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做事要高调

    刘月问我:“静玟找你还有事呢?”

    我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没事,没事,你别听他瞎说,怎么可能有事?啊哈,是不是啊,杨姐。”

    说话间,我不住的给杨静玟使眼sè,希望她不要将刚才我们的事讲出来,这个小sāo包,我要是不阻止她,她口无遮拦。

    到时候她发sāo没问题,要是让刘月知道了,我就完了。

    杨静玟笑一声:“没事,跟你们开玩笑。”

    我的心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会苏丹也是走到我的面前,她一脸的心疼:“小光,以后做什么事之前要动动脑子,别冲动。”

    “苏姐,我知道。”其实对于苏丹,我心中有着些许复杂的感。

    几个女生陪在我边,我笑笑:“好了,今个我请客,咱们下馆子。”

    杨静玟一乐:“当然,不是你请客还是我们请客啊?”

    我带着几个女生进了一家小馆子,用刘月的手机先是给孙兆强他们报了一个平安,我知道强子他们一定十分担心我,现在我平安无事,他们也就放了心。

    小馆子卫生不错,夫妇两个是老板,没有太多的熏心利益,我们找了一间包厢。

    坐在这里,有种家的感觉,几个女生也豪放,上来两提啤酒,她们跟我干了起来,那张蕊一直在角落,也没有说话,她属于那种闷sāo型的女孩,存在感不强。

    刘月在我旁边,一直抱着我的胳膊,我很幸福。

    我右边是杨静玟,她喝啤酒也猛,而且姿势优雅。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喝酒,杨静玟不住的看我,看得我一阵发毛。

    我感觉她对我有意思,都说女人有第六感,其实男人也有,我这种感觉特别的强烈,自从我跟刘月在一起了,杨静玟老是勾引我。

    我这么小,自制能力本来就不强,她一勾引,我就出神。

    尤其是她喝醉酒的时候,那眼神中眉飞sè舞的,把我的魂都给勾走,我有些不老实,下的腿伸到她的旁边,我同她紧紧的靠在一起。

    杨静玟也不动,就依着我的大腿。

    我心花怒放,嘴里喝着酒,不过下却不老实,我的腿不住的摩擦她的腿,感觉特别的刺激,我心想,这要是夏天就好了。

    夏天穿的少,到时候摩擦起来一定会很舒服。

    喝了好一会,刘月劝我少喝点,这时候的我已经彻底被杨静玟勾起来了。

    杨静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不行了,我得去厕所一趟。”

    她站起,转出了包厢,我也装作喝多的样子,站起来:“我也要小解一下,你们不用客气,继续喝,继续喝,不够咱们再要。”

    刘月一脸的担心:“老公,我扶你过去吧。”

    我摆摆手:“没事,我自己就好,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总不能进男厕吧。”

    刘月只好作罢,我走出包厢,追上杨静玟的步子,眼看着她要走进女厕所,我叫道:“小玟。”

    杨静玟站住子,看到是我的时候,嘴里一笑:“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小流氓。”

    我的心早已是痒痒了,也不管什么,我上去一搂她,就进了男厕,然后我把隔间的门给关上了,现在不是吃饭的点,人也不是很多,给我创造了极大地机会。

    只要杨静玟愿意让我发泄,我就能享受一番。

    “你把我的魂都给勾走了。”我抱住杨静玟,嘴里说,感觉她上的味道很香。

    杨静玟一笑:“我怎么勾走你的魂了?你不是有你们家的刘月吗?”

    我也不管她说什么了,她没有反抗,就说明我有机会,我伸进手,一下子就摸到了她的股,特别的爽,我不住的揉,杨静玟就想躲我。

    “小玟,你让我摸摸吧,你太完美了。”我嘴里叫道,另一只手伸进她的上

    杨静玟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她伸出手,挡住我另一只朝脯靠近的手掌,我都快要攀上文了,她轻声的说:“这样不好,小光,被刘月看到了,她会不高兴的。”

    我现在哪里还管刘月,这小sāo包勾引死我了。

    我的手不住的捏她股,都伸到里面去了,搞得我的手都湿了,我忍不住呻吟,另一只手还被她摁着,我想要动,杨静玟一把推开我:“呵呵,不老实,小流氓。”

    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站在原地,心里痒痒的不行,意犹未尽,就想把杨静玟的全脱个jīng光,但是我知道她没那么开放,我心里那叫一个恨啊,只能强忍住,等待有机会的时候进行下一步动作吧。

    回到包厢内,杨静玟又是妩媚的看了我一眼,我真有种将她就地正法的感觉,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做男人的底线,她真不把男人当sèlang。

    我觉得,要是把杨静玟放在古代,她肯定是祸国殃民的主,就算比不上貂蝉、妲己,也差不多,惑xìng太大了,一颦一笑之间,让整个男人沉沦。

    尤其是男人跟她上,那肯定舒服的要死。

    刘月一直在旁边喂我吃菜,我就感觉有些对不起她,人也是冷静了许多。

    我还敬了苏丹姐几杯酒,我永远也不会忘掉她对我的好,要不是因为她,也许我还任人欺负,也许我还过着黑暗的生活。

    苏丹姐也开心,我们两个都很有xìng质。

    今天喝得烂醉,学校那边,我父母都来了,他们花了点钱,算是把我留下了,我没去见我娘亲,我怕我妈拿着鞋底在学校里追我,我妈老厉害了,她一直相信棍棒之下出孝子。

    我迈着步子回了学校,结果一进班,就发现我的课桌没了。

    “小太妹,我的课桌呢?”我有些疑惑的问。

    小太妹见我回来,有些惊喜:“阳光,你可回来了,我真担心你。我还以为你被开除了呢,老班把你的课桌搬走了,他说这个班里容不下你。”

    我大怒,每个人都有学习的权利,他这是剥夺我学习的权利,要是放在革命时期,我一枪就崩了他。

    我嗷嗷一嗓子:“强子、海子,给我把讲桌搬过来。”

    孙兆强和赵海有些茫然,不过还是站了起来,他们又是叫了几个小弟,然后走到讲台上,在班里同学无比震惊的目光中,他们哼哧哼哧的把讲桌给我搬了下来,声势浩大,尘土飞扬。

    班里的人一声不吭,吓得都忘了说话。

    孙兆强抹了一把汗:“这讲桌还真重,我cāo他。”

    “光哥,小弟服你。”曲波叫道。

    我坐在凳子上,感觉讲桌很平坦,很大,把我的课本都放上去才占据一小个角落,旁边的小太妹早已经乐得不行,蹲在地上流眼泪,笑得很夸张。

    “大姐,你过来,这讲桌太大了,我自己用不了这么多,分你一半。”我认真的说。

    小太妹笑得坐到了地上:“哈哈,阳光,你乐死我了,哈哈。”

    我有些郁闷,摸摸自己的脸,看看教室的众人:“真的有这么好笑吗?我只是想好好学习而已。”

    孙兆强噗嗤一声也乐了,这会铃音响起,我们要上课了,我坐在凳子上,趴在讲桌上体验一下,感觉太舒适了,要是以后都用讲桌,睡觉睡到爽歪歪。

    我动了动,摸出课本,准备学习。

    我看到前面的赵海将子趴的特别低,恨不得钻进课桌里,我伸出手拽了他一把:“赵海,你把头趴的这么低干什么?我cāo。”

    赵海极不愿的转过脑袋:“光哥,不是我想把头趴这么低,主要是你太高调了,我压力山大,光哥,咱们低调点成不?”

    我一喜:“大点事,看你这点出息。”

    我冲小太妹挥挥手:“小太妹,过来,跟我坐在一起,我让你感受一下做老师的感觉,你玩手机也宽敞,很有派。”

    小太妹摇头:“你想死,别拉着我。”

    我看到他们都是一副躲我的样子,心中不住的叹息,多大的点事,他们至于这样吗?

    语文老师走了进来,他看到讲台上空一片,有些楞,接着他将目光望向台下的同学,就看到我安稳的坐在讲桌上,特别潇洒。

    他一惊:“杨光,你这是干什么?”

    我伸着脑袋:“没干嘛,老师,我学习。”

    “学习?有你这样学习的吗?你信不信我告诉你们班主任去?”语文老师有些生气。

    我懒得理他,趴下睡觉。

    语文老师甩门而去,我还能听到他的声音:“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难管教了...”

    我翻开第八页,滋滋有味的读书,班里的同学都是小心翼翼的看我,沉了一会,我听到教室外面有喧闹,然后就看到老班气势汹汹的走进来。

    他暴怒:“杨光,谁让你把讲桌搬到后面去的?”

    我很无辜,不就是学个习吗?这么难?我开口说:“老师,是我自己搬过来的,我想要认真学习,你不让我学习,我只能采取自己的手段去学习,因为我有学习的权利,你要是剥夺我学习的权利,我就会告你,到时候让教育局开除你。”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