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不是人

    炎男看着我:”这就是你这次来找我的目的?“

    我点点头,很是自然的同他对视,炎男下了铺,拿出一盒烟,递给我一支,他点上,整个人变得伤感起来,我能够感受到他的这种绪。

    现在我敢肯定,炎男一定有一段特别痛苦的悲伤史。

    我们两个人攀谈起来,炎男这个人很健谈,他并没有过多的隐瞒我,也许他跟我一样都是xìng中人吧。炎男给我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高二的时候,炎男无意间喜欢上一个姑娘,然后整个人就跟不行了一样,天天想着她,甚至连做梦都是梦到她。

    那种感觉是炎男以前从未有过的,他知道他上她了。

    炎男开始去追她,天天跟在人家股后面,买饭、打水,给人家充饭卡...能做的事他都做了,结果人家女生硬是鸟都不鸟他。

    那会瘸子一直鼓励炎男,帮助炎男。

    就这样,炎男继续追了她半年,直到有一天,女孩告诉他:她喜欢上瘸子。

    那一天,炎男就感觉整颗心像是被生生的撕裂一般,再也拼凑不起来,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感觉老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当天夜里,兄弟们一起出来喝酒,瘸子搂着那姑娘,然后为众人介绍,当众人喊她嫂子的时候,炎男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滑落。

    瘸子和女孩好之后,两个人很快的上了,那一晚上,炎男一夜未睡。

    第二天瘸子找到炎男,然后拍拍炎男的肩膀,告诉他:以后她就是你嫂子了,你别打扰她。

    炎男答应了,瘸子很高兴,还直夸炎男够义气。

    结果瘸子跟那姑娘好了没有一个星期,就把人家给踹了,姑娘伤心yù绝,还想要复合,结果瘸子连搭理都不搭理她,要了人家就当玩玩而已。

    那女孩因为伤心转了学,临走的时候还给了炎男一封信,说对不起,到现在炎男一直过不去这个坎儿。

    我越听越气,感觉瘸子就是一个混蛋,天底下最混蛋的玩意,我对炎男深切的同,我现在想要找到瘸子,然后把他的另一条腿给打瘸。

    我就纳闷,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在世界上活那么久?

    宿舍内的人都沉默了,一个个点上烟,安静的坐在上,也不说话。

    炎男的眼圈红了,我知道,让他讲出这一段沉重的历史,他的内心一定十分的痛苦,我能够理解他当时的心

    我拍拍炎男的肩膀:“哥,我能理解你。”

    “所以我在等,在等一个机会,我要亲自把瘸子给揍趴下,我要让他知道这是他负盼盼的代价,我一定要让他后悔。”炎男目光狠厉,我看到他的目光中有种嗜血的味道。

    我点点头:“那成,哥,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看到宿舍内的几个兄弟都是下了,他们一脸郑重的望着炎男:“男哥,你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说?我cāo他妈的,这个死瘸子。”

    “什么东西,男哥,要不是你,他能有今天?”另一个人不满的嘟囔道。

    宿舍的人都是炎男的兄弟,就像孙兆强跟我的关系一样。

    炎男看了兄弟们一眼,笑道:“我当时告诉你们有用吗?跟瘸子干?就咱们几个能干过他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就等今天。”

    我一本正经:“哥,你就放心吧,我这个人别的不敢说,就是重感,你真心对我,我就真心对你,瘸子是吧?我把他揍成烂茄子。”

    炎男笑了,推了我一把:“行了,现在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宿舍内的人直笑,然后跟我谈干瘸子的那事,我们渐渐熟络起来。

    我们还在聊天,就看到门开了,吓了我们一跳,我一看原来是孙兆强他们几个,几个人伸着脑袋,呆头呆脑的看我们。

    “你们怎么来了?”我有些吃惊。

    孙兆强摸摸后脑勺:“光哥,我们几个不放心你,商量商量,还是决定来看看你。”

    我心里有些感动,什么才是兄弟,兄弟就是有难同当。我笑笑:“没事,我跟男哥谈的不错,你们既然来了,坐下来一起聊聊,这次我们一定要连本带利让瘸子付出惨重代价。”

    孙兆强他们几人点点头,我们迅速的打成了一片。

    众人激烈的辩论,我们在考虑对付瘸子的计策,说实话,瘸子的人不少,他是三大势力中人最多的,除了炎男,还有几个狠角sè。

    如果我们贸然的去进攻,就算是有炎男,怕是也不容易。

    最后,还是我跟炎男商量了一下,想出一个比较完美的计策:我们先是挑拨起塔峰和瘸子之间的冲突,两者混战起来,我们才有踩下瘸子的机会。

    有了炎男,我们的挑拨机会会更加的完美。

    我跟炎男达成了共识,两个人击掌为誓,一夜未睡,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几个都是困得不行,连课都不能去上了。

    原来一直不管我的班主任,就像是疯了一样,他来到宿舍,大吼大叫,连踹带踢,把高亭他们都是踹了起来,我觉得老班不管我,我就继续睡觉,争取迅速将我的jīng神状态调整到最佳。

    老班过来一拍我:“醒醒,杨光,你给我醒醒。”

    我铁了心的不理他,他拉被子我也不鸟他,老班说话很温柔,一直在劝我,我觉得我只要再坚持一会,他就会走,谁知道老班发飙,对我大声的怒吼,用脚踹我,扯着我的脖子就把我挤到门上去,我被他给打懵了。

    第一次见我们班主任如此的威猛,我有些怔。

    班主任让我们滚回教室,我穿上衣服,大踏步的就下了楼。

    我摸摸脯,有些惊魂未定,茫然的看向孙兆强:“强子,咱们班主任吃炸药了?是你惹他还是我惹他?这么彪悍。”

    孙兆强没好气的白我一眼:“光哥,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第一节课,学校的主任检查逃课况,结果到咱们班门口,直接就怒了。

    老班被骂的狗血淋头,他能不怒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算是明白了,心中多少有些愧疚,我这个人吧,很怕对不起别人,就感觉自己对不起班主任的。

    当然,这对不起的念头,只是持续了一个小时,然后就被我向往zì yóu的心给占据了。

    回到教室,小太妹就一直偷乐,也不知道她笑得什么。

    “小太妹,你更年期提前了啊?”我问她。

    小太妹一瞪我:“你的更年期才提前了。”

    我很是纳闷:“如果不是你更年期提前了,那我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你笑得这么开心。”

    小太妹捂住嘴:“哈哈,哈哈,你个笨蛋,你看看你的一双眼,就跟动物园的大熊猫一模一样,乐死我了,哈哈。”

    我拿出镜子来一看,可不是吗,一个活生生的熊猫出现在眼前。我很无奈,赶紧的拿出我的校服,平铺在我的桌子上,睡觉。

    睡眠足了,眼睛自然会慢慢的好转。

    我趴下后做了个梦,梦见跟小太妹去逛街,我们两个玩得很开心。

    我是被吓醒的,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这会我就看到数学老师在讲台上讲课,小太妹有些奇怪的望向我:“杨光,你怎么了?怎么一惊一乍的?”

    “没事,做了个怪梦。”我用手抹了一把冷汗,心中大惑,为什么我会梦到小太妹呢?为什么我会梦到跟小太妹去逛街?

    我偷瞟了小太妹一眼,有些心虚。

    小太妹望向我:“阳光,你偷看我干什么?”

    “我去,我哪里偷看你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看你了?”我装作不服的嘟囔,其实我是掩饰心中的担忧。

    小太妹撇撇嘴:“切,姑nǎinǎi我就是看到你偷瞟我了,竟然还不承认,阳光,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说话的时候,小太妹还冲我靠了靠,我大汗,这小太妹太直接了,就算我对她有想法,她也不能直说吧,我感觉自己快要被小太妹给打败了。

    这下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太妹的话了,这个姑nǎinǎi,经常给我心理压力。

    小太妹哼哼道:“阳光,问你话呢?你说啊?”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想躲也躲不开,这个时候,我们数学老师救了我一命,她望向后面,指着小太妹说:“周甜甜,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小太妹一怔,旋即转了起来,她就像是傻子一样看着黑板,沉默不语。

    我乐得直跺地面,太开心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接着,我就听到我们数学老师叫我的名字:“杨光,你起来回答一下。”

    我一愣,有些懵的站起来,我指着自己,不可思议的问:“老师,你叫我呢?”

    数学老师点点头:“你给我回答一下。”

    我差点都哭了,我上一次回答问题还在半年前,现在终于有个回答问题的机会,我瞪着大眼,思绪飞舞,特别认真地看着黑板,特别认真的看着黑板的题目,然后说:“老师,我不会。”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