”

    我讪笑一声,一蹬裤子就坐起来。

    我跑到厨房,从后抱住刘月的腰:“媳妇,人家都说一年之计在于chūn,一天之计在于晨,这么美好的早上,咱们不能浪费掉,毛爷爷说过,浪费可耻。”

    说话间,我一把就将刘月抱了起来,说实话,我媳妇不怎么沉,抱起她跟玩一样。

    刘月开始挣扎,他推了我一把:“阳光,你个流氓。”

    我也不回话,任由她说,反正她说她的话,说完了还是继续跟我做,一番**,我感觉我又是年轻了好几岁。

    假期在我们欢乐的时光中结束,开学这天,我看到不少同学都是背着书包意气风发的来上学,一个个就跟吃了蜜一样。

    可以看得出来,同学们的jīng神状态都不错。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上学的时候就想放假,而放假的时候就想着放学,我就是这个状态。虽然我在学校里不太学习,但我也是一个学生啊。

    班里的同学交头接耳,一个个开心的聊天,女生们叽叽喳喳,聊些八卦娱乐,其实我这个人最反感的就是八卦,今天新闻头条惊现明星大尺度私房照,明天两个歌星闹离婚,后天艳照门,大后天玩闹一夜qing,媒体发完新闻不要紧,他们发完之后就批评明星,说他们影响不好,起模范带头作用。

    我就想问了,你们要是不报道的话,怎么产生负面影响?我一直很费解,不知道有没有人给我解答一下。

    大家恢复到正常的生活,学校死人的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孙兆强他们几个跑过来,冲我一喜:“光哥,你来了?我还以为你得多放几天假呢。”

    我叹息一声:“其实我是个认真学习的学生,你们不懂。”

    他们听到我的话就一个劲的鄙视我,我也不反驳他们,中国不是有一句古话这么说的吗?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虽然我出来混,但我还是一个好学生。

    小太妹来得比较晚,不过进来的时候让我耳目一新,因为小太妹打扮的实在是太漂亮了,我看着小太妹,差点都收不回目光。

    本来就是青chūn期,小太妹已经初具少女的模样,小脯鼓鼓的,股也翘,再加上她没心没肺,说实话,很吸引人。

    小太妹将包放在桌子上,看到我的目光一脸的呆滞,她就捅了我一把:“怎么,阳光?没见过美女啊?眼珠子咋收不回来了?”

    我搓搓手:“确实没见你这么漂亮过。”

    “你少来,我跟你说,姐姐是个保守的人,听不进花花肠子。”小太妹一股坐到凳子上,拿出她的书本。

    我跟她一句一句的聊着,过了不多久,我们班主任就进来了。

    班主任今天穿得很jīng神,一改之前的颓势,他开了一个简短的班会,意思就是大家要收收心,把所有的经历用在学习上,还是老一大,我听着耳朵都快磨出茧子。

    开完班会,班主任就走了,台下的同学你一句,我一语,低声议论。

    上了两节课,我就看到前门进来一个老师,他走进来就打断了任课老师的讲课,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西葫芦,西葫芦是来找我的,他把我叫出了教室。

    “什么事?”我疑惑的问。

    西葫芦看我一眼:“咱们去教务处再说。”

    我们两个没再过多的交谈,我跟在他的后,像一个老实孩子一样。到了教务处,西葫芦叫我坐下,我也不客气,自个给自个倒了一杯水。

    其实我们两个人已经很熟了,平时没少做交流,虽然西葫芦这人一直跟学生作对,但我知道他心并不多坏,有很多时候也为学生考虑。

    我重新抬起脑袋:“老西,你到底叫我来有什么事?快点说啊,难道是想让我去办塔峰?我告诉你,塔峰要去当兵,我们不用再考虑他了。”

    西葫芦摇摇头:“今天我不是跟你说塔峰的问题,塔峰要走我也知道。”

    我点了点头,感觉自己有些好笑,学校有人退学当兵,教务处的人肯定知道,以为当兵的学生会有毕业证,我摸摸下巴,继续去聆听西葫芦的话。

    西葫芦告诉我:“现在学校里只剩下两大势力,一个是你,一个是火山,我知道你现在的想法,你想打败火山,扛起整个学校的旗是吧?”

    我理所应当的说:“当然,这是我的梦想。”

    西葫芦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也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我。

    我被他盯着一阵不舒服,冲他说:“老西,你有话就对我说,别老是看我,你不知道咱们都是纯爷们吗?我告诉你,我不搞基。”

    西葫芦笑了:“我想告诉你,你不能动火山,以后学校二分天下。”

    “为什么?”我有点诧异,一下子站了起来,这可不是我所想看到的,虽然火山强,但我也不弱,我有野心,遇强则强。

    西葫芦手指轻点桌面:“刚才夏主任找我过来谈了一谈,我们两个恩怨已了,以后互相合作,他也不会再去想压过我的事,我也不会再去针对他,我们和平相处,大家都是工作,不至于搞得那么残酷,毕竟这是学校,我们也得考虑学生。”

    “你不去针对他,这跟我对付火山有什么关系吗?”

    西葫芦看向我:“关系大了,再次告诉给你一个重磅炸弹,火山也是夏主任的人,呵呵,隐藏的够深吧?要不是夏主任亲自跟我说,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就想让学校恢复稳定,学校就有你们两个来扛,他压不过我,我也压不过他。”

    我立马就不干了:“这是你们老师的事,跟我无关。”

    西葫芦叹息道:“你可以这么说,也可以这么去做,但是我告诉你,只要你动了火山,我敢跟你打包票,夏主任到时候一定开除你,连我都保不住你,你自己还是多想想吧,扛了旗怎么样?到时候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我草。”我爆了一句粗口,实力再强也不如权利强啊,官大一级压死人,学校就这样,社会呢?

    西葫芦笑着望向我:“这也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不是针对你,也不是过河拆桥,这事实便是如此,我的意思就是你以后过你的惬意小rì子,他不招惹你,你也别侵犯他。”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不过我却将夏给大骂了一顿,夏不愧是夏,人如其名,早晚有一天,把他扔厕所里,让他吃屎。

    虽然我是个有教养的人,但偶尔做掉没教养的事还是可以的。

    心里有了这个主意,我就决定去做,等到以后我可能会忘了,报仇不隔夜,这夏每天晚自习下课后都会去学校四周的栅栏巡视,他一直都在努力的查上通宵的况。

    一到这个点,他就拿着手电,在学校里四处溜达,而且经常是一个人,为什么一个人呢?因为人多了容易暴露目标。

    有无数的学子在他的手中吃过亏,大家从心里想把他生吞活剥。

    学生想要通宵,就必须跳栅栏,因为前后门有几个主任把守,晚上假条都不让出,只能由班主任陪伴才能离校,特别严。晚上严,白天还松点,只有门卫看守,认识他们很容易出去,即便是不认识,也可以伪造假条出入。

    夜里一旦回了宿舍,就出不去了,因为宿舍都有防盗网,跳不下去。所以,只能选择跳栅栏这一条路,而且去上通宵还得担心着被班主任查宿舍,班主任是抽查宿舍,你确定今晚不查你们宿舍?

    唉,总而言之,学生出去上个网太不容易了,要考验人的奔跑能力、攀爬能力、听力眼力、心理素质、还有人际沟通,有人可能会问了,怎么还考验人际沟通?尼玛,你想啊,老师要是查宿舍,舍友不得给你打电话?你要是跟人处的关系好,人家就给你圆个谎,一会你回来也没事。

    我立马就将办夏的事给兄弟几个说了,孙兆强猛的一拍桌子:“哈哈,光哥,我赞同,我举双手赞同,一回校就办大事,我喜欢。”

    赵海也是双眼冒火星:“光哥,你要这么做了,我只能有一个成语来形容,妈的,就是替天行道啊。”

    我呼拉赵海的头发一把:“你小子...”

    我们几个凑到一起,就把这事给定了下来。

    大家等着晚上到来,不过在此之前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而插曲的主角,让我生生的明白了白痴是怎样炼成的。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