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与小太妹同床

    刘月用鸡腿堡塞到我的嘴边:“堵住你的臭嘴,也不知道你整天想些什么。”

    我心里无限甜蜜,就在心里盘算打野战的事,以前总是在电影里见到这幅场景,如果自己亲实践一下,绝对是回味无穷。

    看着刘月吃饭优雅的表,还有她的脯,我来了感觉。

    吃完饭,我们就回了出租屋,然后一番**。

    次rì返校,我问小太妹:“小太妹,你知不知道,咱们学校要郊游?”

    小太妹点点头:“我知道啊,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感觉新鲜。”那时候学生们一直都在学校里学习,如果有什么课外活动,高兴的不得了,小小年纪,特别容易满足。

    郊游一天天的临近,我的心也是越发的欢乐。

    通过这次的郊游,我也可以放松一下心,释放下自己最近的压力,我还嘱咐孙兆强他们,让他们放下心中的担子,好好的享受一下大自然的美好。

    学校已经帮我们选好地址,就去乡下。

    我们整个学校的学生分了三天,一个级部一个级部的去乡下,车队特别的壮观,就差jǐng车给我们开道了。

    不过唯一不好的就是我们班所在的位置,跟高三年级差一个村,我心里那叫一个气,这还怎么打野战?

    乡下人都是很,朴实无华,一些狗在街上溜达,吐着舌头朝我们摇尾巴,我们班的女生就泛起了同心,拿着面包、火腿肠啥的朝狗投,我心里那叫一个恨啊,这得扔了多少根火腿肠啊,直接的后果就是狗吃叼了,等我们离开后都不吃家里的东西了,这些都是后话。

    我们班主任绪高涨,不住的跟我们说他当年的吃苦经历,让我们好好学习,给我们班的学生分队。

    我、高亭和小太妹还有五个女生在一队,特别的幸福,因为晚上的时候我们睡一个,你懂得。

    白天的时候我们就到庄稼地里长个见识,干点活,要么就去村头的湖边钓鱼、摸螃蟹,玩得不亦乐乎。

    别看小太妹平时很彪悍,她特别害怕螃蟹,看到螃蟹大喊大叫,恨不得村里的人都能够听到她的喊声,我望着小太妹:“小太妹,有没有那么夸张,不就是一个螃蟹吗?你的胆子那么大,怕这个?”

    我拿着螃蟹给小太妹看,小太妹大喊大叫:“啊,阳光,我jǐng告你,你赶紧拿着螃蟹离我远点,不然姑nǎinǎi生气了,要你命。”

    高亭低着头在摸螃蟹:“摸得越多越好,今晚炸炸吃。”

    我也不怕小太妹,就跟她一起闹,追着她闹,特别的滋润,小太妹气的用石头投我,我们在山间小溪打闹,像大山里的孩子。

    一下午的时间,我和高亭的收获颇丰,摸了接近半桶的螃蟹。

    山间小溪的螃蟹确实多,掀开一块石头就有两三个,掀开一块就会有,遇到小的我们也不去管,就把它们给放了,我们是有心的人,不会赶尽杀绝。

    我们这一小队人是寄住在周姐家,她对我们特别好,连平时养的鸡都杀了招呼我们,喝鸡汤、吃鸡,我们感受浓浓田园风

    其实他们村子比较落后,我们村就相当先进了,一家家都盖上了平顶房,而且不远处就是开发区、旅游区。

    晚上炸的螃蟹,就数小太妹吃得多。

    我都无奈了:“小太妹,你不是说你害怕螃蟹吗?为什么你吃这么多?”

    “老娘乐意,你管我啊?你看看你个样呗。”小太妹抱着胳膊,冲我不满的说。我也没理她,一个小娘皮,我让着她。

    吃过饭,大家坐在街上聊天,尤其是那些老nǎinǎi,老爷爷,手里都是拿着扇子,轻轻的挥动,特别的有感觉。

    我们就在旁边坐着,听他们将村里的故事,最感兴趣的就是鬼故事。

    小村的南头有座山,平时的时候村民经常放炮开石,然后用拖拉机运送着石子去卖,有不少村民,是靠这座山吃饭。

    山上有不少树林,尤其是夏天的时候,有很多孩子喜欢摸姐料子狗(蝉的幼虫,未脱皮之前在地里生存,等到快要成熟,就爬树蜕皮,也许你们不知道,蝉要在地底下生活十七年,然后蜕皮后在树上带二三个月就死了,这叫繁殖方式),摸来姐料子狗炸炸吃,特别的美味。

    这天,有几个小伙伴就一起沿着小路进山去摸姐料狗,一排排全是树,月亮高高的挂起,几个孩子边摸边闹,本就很小的年纪,很冲动,很能玩。

    那会山的西边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坟头,都是村里老一辈村民的坟。

    几个孩子就闹,其中一个孩子指着一个虎里虎气的小孩问他,你敢去吗?

    这小孩先上来也是有些怕,不过几个孩子都嘲笑他,激他,这下倒好了,他迈着步子大踏步的就进去了,另外几个孩子跟在他的后,站在坟地里,小孩很得意。

    似乎是觉得自己丢了人,刚才最先说话的孩子继续说:你敢把坟头的碑推了吗?推了我们就服你。

    那小孩真是彪,当场就被碑给推倒了,碑弹起了不少土,推碑的小孩很得意,但另外几个孩子都吓傻了,没想到他真敢推,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我的妈呀,撒腿就跑。

    几个人颠的朝来时的路跑去,结果进了小树林,使劲往前跑,却怎么也跑不出去。

    这时候几个人就发现不对劲了,然后调整方向朝别的方向走,却还是走不出去。

    几个孩子都吓呆了,坐在原地不动,几个小孩的父母见很晚了孩子都不回来,然后进山找人,手里都是拎着手电筒,几个孩子看到了手电筒,大吼大叫。

    虽然被家长揍了一顿,但心里却异常高兴。

    所有人都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结果第二天,推碑的那孩子就发高烧,高烧不退,求了很多医生都不管用,最后找到一个神妈妈(神婆之类的能人),给他解了因果。

    这里我要说一下,其实神妈妈真管用,一般牛的神妈妈都不收钱,看缘分才出手,那些收钱的神妈妈,都是假的,切记切记。

    我说个最简单的例子,白龙王你们听说过吗?就是周钦南,不知道的百度一下。他就是我说的那种,看缘分,很多大腕明星去找他,成龙啥的见到他都得叫声老师,受人敬仰,有大本事。

    当年张国荣临死的时候找过他,周钦南并没接见他,他就知道张国荣逃不过那一劫。

    当天夜里,那小孩的nǎinǎi到后山,然后虔诚的磕了十几个头,第二天小孩才痊愈。

    听完这个故事,我是意犹未尽,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有鬼,但如果用科学来解释的话,又觉得没有,你想啊,如果有鬼的话,蚂蚁呢?狗呢?大家都是生命,人死了是鬼,它们呢?为什么没听过人议论动物死后成鬼呢?在人类心目中,蚂蚁都不是,那人在宇宙中呢?

    宇宙会费那么大的力气专门为人开辟个地府?或者是天堂?扯呢,人都不是。

    究其原因,就是人瞎寻思。

    我觉得吧,人是由细胞孕育,细胞是宇宙产生,人死后,会重新进入宇宙,自成空间,成为虚无缥缈的介质,存在却不知道如何存在,有意识却无思想。

    然后这些介质撒在空间中,等待重新孕育成细胞,进入人体。

    你们有没有这种错觉?一些经历过的东西或者看到的景物,很熟悉,就感觉以前见到过?这就是人的介质曾经在空间中漂浮所看到的,潜意识在其中存在。

    鬼故事讲完,我们一对人就回了家,那时候我们几个,分开睡,四个人一起,我和高亭跟小太妹两个女生一个

    我把外衣都脱了,就剩下秋裤。

    小太妹也直接,脱得也剩下了秋裤,另外一个女孩保守点,穿得比较厚,我们就上了一个

    高亭在最里面,然后是我,之后是小太妹,最后是那个女生,我们四个人在一个上,平躺在上,我觉得我有些失眠。

    部长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没一会就睡着了。

    我侧过,闻着小太妹上的香气,想着原来白天上课望到她锁骨的模样,就来了感觉,下涨的厉害,我朝小太妹靠了靠。

    “小太妹,小太妹。”我叫了小太妹两声。

    小太妹见我说话,也是小声的问:“干什么?”

    “我摸摸你行吗?”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巴掌。

    “不行。”小太妹干脆道。

    我也不管,就搂住了她,下使劲蹭她。

    小太妹有些紧张:“阳光,我告诉你,你再蹭我,我可就喊了。”

    我怕小太妹喊出来,一下子就吻上她的嘴,然后手摸索起来,到了她的文,我使劲一推,就是推不开,那时候也不懂怎么解开,就一个劲的摸。

    虽然隔着罩子摆弄,但还是很有感觉。

    我越来越激烈,使劲蹭小太妹,还把我兄弟从秋裤里放了出来,喷了小太妹的股一腚,虽然她也穿着秋裤,但我还是感觉不好意思。

    做完这下之后,我躺在上,就觉得自己不行了。

    小太妹也不说话了,就愣愣的躺在那里。

    我有些怕了,小声的问:“小太妹。”

    “滚,恶心死我了。”小太妹一股坐起来,踏着拖鞋到了门外边,借着月光她就用卫生纸擦她的秋裤,我很尴尬,也是跟了出来。

    我摸摸脑袋:“小太妹,我没控制住,对不起啊。”

    “小流氓。”小太妹一边擦,一边冲我说,在月光下,她特别好看,我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小太妹的子轻轻的颤了颤。

    我对她说:“小太妹,你真好。”

    小太妹没说话,她的手想要环住我,不过似是想起什么,一把就给我推开了:”你这个小流氓,要是让你女朋友知道了,我看你怎么交代。“

    说话间,她转就回了屋子,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呆站着。

    我扇了自己一巴掌,混蛋啊。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