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扛下来

    “没关系,苏姐,我自己扛。”我拍拍脯。

    本来这件事就是因我而起,我不想再去连累苏姐,这次苏姐为了我去牵就小四,差点就犯了一个让我抱恨的事

    明天不就是约点吗?不就是打架吗?有种揍死我,反正我能扛,因为我认识了苏姐,认识了小鱼哥,这些就足够了。

    苏丹望着我,没再说话,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写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去找塔峰啊?塔峰既然能够在小四手中救下苏姐,也能够帮我。这一点我要解释一下,塔峰来救苏姐是因为张蕊的缘故,如果再让塔峰来帮我,他肯定不会这么去做。

    毕竟,我们关系并不深。

    晚上回了宿舍,我躺在上就在考虑明天的对策,我想了无数个同瘸子相斗的可能,但是我绝对没有想到,明天的结果令我大吃一惊。

    我辗转反侧,高亭也是注意到我的异样。

    我俩脑袋对着脑袋,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够听到,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睡觉,在梦里的时候高亭说梦话,你们绝对猜不出来他梦里说什么。

    尼玛,高亭在梦里竟然背九九乘法表,我差点都哭了,太霸气,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一三得三...硬是让他背了半个晚上。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对于高亭的崇拜,就如同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高亭伸过脑袋:“阳光,怎么了?”

    阳光是高亭对于我的称呼。我叹息一声,就把明天跟瘸子约点的事告诉给了高亭,高亭一怔:“宋晓还想办你?我还以为他停手了呢。”

    “停手,可能吗?”我自嘲的摇摇头,要是让宋晓停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除非我再次回到从前,再次被他打得玩,不然他决不罢休。

    今晚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我们周末zì yóu,教室开放,可以上自习,而且自习也会有老师不断的巡查,有好多自觉的同学都是去上课,走读生就回家等到周一再来。

    当然,我们也可以回家,不过学习竞争那么激烈,很多同学都是一个月回家一次。

    下午的时候,宋晓就跟刘俊杰大摇大摆的朝我走来,也许是有了靠山,他们两个明显有些高姿态。宋晓一指我:“待会后cāo场排球场见,我们瘸子哥等着你,随便叫人,瘸子哥都担着。”

    刘俊杰手里转动着打火机:“没错,杨光,你给我记住了,这个七班,不是你的天下。”

    我平静的看着他们两人,笑着点点头。

    他们两个抱着脑袋走了,应该是去找铁哥他们去了。

    我也不闲着,去宿舍把我的砍刀拿在手中,昨天救完人,砍刀被小鱼哥捡了回来,我攥着手中的砍刀,目光一凝,今天有可能是场恶战。

    但是我不怕,相反,我竟然有种兴奋的感觉,这在我上以前是找不到的。

    我将砍刀藏在外里,然后溜出宿舍楼,就要往排球场走去。

    这会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苏丹的电话,我不想接,最后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不出我的意料,苏姐想要过来帮我,我拒绝了,但是苏姐特别的强烈要求,如果我不等她,她就再也不理我,没办法,我只好妥协。

    我坐在花坛这边,静静的等待。

    过了一会,我听见小鱼喊我,抬起头,就看到远处一波人,大概十来个,都是小鱼的兄弟,在小鱼的旁边,是我苏姐。

    苏姐的出现让我莫名感动,她为了我还是来了。

    我强忍住感,笑脸说道:“苏姐、小鱼哥,你们都来了。”

    小鱼上来掏了我一拳:“怎么?还想背着我们两个自己扛下来?行啊,小光,我觉得你有前途,告别了自己的过去。”

    我笑着耸耸肩,开心。

    苏姐走到我的近前,扫我一眼:“是不是翅膀硬了,想单飞?”

    “哪有,没有的事。”我嬉笑道。

    这时候,砍刀从外里滑落下来,本来大家有说有笑,当看到我的砍刀时不说话了,小鱼最先反应过来,笑骂一声:“行,小光,你鱼哥还是小看你了,你拿着砍刀去找瘸子,有魄力。”

    说话间,还举起大拇指冲我扬了扬,后的人也是对我咋舌。

    我一脸的迷惑:“小鱼哥,怎么回事?难道我不能拿砍刀吗?”

    小鱼摇摇头,将我的砍刀藏在花坛中:“砍刀就别拿了,今天咱们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过去就是想博个面子,希望他放你一马,如果你带着砍刀去,那xìng质立马不一样。”

    我似懂非懂,苏姐上来拍拍我:“行了,小光,一会你跟着我就行,我不会让你吃亏。”

    就这样,我们一行十来个人朝排球场走去,边有了人,我的底气也足了。

    经过主席台,远远地,我们就看到排球场大约三十来口子人,人不少,一个个或是坐着、或是站着、或者吸烟、或是打闹...

    我看到宋晓他们,正在铁哥的旁蹲着。

    在铁哥的前面,是一个穿黑sè上衣的人,头戴着一个帽子,整个人略显消瘦,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瘸子。

    学校三个老大,塔峰和瘸子我已经见到了,最后一个是火山,我没有见到过,听说也是个猛人。

    我们的到来显然引起他们的注意,三十多口子人都是凑到一起,一个个朝我们涌了过来,我看到宋晓一脸的兴奋,想必他也知道我这次怕是完蛋了。

    见到如此大的场面,我有些紧张。

    旁边的苏丹拍拍我肩膀:“没事,有你苏姐呢。”

    我看看苏姐,她的侧脸给我安定。

    小鱼哥挡在我们的前,很快的停住子。我们十号人,对面三十多口子人,要是打起来,我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瘸子还在地上蹲着,这会他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朝前方走来。

    我注意到瘸子的腿,真的瘸了,这一点对我的触动比较大,没想到学校三个老大之一的瘸子竟然腿真有毛病。

    他的速度不快,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并没有小看他。

    三十多口子人给他让开了一条路,瘸子走过来。

    他整理了一下帽子,并没有看我,而是将目光投向苏丹:“怎么?一个高一的小朋友,竟然把你给惊动了,丹丹同学,你想跟我作对啊?”

    苏丹朝前一步走:“我没想过跟你怎样,我希望咱们这事到此为止,放我弟弟一马。”

    一旁的小鱼也是点点头,瘸子没有说话,这时候他边的老铁开口了,他一指我:“放人?你们纯属放,打了我表弟,这事不算完。”

    苏丹眉头微皱,她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蛮横不讲理。

    瘸子一脸的戏谑,那嘴角差点掉下来。

    场上有些沉默,苏丹再次出口:“瘸子,咱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放过我弟,就当是给我们体育队一个面子。”

    “呵呵。”瘸子笑了,他的肩膀抖动。

    他一撇嘴:“体育队?丹丹同学,不是我笑话你,你能代表体育队?要是你能代表体育队的话,今天来跟我谈的就不是你了,而是火山。”

    我心中一惊,这火山很有可能是体育队的老大。

    苏丹咬着嘴唇没有说话,显然,瘸子的话戳中要点。

    瘸子再次一笑:“当然,我也不是那种蛮横不讲理的人,你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你让你弟弟道个歉,赔个两三千就好。”

    二三千?我心里再次波澜起伏,二三千块钱,对于我们没有任何收入的高中生而言,却是不小数字,当然,你可以说家里有钱,但是你敢跟家里要这么多钱吗?而且要的这些钱竟然是为了赔钱。

    我当然不敢,可是边的苏丹竟然在犹豫。

    她犹豫就说明她想要答应,我心下再次不安,望向不远处的宋晓,就看到他强忍着笑容,眉飞sè舞,那两只眉毛差点飞出来。

    苏丹抬起脑袋:“没有别的解决方法?”

    “没有。”

    小鱼站在旁边,他没有说话,他的份还不能跟瘸子谈。

    我们正在犹豫间,这时候,瘸子将眉毛一挑,望向出口的地方,有些微笑:“呵呵,我想今天你们不仅仅是赔三千那么简单,小四来了。”

    话音落下,我转过子,果然,我看到小四带着几个人朝我们走来。

    我心里那叫一个恨,现在真是天要灭我,苏丹一拉我,将我牢牢的护着,她也是感觉到冲我而来的危险。

    小四一脸云淡风轻的走过来,瘸子跟他打招呼,两个人就像是老朋友一样。

    我的心深深的沉了下去,一个瘸子,已经让我束手无策,现在加上一个小四,我不知道自己怎么逃过今天这一劫。

    小四斜着子,将目光投向我,我暗道一声不好。

    这会小四伸出手指了指我,冲着瘸子道:“这个人,我保了。”

    哈?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小鱼也是一脸的震惊,就连那瘸子,也是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小子,我保了。”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