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抱你入睡

    “媳妇,你再躺会吧,我给你买点饭去。”我对刘月说,她一整天都在昏睡,还没有吃饭,肚子一定咕咕叫。

    我也知道刘月受到了惊吓,虽然没有说,但她只是一个女孩子。

    刘月点了点头,我把她抱上,然后给她盖上被子。

    “老公,你早点回来。”刘月露出脑袋,两只手搭在前的被子上,在这个时候,一向冷傲的刘月变得像个小孩,我喜欢她这个样子。

    我轻轻一笑:“放心吧,现在不是吃饭的点,我去去就来。”

    飞快的跑出女生宿舍,我奔着餐厅就跑了过去,现在餐厅的师傅还都在忙里忙外,一个个火朝天的炒菜搬蒸包,还有一节课的时间学生就要放学,到时候餐厅的人一定特别多。

    我们餐厅伙食的价格不错,并没有太贵。我看到已经有老师来买饭了,他们很会选择时间啊,我来到炒面窗口前,要了两份炒面。

    然后我又去小炒窗口,要了两份菜。

    我提着一大袋晚饭,就要离开餐厅,这会一群人迎面走来,都是我们级部的班主任,他们肯定是开完会来吃饭,我看到我们班主任还在其中,他看到我的时候,有些惊讶。

    “杨光,你干什么去?”他冲我嚷嚷道。

    我去你大爷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能理他?我直接跟几个班主任擦肩而过,临出餐厅门的时候,还能听到我们班主任的嘶吼。

    他肯定已经怒了,我让他在这么多老师面前丢了脸。

    我飞驰的跑回女生宿舍,累得我气喘吁吁:“媳妇,我把饭买回来了,你最喜欢的炒面。”

    “老公,你真好。”刘月微微一笑。

    我感觉我的心都软了,她说话真好听,我们边吃边聊,我一筷子一筷子喂刘月,自己都没舍得吃,我还跟她聊起了我们班主任。

    刘月一脸的担心:“老公,你得罪了你们班主任,他不会处理你吧?”

    “处理我啊?处理我倒是不会,他一定找我谈话,发泄一下他的牢sāo。”我太了解我们班主任了,他平时的时候喜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面对面撞到,他就不能装作眼瞎,他会管我,美曰其名说对我们负责任。

    果然不出所料,我到班里股还没有捂,我们班主任就来了。

    他背着手,进来在班里有模有样的走了一圈,然后来到我边,拍拍我的肩膀,把我叫出教室,我特别看不惯他装模作样的模样。

    我嘴里小声的嘟囔几句,老班转过头:“杨光,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老师,我觉得你不容易。”

    老班一乐:“你知道就行,我觉得咱们班里,只要你给我老实点,周一升旗纪律班级评比咱们就能进级部前三,我感觉自己的班已经好久都没进级部前三了。”

    我默默无语,老班等我两步:“今天并不是我找你,是西主任找你。”

    西主任?我心里一惊,这西主任是教务处的主任,跟政教处的夏主任是学校的两个煞星,学生一听他们两个的名字皆是闻风丧胆,在他们手中,不知道开除多少学生,他们的娘亲也是被谩骂无数遍。

    其实做老师也是高危职业,天天被人骂的玩,不容易。

    我不知道西葫芦为什么找我,反正肯定没好事,西葫芦是西主任的外号,夏主任我们叫他夏

    老班走路的时候还不忘跟我聊天,我第一次见老班敞开心扉,其实他也不容易,有我这么伟大的学生,他压力倍增。

    我被领进教务处门口,老班轻轻的敲门,西葫芦让我们进去。

    西葫芦长得像个葫芦,他的外号就是因此而来。西葫芦本来还在上网,见我们进来招呼我坐下,这会老班已经走了。

    他对我特好,很温和,我心中却生戒备,不知道西葫芦心里想的什么,他肯定别有目的。

    西葫芦一脸的微笑,那微笑在我心中无比寒冷。

    我对他说:“老师,你别对我这么好,你有话就直说,你对我这么好我会不适应的。”

    西葫芦呵呵笑道:“杨光啊,其实我已经注意到你很久了,我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所以今天我才找你来谈谈。”

    我做出一副聆听的模样,西葫芦继续说:“杨光,你看我们能不能合作一下?”

    听到这里我更纳闷了,合作?我们学生与老师之间有什么可合作的?西葫芦也不急,耐着xìng子继续跟我说,我越听越惊,差点一股坐到地上。

    西葫芦告诉我他跟夏主任一直是面和心不合,两个人各自负责一个部门,不得不说,政教处和教务处是学校最关键的两个部门,油水也最多,权利相对来说也比较大。

    不过最近这几年,夏一心想把西葫芦给压下去,他也做到了,学校的三大势力,塔峰就是他的人。我得到这个消息,心里波涛翻滚。

    西葫芦望着我:“即便是你想要发展,最后也免不了被夏主任开除,你要是跟我合作就不一样了,我们各持所需,互利共赢。”

    我眨眨眼睛,觉得西葫芦的话有些匪夷所思。

    没想到学校也存在勾心斗角,我一直以为学校是最纯洁的地方,现在我心中颇为失望,而且我们广大学子都不知道,太悲哀了。

    这个社会的黑暗,弥漫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缺乏权力斗争,你有钱不一定有权,但是你有权就一定有钱。

    我还是决定跟西葫芦合作,以后在学校这块也有个靠山,免得被夏那狗rì的给开除掉,其实这夏一直都看我不顺眼了,上次收了我爹的钱才饶我一次,下次我肯定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可以说这次我和西葫芦见面,双方的谈话都很满意。

    我心里不是滋味,感觉这个世界不是我想象的这个样子。

    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孙兆强他们,孙兆强激动的手舞足蹈:“光哥,以后有了西葫芦这个靠山,咱们更硬气,咱们做事就可以无后顾之忧。”

    “就是啊,光哥,干死瘸子。”

    我拍拍双手:“虽然我现在跟西葫芦达成合作关系,但咱们该低调的时候还是要低调,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大家知道了吧?”

    “光哥,不用你多说,我们懂。”

    接下来几天的rì子里,我基本天天去宿舍照顾刘月,刘月受到了惊吓,我陪着她,给她当跑腿的小弟,她让我干吗我就干吗,比如说她喜欢吃香蕉,我跑出学校给她买去,比如说她想听歌,我拿着p4去网吧给她下载...

    我觉得自己都快成为一个苦力了,但是我开心,成为媳妇的苦力,一点都不丢人。

    刘月好像比我都开心,她跟我说:“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想起来了。”

    “媳妇,别啊,我还希望你奖励我呢?”

    “奖励什么?”刘月不解的问道。

    我有些腼腆:“媳妇,要不今晚咱们去租的房子,到那里住多好,还小还温暖,最重要的是我可以抱着你入睡。”

    刘月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想都别想。”

    我干笑一声:“哈哈,媳妇,我开玩笑呢。”

    刘月有些甜蜜的看我一眼:“好吧,今天咱们就去出租屋睡。”

    “啊?”我激动得差点蹦起来,已经好久都没有过xing生活了,在我们这个血气方刚的年纪,一天一次也不嫌多啊,我嘿嘿一笑:“媳妇,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刘月将脸撇向一旁,我们晚自习都没有上,刘月同班主任请了假,我则直接不去上自习,现在老班彻底放弃我,我也乐得清静。

    随xìng的生活特别适合我,我向往zì yóu。

    也许,那段时光,是我这辈子最无忧无虑的时候,现在老了,二十一二了,蓦然回首,感觉青chūn不再,感觉压力倍增,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珍惜每一分每一秒,上课少睡觉,多逃课出去玩,多抽出时间陪陪当时边的女孩。

    我背着刘月,两个人朝学校大门外走去。

    看门的保安早已认识我,为了我的行动zì yóu,我平时没少给这些保安烟抽。

    两个叔见我还冲我打招呼,我挥挥手,已是走出学校,晚上灯火辉煌,我们地处商业地带,四周还能够听到悠扬的音乐。

    不少下班的白领都是走在路上,为无数单男女提供了搭讪的机会。

    刘月有些感慨:“老公,你说咱们大学毕业后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也想他们一样,忙碌于整个都市之中呢?”

    我的心里一怔,说实话,我并没有想那么远,也许是我还不够成熟,我觉得我还年轻,现在才高一,我高中还有三年,我大学还有三四年,等到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已经是五年之后了,我感觉一切很遥远,不用多想。

    不过现在看到忙碌在都市中的男男女女,想到已经有很多初中同学踏入社会,我心里生出一丝莫名的惆怅,是的,我不想长大,长大了,人的压力就多了,为了钱,为了虚无缥缈的金钱世界去奔波,其实我并不想这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