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我跟你玩命

    许志远结实的挨我一棍,他趴在地上。

    我的兄弟已经冲上前,将许志远几个兄弟都是打倒在地,一个个拿着手中的铁棍不断的抡打,牟足劲的打,连桌子都是倒了好几张。

    教室里如同炸了窝,女生们大喊大叫。

    我蹲下子,将许志远提了起来,我问他:“你告诉我,我媳妇呢?”

    许志远的一双眼已经肿到一起,他抿着嘴角,不住的冲我笑。

    “我草你妈。”我也急了,他完全就是在挑衅我,刘月是我的宝贝,她在我心目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我掐住许志远的脖子,推他到了墙角。

    我的弟兄们还在打地上的人,恨不得把他们的屎给打出来。

    “我再问你一遍,我媳妇呢?”我的眼睛血红,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已经到了绪的临界点,如果对方继续招惹我的话,我会绪失控。

    许志远眯缝着眼,仍然不说话。

    我掐着他的脖子,胳膊上的青筋暴起,死死的将他抵住。

    许志远开始剧烈的喘气,由于我的力道特别大,他的呼吸受到影响,双手想要挣脱开我的束缚,我大脑一片空白,手上的力道更是重了许多,我的手指甲嵌入他的里。

    这一刻,我已经失去自我。

    许志远剧烈的挣扎体,他的双腿不住的蹬地,两只眼睛也是泛起白眼。

    如果我继续掐下去,许志远绝对死翘翘。

    “嘭”我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我飞了出去,撞到旁边的暖瓶堆里,我倒在地上。

    我反应过来,然后转过子,就看到了塔峰,塔峰带着他的弟兄走进来,许志远躲到塔峰后,不住的用手摸着脖子。

    “你可有点过分了。”塔峰的脸sè不太好。

    他站在原地,给我一股无形的压力,我就感觉他像是一座塔,刚才那一脚我还记忆犹新,体就像是炮弹一样飞过来,塔峰的实力要比我强太多。

    我也不会怯场,我担心刘月。

    孙兆强他们都是跑过来,站在我的后,手里拎着铁棍,虎视眈眈的看着对面的人。

    我们同塔峰的人针锋相对,塔峰一脸的平静,我甩甩胳膊,朝前走一步:“许志远,我问你,我媳妇在什么地方?”

    现在我最关心的就是我媳妇,塔峰来了也不能阻止我。

    塔峰有些疑惑,显然他也知道刘月失踪的消息。

    “你什么意思?”塔峰冲我问。

    我伸出手一指后的许志远:“你给我问许志远,这小比不敢冲我来,他找我媳妇的麻烦,我告诉你塔峰,如果我媳妇有什么事,我跟你玩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谁也不怕谁。”

    塔峰皱着眉头,他转过:“志远,这事跟你有关?”

    许志远脸sè有些红,不过还是嚷嚷道:“峰哥,你听这小子挑拨离间,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动手?”

    “我rì你嘴。”我拽过孙兆强的铁棍,直接冲过去,我一个侧闪,躲过塔峰体,然后奔着许志远的脑门就是一棍子。

    棍子夹杂着威猛气势砸了下去,这要是砸中许志远的脑门,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过,我料想的结果并没有出现,塔峰的手攥住我的棍子:“杨光,咱们做什么事都得讲理,你现在没有证据,怎么诬陷我的人?”

    “没有证据?今早的时候有人看到我媳妇被他拉上车,昨晚那会,他也去高二找过小弟,让人家替他做事,这些不是证据吗?你还要什么证据?”我大吼道,整个人的脖子都是红了。

    塔峰被我嚷的眉头更是紧皱,他知道我不会拿这样的事开玩笑。

    “志远,你跟我说实话,这事是不是你干的?别骗我。”塔峰说得很慢,不过吐字清晰。

    许志远没有答话,低着脑袋,这下子不用多问,肯定就是他干的。

    塔峰的脸sè变得异常难看:“这事真是你干的?”

    许志远抬起脑袋,有些害怕:“峰哥,我错了,都是我一时冲动,你就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做傻事了,我发誓以后不耍yīn谋诡计。”

    我一脚就是踹到他的肚子上:“发你妈比的誓,你快点还我媳妇。”

    塔峰没有拦我,我一把扯起许志远:“我媳妇呢,你把我媳妇弄哪里去了?你这个狗rì的,有什么事冲我来啊?对个女人动手,你算什么玩意。”

    “你放心,刘月没事,他在我一个朋友家里。”许志远躺在地上,他冲我说,不过他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旁边的塔峰。

    我一把拽起他:“还不带我去,我现在就要见我媳妇。”

    许志远也不敢怠慢,他也知道自己错了,带着我们出学校,朝他朋友家里行去,张蕊她们也都接到消息跟过来,塔峰一直没说话,不过他也在车上。

    我们到了一个小区,这小区有些偏僻,不过环境不错,晚上睡觉的时候安静,一些老太太坐在楼下花园聊天。

    许志远带头到他朋友家里,拿出钥匙摸索的打开门,我迫不及待的冲进去,然后疯了似的去找刘月,我踹开一间又一间的门,终于在一间卧室内看到了刘月。

    她平躺在上,就跟睡着了一样。

    我跑过去,一把抱住她:“媳妇,你没事吧?媳妇,你吓死我了,我来救你了。”

    刘月没有回答,就像是睡死过去一样,我心里咯噔一下,跑去房门去找许志远:“我媳妇怎么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许志远咽了口吐沫:“她没事,我给她用了**,过几小时就能苏醒。”

    我一脚将他踹到一边:“你给我滚着。”

    许志远被我踹了一个骨碌子,我进去重新把刘月抱在上,检查了她的衣服,确定没有被许志远这个混蛋亵渎。

    我走出卧室的门,苏丹她们几个也是凑上前,她们也比较担心刘月。

    “咱们的事,以后再算。”我瞪了塔峰一眼,疾步的朝楼下走去,我不知道塔峰会怎么对许志远,我现在只关心我媳妇。

    一大群人,坐车回了学校,我们上车的时候吓了司机一跳,他还以为我们搞传销的。

    幸亏赵海的嘴比较厉害,把司机给说服,这才拉我们回去。

    到了学校,我招呼哥几个先回去,毕竟人已经找到。我有些感动:“哥几个,多的话也不说了,今天谢谢你们,真的感谢。”

    “光哥,你说什么呢?我们都是兄弟,只要大嫂没事就好。”孙兆强带头说道,高亭他们几个使劲点头,他们一脸的真挚。

    我笑笑:“嗯,知道了,你们先回去上课,不然一会老班该发飙了。”

    我们分道扬镳,我抱着刘月跑回女生宿舍,苏丹姐她们也是一直跟着我,嘴里不停的咒骂,将许志远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其实我心里也有气,你可以冲我来,可以群殴,可以yīn我,这是战术,我理解,但是你要对一个女孩子动手,我就不干了,江湖的事不能牵扯家人,这是道上的规矩。

    别看我们都是学生,对这一切特在乎,我们都是义气之人。

    现在许志远触碰我的逆鳞,这事完不了。

    我抱着刘月进了宿舍,苏丹她们给我开的门,我将她放在上,坐在她的边寸步不离,我想等刘月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我。

    苏丹拍拍我的肩膀:“行了,弟弟,不用过多担心,小月没事。”

    “就是,我不会让峰哥放过他。”旁边的张蕊生气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生气,平时闷sāo,我常见她跟苏丹几人笑过,却没见她生气。

    几个女孩一直陪在我旁,我让她们走,她们呆了会就走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也没回宿舍,就一直陪在刘月的左右,她寝室的女生特别老实,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个,中午连睡觉都不睡了。

    下午上课,我还是在这里守着,到了五点钟,刘月动了,她缓缓的睁开眼睛。

    我有些惊喜:“媳妇,你醒了?”

    刘月用手揉揉额头,她先是看了一眼宿舍,接着望向我,然后有些惊喜:“老公。”

    我上前一把抱住她:“媳妇,没事了没事了,你不用怕,我把你救出来了,现在有我在,我以后不许任何人欺负你。”

    刘月没有多言,只是紧紧的抱着我,我能感受她的感。

    我的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也许这就是患难见真吧。

    “媳妇,你渴了吧?”我问道。

    刘月点了点头,我给她拿着杯子倒了杯水,然后坐到她旁边:“你子还虚弱,来,我喂你。”

    我细心地将杯子放到她嘴边,刘月抿着小嘴喝,我觉得特别幸福。

    刘月看看我:“老公,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可能被绑架,都怪我不好,以后你跟着我可能还会受苦,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有些担心,出来混,有讲道义的人,同样也有不讲道义的存在。

    刘月抱着胳膊,冲我甜甜一笑:“没事,只要有你在我边,我就不怕。”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