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一锤定音

    深吸了两口气,我使自己平静下来,就当做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男人吗,年轻嘛,血气方刚是正常的,以后要把持住,不然做出越轨的事,破了她的贞洁,我就后悔去吧。

    重新上了,我闭上眼睛睡觉,还是睡不着,脑海中一直想着刚才的景,就觉得特别刺激,特别的舒服。

    我能感觉到小太妹也很紧张,她也没睡着,一直屏着呼吸,生怕我跟她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就感觉脑袋昏昏沉沉,我看向小太妹的脸,发现她的脸蛋红彤彤的,我想要跟她说话,却发现小太妹躲着我。

    我现在才发现,小太妹是个女生,她也会害羞。

    所幸的是,这害羞持续了一头午,下午我们打牌的时候,小太妹对我又是大吼大叫,我就喜欢她吼我,就喜欢她骂我,如果有一天,小太妹不骂我了,我还不适应呢,也许这是人的xìng吧。

    大家玩得不亦乐乎,这天晚上,我吃完饭,就偷摸着跑出去了。

    手里拿着手机,我去邻村找刘月,中国移动确实牛,在这山里都有信号,打电话打到爽歪歪,我趁着夜路,一个劲的往前走。

    刘月是在山另一头,我绕着小路,还真有点害怕,就感觉后有强烈的存在感。

    sè胆包天让我振作起来,我现在就是sè胆包天,将心中的恐惧压制下去,我不多时便是来到了刘月他们村子的村头。

    我给刘月打了个电话,让她快点过来见老公。

    刘月也直接的,一会的工夫就溜了过来。

    我上去给她来了个拥抱:“媳妇,我快要想死你了,我发现我一天都不能离开你,如果我离开你,我连睡觉都睡不着。”

    “你少来。”刘月推了我一下。

    我涎着脸说:“媳妇,让我亲亲你,亲亲。”

    边说着,我就想吻她,刘月yù绝还迎,我们两个人甜蜜了老一会。

    我的目光一转,就看到远处的庄稼地,现在这点正好是打野战的最好时机,我也可以品尝下新鲜感觉,拉着刘月的手:“媳妇,咱们去溜达溜达。”

    “好的,老公。”刘月的兴致很高。

    我们两个人沿着乡村小路朝前走,头上是皎洁的月光,山间四处都是虫鸣蛙声,甚至还有蛐蛐叫唤,现在到了秋天,收获的季节,蛐蛐不少。

    我又想起小时候,我特别喜欢登姥山(一种蚂蚱,绿sè的,大而坚硬,蹬腿特别有劲,翅膀能飞老远,不好吃),一到收庄稼的时候就逮它,然后用绳子拴住玩。

    我还喜欢逮蟋蟀,还有绿油蚂蚱(也是绿的,柔,跳不远,飞不远,一捏恨不得就死),用狗尾巴草穿起来,到家里炸炸吃,特别好吃,比姐料子狗都好吃。

    刘月一直都在哼着歌,我发现女生特别喜欢哼歌,我也喜欢哼歌时女孩的样子,好。

    看到时候差不多了,人也没有,我一把就抱住了刘月,刘月大惊,她也察觉到什么:“老公,你干什么?”

    “没什么,嘿嘿,媳妇,老夫老妻了,别害羞。”我专门把我后面拿来的一个袋子给扑倒地上,然后让刘月跪在上送,我接下腰带,一送,不停的运动。

    不多时,我们被彼此的柔所弥漫,在整个山间,一遍又一遍的到达巅峰,我感觉我真的快要死了,太刺激太来感了。

    完事之后,刘月打了我一拳:“流氓。”

    我笑笑,也不回驳她,只要我们两个都满意才好。

    将刘月送回村里,我踏着月sè,回我居住的地方,满山静悄悄的,我吓得不轻,虽然刚才刺激,但现在冲劲下去了,走在静谧的小路,老是感觉心里有些害怕,我就担心有个鬼突然蹦在我眼前。

    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唉。

    忽然,一阵风吹过。

    哎吆我的妈呀,我跑的速度特别快,差点绊倒我,太不容易了,自己吓自己,过年吹牛啊。

    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我已是满头大汗,高亭出来倒洗脚水,看到我回来,问我:“阳光,大半夜的,你干什么去了?”

    “我不告诉你。”我哼哼两声,然后进了屋子。

    小太妹坐在上看电视,看得一个鬼片,齐鲁台播的,那时候齐鲁台晚上播鬼片,不过现在都不播了,改版了。

    我脱鞋上,就准备睡觉,我想的是我提前睡着,然后就不用担心继续打扰小太妹了。

    不知不觉间,我就睡着了,在梦里,我感觉一阵异样,特别的舒服,我差点呻吟出来,我醒过来,就感觉一个人摸我的兄弟,我吓出一声冷汗,难道女鬼来找我了?

    以前看鬼片,遇到女鬼,吸人jīng血,我靠,让我遇到了?

    我保持清醒,转过,就看到小太妹低着头好奇的看我兄弟,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拨弄。

    我一扯裤子,翻了个:“小太妹,你疯了?”

    谁知道小太妹比我还前卫,竟然偷摸我,小太妹看着我,理直气壮的说:“你摸我,我也摸你,这叫公平。”

    “我靠,小太妹,我服你了。”

    “怎么?不行啊?我摸摸你还怎么了?我要占会便宜来。”小太妹这才把手伸出来,我无奈了,小太妹不亏是小太妹,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跟她谈谈,我说:“小太妹啊,以后咱们长个心眼,别人要是想占你便宜,就凭你这个智商,绝对吃亏啊。”

    我语重心长的批评小太妹几句,结果她不理我了。

    “我不用你管。”她转过子,然后睡觉,我茫然的坐在原地,暗叹一声:女人心,海底针,怎么捞也捞不到啊。

    郊游就在我们欢乐的时光中度过,我觉得自己真是特别的幸福,那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以后的以后,势力越来越大,压力多了,放松的时间、感觉跟力度也就小了。

    回到学校,我开始谋划瘸子的事

    我们必须先找人偷袭瘸子,让瘸子以为是塔峰干的,这样对于我们之后的行动百利而无一害。

    我把孙兆强他们几个找过来,很是认真的给他们讲了一遍,我们借了几件高三的校服,在晚上的时候,藏在图书馆这边的花坛中。

    老远的,我们就看到瘸子。

    由于这边黑,偷袭是特别正确的事,人想要发现我们很难,我们穿着校服,当然,穿校服的就几个人,如果都穿了,对方会怀疑,带着帽子,尽量把帽子拉低,我还专门找了几个生面孔,方便一会的偷袭,让他们打头阵。

    瘸子来了,他边带着炎男几人,我看到老铁也在,还有几个女生。

    看到他们靠近我们的时候,我一挥手,几个早已是准备已久的兄弟冲了出去,我们紧随其后,这次我们只是偷袭,打了就跑,并没有做持久战。

    瘸子一行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们一行人抡了几棍子。瘸子大怒,喊道:“给我追,给我追上他们,我倒要看看是谁不要命。”

    由于我们的速度特别快,又加上穿得高三的校服,瘸子肯定不会怀疑我们,这会炎男追了上来,这是我们事先计划好的,让炎男来追我,然后回去告诉瘸子就说我们是塔峰的人。

    我们跑到后cāo场,炎男已经带着几个人追了上来。

    这时候我们也不跑了,一个个停在cāo场边上,将帽子摘下来,扇扇风,炎男走过来,点了一支烟,拍拍我的肩膀:“不错,一切都在咱们的计划之中。”

    “呵呵,那当然,这次可是jīng心布置,如果最后还是败给瘸子,那我真是无话可说。”我抱着胳膊,看向炎男。

    炎男点点头:“行了,最近注意点,准备好,我跟瘸子也快有个了结了。”

    等了一会,炎男带着他的人离开,我也招手让兄弟们回宿舍,孙兆强拿着棍子,嘴里叫道:“爽啊,刚才真是爽,我差点把老铁砸蒙,这个晦气蛋,现在揍他玩。”

    “行了你,不装能死啊?”我说。

    孙兆强嘿嘿一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光哥,让你看出来了。”

    “滚。”

    周围的兄弟都笑了,大家回到寝室,兴奋得不行,因为挑起塔峰和瘸子的恩怨后,下一个就轮到我们动手了,我有些激动。

    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的时间,到时候彻底打垮瘸子,我的实力才会更稳固,更强,我期待。

    不出所料,第二天的时候,学校里就有消息了,通报也出来了。

    原来昨晚的时候,高三发生斗殴事件,瘸子的人跟塔峰他们干了起来,整个高三宿舍楼都是乱的不行,鸡飞狗跳,学校里的主任都去了。

    现在塔峰打出了火气,不想了事,还想玩大的。

    我那叫一个开心,咧得嘴老大,炎男将约战时间告诉给我,原来是今天晚饭空在后山,我窃喜不已,机会终于来了。

    我把赵海他们纠集到一起,又给天虎他们打电话。

    这次我们的人都是凑到一起,将今晚的事宜简单的布置一下,我让他们做好保密工作,就等今天晚饭空的时候,一锤定音。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