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小太妹

    次rì回到班里,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所有男生都用非常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把我看着一阵不好意思,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

    我坐到位子上,看着前低着头做题的李梦梦,心里不是滋味,要是放在原来的时候,看到我进来她一定会跟我打招呼,我们两个会闹一会,可是现在不可能了。

    我长长的叹息一声,问世间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高亭捂着嘴偷乐,我缓缓的转过脑袋,冲他竖起一个中指。

    “阳光,现在你在我们高一级部,不对,是在咱们学校都已经扬名了,虽然有的人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都知道你在女生宿舍楼下求,太拉风了。”高亭嘴里不住的念叨。

    我懒得去理会他,本来以为自己的chūn天来了,结果chūn天没到已是冬天,我被深深的寒冷所覆盖。

    上课了,我也没心听讲,一个人不住的转动手中的笔,整整一天的时间,我发现李梦梦变得老实许多,她也不理我,一个劲的学习,偶尔目光接触,她也是迅速的离开,就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我受不了她对我的冷淡,即便是做不成侣,也不至于这样吧?

    伸出手捅了她一下,李梦梦还是将子转过来,我看到旁边的高亭一直在关注我,他密切的注视我们两人,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有事吗?”李梦梦很冷淡,已是失去了往rì的

    虽然我已经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但当我亲耳听到李梦梦的话,心里还是忍不住一痛,都说女人是绝的动物,这句话说得真对。

    我装作平静的模样:“梦梦,你不必这样对我,咱们还是同学。”

    李梦梦用手拨了拨额前的秀发:“我知道,我们是同学,所以平时没事的时候还是学习的好,对了,你别叫我梦梦了,叫我李梦梦吧。”

    话音落下,她便转过子。

    我心里一阵发堵,旁边的高亭偷偷的看我一眼,并没有多说话,我想他也能够理解我此时的心

    第二天,李梦梦还是这样子对我,特别的冷淡,我就感觉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尴尬,我觉得我上课都不自在,浑没有一点动力。

    我心里不舒服,一气之下就换了位。

    你不是不理我吗?我走还不成吗?打扰你老人家了。

    那会我们班里的学生已经彻底接受我,也不再像往常那么勉强,而宋晓却被孤立,到最后,就连刘俊杰也不理他了,每次我都是看他一个人落寞的趴在桌子上,也不言语,像变了一个人。

    我知道他是在自暴自弃,他也是变得沉默寡言,很少见他笑,每次他笑的时候一看到我,然后脸sè就黯淡下来。我并没有同他,这些都是因果循环,他当年种下因,现在到了收获果的时候。

    我跟教室后面的孙兆强换了位,孙兆强一脸的激动,他自己一桌,特别的想要调位,同班主任反应多次都没能成功,现在我满足了他这个心愿,他恨不得抱抱我。

    “你打住,我不搞基。”我阻止道。

    说到孙兆强,这孩子也是朵奇葩,外表比较有书生气质,不过骨子里很猥琐,这些从我们以后的交往中就能看出来。

    孙兆强搓搓手:“光哥,你先安着,我去也。”

    他生怕我反悔似的,拉着凳子就跟高亭一桌了,我叹息的摇摇头,哥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坐着,很好很强大,上课的时候睡的香,下课的时候玩的爽,偶尔带上耳机听个音乐,生活颇为惬意。

    就这样,我彻底的在后面安了家。

    慢慢的,我也有了几个哥们,高亭、孙兆强还有我前面的赵海,我们几人成为了一个小的集团,我也渐渐体会到了兄弟之间的意。

    每当我想起自己这一连串的遭遇,都会唏嘘不已,每个人都是一本连续剧啊,有哭有笑有甜有酸。

    李梦梦彻底的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我很少再去想她。

    不过,现在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烦扰着我,就是自从我摸了刘月之后,做梦的时候经常会梦到她,这点让我很费解。

    我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过她还是经常在我的梦中出现,搞得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到了白天,我也开始想她,唉,我一次次的问自己,杨光,你不能这个样子,你是一个专的人,不能想别的女孩。

    说实话,我也不想,咳咳,但是青chūn期的我控制不住。

    rì子一天天的过着,我生活的很开心。

    这天,我们班还在上音乐课,音乐老师没来,然后我们班乱个不停,这会教室的门开了,就看到我们班主任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我们都是吓得一哆嗦,这老班神出鬼没。

    老班捧着个小啤酒肚,也没生气,两只手拍了拍,我们班里彻底安静下来。他清了清嗓子,冲着我们说道:“同学们,我们班里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

    我还没反应过来,班里响起了烈般的掌声,然后我就看到一个穿着小短裤、黑sè外的女孩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女孩长得比较雅致,秀气的琼鼻,樱桃小嘴,翘翘的股,淑女啊。

    我们班的男生都是张大了眼睛,恨不得把这女孩的衣服给脱了。

    男生更加烈的鼓掌,如果不是班主任制止住大家的,我想他们很有可能会把自己的手给拍下来。

    女孩很自然,一点也不害羞,她扭着小股来到讲台上,然后一脸微笑的看着大家:“你们好,我叫周甜甜,以后多多指教。”

    前的赵海把脑袋转过来:“光哥,正点啊,这妞简直是极品。”

    我很是鄙视的望了一眼赵海,太没出息了,不就是一个美女吗?至于不?

    想到这里,我站了起来,拍拍我边的位子:“美女美女,过来坐吧,我这里还有位子呢,我这个人希望助人为乐,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班里的人瞬间将目光投向我,我看到前的赵海,一脸更鄙视的目光望向我,当然,我压根就不去理会他,美女在场,更多的是关注美女了。

    我现在发现美女对人有很多益处,长时间跟美女交往会使人心健康,这种愉悦的感觉是油然而生的,不知不觉间完成。

    老班吼了一嗓子:“杨光,出什么洋相,给我坐下。”

    我看到周甜甜看了我一眼,眨眨眼睛。

    班主任的话我还是要听的,悻悻的坐下。

    接着老班指了指我边的位子,对旁边的美女说道:“周甜甜,你先到杨光边坐着吧,等到下次调位的时候我再给你安排。”

    这一刻,我发现我们班主任特别伟大,我心中暗暗发誓:老班,你放心吧,等我以后有钱了,绝对把你脱发的毛病给治好,让你重振男人雄风。

    周甜甜点点头,提着她的小包就到了我旁边,还冲我笑了笑。

    笑容真甜,就跟她名字一样。

    我看到班里很多男生都是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投向我,我享受这样的感觉,我下意识的看了李梦梦一眼,发现她还在埋头学习,根本就不关注我,我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就感觉自己做了这么多白做了,压根就没引起人家注意。

    幸亏边多了个美女,慰藉一下我那受伤的心灵。

    周甜甜也算是个美女了,起码同李梦梦各有千秋。

    本来我以为我的好rì子来了,我将会跟同桌小美女共创美好未来,结果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她不是美女,是个小太妹。

    不仅仅我这么觉得,就连赵海也是一个劲的点头,现在他见到小太妹,就像是耗子见了猫,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小太妹欠着子,掐了我的胳膊一下子:“杨光,你看你个样呗。”

    你看你个样呗,这是小太妹的口头禅,不管跟谁闹,她都喜欢说这句话,如果有一天你走在校园路上,听到一个女孩张口就骂你看你个样呗,你不用怀疑,这人就是小太妹。

    小太妹的这句话可谓是深入我的脑海,这辈子我都无法忘记,纵使下去好几年,我仍记忆犹新。小太妹很洒脱,也没心机,没心没肺的快乐生活,有时候看到她我就想起一个动物:小猪。

    当然,我没敢说出口,我怕小太妹发飙,小太妹发起飙来,谁也挡不住,我很无奈,天天被她掐着玩,这娘们太狠了。

    尤其是上课睡觉的时候,我战战兢兢,因为我睡觉的时候胳膊会忍不住的朝她那动,一旦过了界,她就掐我,掐我的大腿,而且是毫无顾忌的掐,接触到我的小兄弟,每次我都痛并快乐着。

    我开始后悔当初跟她一桌,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啊。我一脸的苦涩:“大姐,你淑女一点行不?”

    “姑nǎinǎi我干嘛就干嘛,你管我啊?”小太妹拿出镜子,然后用手抚摸她的眉毛,接着侧过脸,不屑的打量我:“你看你个样呗。”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