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被阴

    “你给我出来。”我们班主任也急眼了,本来头发就不多,一生气,我觉得又是掉下来好几撮,班里的同学都是低着脑袋不说话。

    我跟着老班进了办公室,他坐在凳子上,一直瞪着我看。

    “老师,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被一个大老爷们盯着,我还是有些不舒服。

    老班猛的一拍课桌:“杨光,我问你,咱们班还容不容得下你?从你开学到现在,你违反了多少次纪律?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是不是以为没人治的了你?”

    我不吭声,任由老班继续发火,现在他正在气头上,我说再多的话只能让他越发生气,所幸不再理会他。

    老班戳了我的口一次:“平时也就罢了,现在你把高三的学长都给攮了,你是不是想捅破天?夏主任虽然留下你,但我告诉你,只要你在我班里,只要你在我教室,以后再让我知道你违纪,我当场开除你,谁都不好使。”

    他是真生气了,吼了我一节课。

    我安静的站在原地,也没跟老头计较。

    中午都下了课,老班还在喷我,吐沫星子喷了我一脸,我微眯着眼睛,想要用手去擦,去又不敢轻举妄动。

    “回去。”老班最后挥手。

    我如释重负,都说老师跟学生是天敌,这句话说得没错,我连吃饭的心都没了,去超市买了一包火腿肠,回了宿舍。

    高亭拿着暖瓶泡方便面吃,看到我进来,立马将暖瓶放下:“阳光,你回来了?咱们班主任怎么说,是不是要你滚蛋?”

    “没那么夸张,jǐng告我几句,我能理解。”我脱了鞋上,昨晚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今天又喝了那么多酒,脑袋有些疼。

    一边睡觉一边吃火腿肠,填补肚子空虚。

    我睡觉直接睡到下午放学,班主任也没找我,我想他是彻底放弃我了,只要以后我不干出炸掉学校的大事,他肯定不再管我。

    我觉得这样好,他省心,我也省心。

    翻了个,我刚要起,手机响了起来。我摸出来一看是刘月的电话,心里有些甜蜜:“喂,媳妇,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是不是想你老公了?”

    “想了,你赶紧过来接我吧,一会就吃饭去。”

    我笑笑:“必须的,媳妇,等我五分钟,哈哈。”我迅速的起,简单的洗刷一下,飞也似的冲下了男生宿舍。

    的力量是伟大的,他可以让人每天jīng神抖擞。

    我到了高三级部,来到她们教室门口,就看到刘月坐在位子上做试题,高三的课程比较紧,作业少了,不过学生的自觉xìng提高许多。

    “媳妇,我来了。”我冲进去,她班的留班人员都是好奇的看着我。

    现在我已经彻底在整个学校扬名,边的弟兄越来越多,我亦然成为高一的大哥,隐隐的,在学校内也是占据一席之地。

    刘月放下手中的笔,推我一把:“你嚷嚷什么,没看到我们同学都在认真学习吗?”

    “学什么习啊?现在休息时间,不能太拼了,媳妇,你要是没rì没夜的学习,我会心疼的。”我表认真,目光忧郁。

    刘月再次推我一把:“少贫你。”

    她站了起来,提着暖瓶,我们两个人一起朝餐厅走去。

    中学时代的,最美好的时刻便是一起在餐厅吃饭的时光,两个人意浓浓,让不少单男生红了眼。

    你一口,我一口,打骂俏,在这样的时光里,我都不想出来,就觉得这样过一辈子好,没有压力,没有烦恼,无忧无虑。

    不过有一件事让我很郁闷,就是在吃饭的时候,我经常会遇到一些我不认识而却认识我的人,他们见我面冲我笑,叫我光哥,我每次都要还以点头,次数多了,我觉得累。

    尤其是我跟刘月甜言蜜语的时候,猛的窜出一个跟我打招呼的人,心里郁闷。

    我觉得做大哥也不容易,起码没有了往rì平静的生活。

    刘月掏我一拳:“老公,你现在全校闻名,我们班一些男生还向我打听你,我真不知道是好是坏,心里怕的不行。”

    “怕什么啊?”

    “怕你走上不归路,怕你得罪更多的人,怕你出事。”刘月轻叹道。

    我揽过她的腰:“放心吧,媳妇,你老公我会注意安全。你也不用担心我,等我哪天彻底扛起咱们学校,打倒所有对手,就安全了。”

    刘月没再说话,不过脸上却是浓浓的担忧之sè。

    现在已经到了秋天,吃晚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昏黄的路灯打在上,不过很多地方却是黑乎乎的,学校的路灯不可能做到全方位的照顾。

    我牵着刘月的手,另一只胳膊拎着暖瓶,心里还是有点不对劲。我这个人的直觉特别准,一切没有发生却将要发生的大事,有时候我会感觉到。

    我整个人的心有些烦躁,刘月察觉到我的不对劲,侧过脸:“老公,怎么了?”

    “没事,没事。”为了不让刘月担心,我说。

    走了两步,我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走到实验楼这块,突然之间,我就看到前方窜过来四个人,手里拎着棍子,速度特别的快,直接朝我奔了过来。

    我一看就知道不好,一把将刘月推开,冲她喊道:“你给我走啊,媳妇,快走。”

    刘月被我推得差点跌倒在地,她还没有站起来,四个人已经冲我来了。

    我将手中的暖瓶扔了出去:“去你们大爷的。”

    现在这时候我也不能跑,刘月还在边,暖瓶飞出去,四个人躲开,血溅了一地,然后他们从四个方向将我包围住,我攥紧拳头,奔着其中一人就迎了上去,在一对多的况下,摁准一个人揍是最明智的选择。

    这男生一棍子撩了下来,我用胳膊一挡,往前一靠,一拳就是打在他的眼眶。

    他叫了一声,差点歪倒在地,我又是飞出一脚,他趴在了地上。

    我还要往前冲,这会另外三个人的棍子到了,他们一点都不客气,抡大力气朝我脑门上砸,砸的我脑门嗡嗡响,伸出手去挡,疼得我大喊两声撒开手。

    他们的棍子像雨点一样往下落,我没几下就蹲到地上。

    “狗东西,给我砸。”其中一人骂了句,又是抡了我几棍子,他蹦起来,一棍子差点将我抡趴下。

    这三个人都是狠角sè,他们连踹带砸,刚才被我踹倒的那人也凑上来,踹我几脚。

    刘月终于是站了起来,她眼圈通红,过来就想帮我,不过却被几个男生给甩到一旁,他们有是用棍子砸了我的脑门几下,才走掉。

    临走的时候,一个人踹我一脚:“以后给我消停点,不然还揍你。”

    他们小跑着子离开,我还能听到咒骂声。

    路上已经有不少围观的人了,而且人越来越多,就跟进了动物园一样,我就成了猴子。

    脑袋疼得不行,我捂着脑袋站起来,感觉额头上都蹭出血,这群小兔崽子,下手还真狠,我摇晃着子,这会刘月过来扶我。

    她的语气中带上哭腔:“老公,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

    说话间,她拿出手机就想给苏丹姐他们打电话,我阻止她:“干什么,媳妇,这么小的事,不至于搞得她们都知道。”

    我一笑,笑得很勉强,感觉有些窝囊。

    刘月听我的话把手机收起来,扶着我往前走:“老公,咱们去医务室包扎一下,他们那些人,怎么这么狠。”

    我没有回话,捂着额头,心里狠了心,别让我知道是谁yīn得我,不然让他们好看。

    简单的处理下伤口,我贴了块绷带,远远的望去,就像是一层狗皮膏药,而且这膏药是黑sè的。刘月把我送回班里,我很窝火。

    进了班,大家都是注意到我。

    这下子可不得了,整个教室都像是炸了窝,孙兆强他们大惊的跑过来:“光哥,光哥,怎么了?吃顿饭怎么搞成这样。”

    我有些气,在他们的簇拥下坐到凳子上,然后就把我遇袭的事告诉给他们。

    听完我的诉说,孙兆强猛的一拍桌子:“我cāo他妈,这是找事,光哥,你放心,这个仇咱们必须报回来,而且要狠狠的报。”

    “就是,光哥,这口气不能咽。”赵海嚷道。

    弟兄们都异常关心我,我点点头:“当务之急是查出干这些事的是什么人,我太窝火了。”

    曲波一靠子,拍拍脯:“光哥,交给我了,第二节晚自习之前,我肯定会查出来,只要是有人做,就一定有人担。”

    “那行,海子,你就多跑几趟。”

    眼看着快要上课,大家都是各回各位,刘月还是有点不放心吧,我摸摸她的脸:“好了,回去吧,我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那我回去了?”

    我微笑道:“回去吧,晚自习下课的时候我再去接你。”

    刘月走了,我摸摸额头,这模样有些拉风。旁边的小太妹看我一眼,托着下巴:“同桌,你真可怜,都毁容了。”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