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噩梦初中

    我叫杨光,初中的时候,是一个xìng格内向的学生。

    每天总是往返于教室、宿舍、厕所之间,三点一线,因为老妈曾经说过,只要我认真学习,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以后前途一片光明。

    我心中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已经到了青chūn期,叛逆的年龄,但我还是像乖乖男一样,每次都拿班里的前几名,街坊邻居都在背地里夸我。

    我一直都是父母的骄傲,老师也喜欢我。

    原来我以为我会一直平静的生活下去,直到进入重点高中,考入名牌大学,做个有成就的小老板,到时候开着跑车泡个妞,进个夜店,做个富一代,潇洒过一生。

    为了这个目标,我对于学习那是无限狂,我知道在这个残酷的社会生存下去,必须有钱,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成长轨迹。

    那时候班主任为了提高班里的整体成绩,就安排优生和差生一桌,美曰其名是辅导差生功课,让他们能够追上班里的学习进度。

    不可否认,这种方法十分有效,对于一些脑子反应慢但想好好学习的差生而言,这无疑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捷径,私底下加加灶,成绩也不至于烂的太过离谱。

    只是我的运气不好,我的同桌是班里的刺头,宋晓。

    这孩子是我们级部的一霸,在我们级部小有名气,打架特别狠。

    他讨厌学习,上课的时候经常睡觉,我跟他一桌之后,他从来都没有问过我任何问题,每次考试都是个位数,其实我想帮他,我知道父母不容易,大家都是农村出生,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好好学习,以后有个好的出路。

    虽然我极力的想要帮他,但是宋晓却一点都不领,他仍然过着他的小rì子,天天迟到早退,夜不归宿去网吧。

    我更多的时候看到他一个劲的看小说,跟班里的美女打打闹闹,一下课就跑到教室的最后面,跟几个以他马首是瞻的学生在一起,疯疯癫癫的玩闹,不顾周围人的目光。

    偶尔有几个目光注意到他们,他们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可得意的,也许是为了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吧。

    有时候我去厕所,也会看到他在厕所的角落吸烟,同那些高年级的学生有说有笑,他笑得很大声,肆无忌惮。

    那次期中考试,我和他是一排。

    第二场考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感觉脖子被人狠狠的砸了一下,我抬起头,就看到宋晓冲我挤眉弄眼,他再次将一个纸团投了过来,那嘴型我看的很清楚,意思是让我把题的答案告诉他。

    我想他当时一定想的很好,抄我的题,然后考个不错的成绩。

    脑海中的思路被他打断,我心里有些烦躁,而且这是期中考试,班主任曾不止一次的强调过,如果谁作弊的话,他就会严肃处理。

    我一想,害怕把家长叫到学校,也就算了,自己做自己的试卷,不再去理会宋晓。

    宋晓见我不理会他,他的脸sè渐渐变了下来,用力的瞪了我几眼,他气得一拍卷子,还被监考老师教育了几句,我不敢去看他,仍旧自顾自的做题,争取在级部也拿个好名次。

    整整一个期中考试,他都没有再继续打扰我,也不做题,都是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大觉,到了收卷时刻,随便一挥,把选择题都蒙上。

    考完试下午放学,我收拾书包回家,周围的学生都在议论关于期中考试的题目,有的同学很兴奋,有的则是忧心忡忡。

    这时候宋晓摇晃着子走了进来,他来到我面前,在我抬起脑袋看他的时候,一巴掌就是扇到了我的脸上,那一巴掌特别响,而且毫无征兆,我当时就懵在原地,一时之间也忘了还手。

    “小子,我告诉你,抄你的题是给你脸,你别给你脸不要脸,听到没?”我能看到宋晓的大黄牙,一咧嘴,特别的恶心。

    也许是气不过,宋晓再次掏了我一拳:“记住,以后老实点,不然剥下你的皮。”

    他打完我,就感觉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举起手:“哎,走了走了,一会哥几个去梦,老子还没玩痛快。”

    几个跟他一起的小弟都是纷纷起哄,经过我的时候还下意识的撞了我一下,差点将我撞个趔趄,等他们走了,班里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我感觉整个脸蛋烧得通红,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班里的学生,发现他们的目光特别异样,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我是个敏感的人,拉着书包便跑出教室,左边的脸此时已经肿了,我的牙一动特别不舒服。

    那会我也不敢告诉老师,更不敢去找宋晓报仇,我打不过他,也没有人,怎么报复?我只能忍气吞声,心中暗暗想道:以后就躲得他远一点。

    想法虽好,可是在余下三年初中的生活中,我的噩梦来了,而且我险些自杀。

    自从宋晓把我揍了之后,我就感觉我在班里抬不起头来,走到哪里,都是感觉他们用异样的眼神看我,虽然我极力的表现出微笑状态,极力的处好跟其他同学的关系,可是心底却深深的沉了下去,每次都笑得那么勉强。

    上课的时候,宋晓总是喜欢踹我的凳子,把我的凳子腿踹下来,每次我站起回答问题,他总是悄悄的把我凳子拉开,等到我坐下的时候,咣当一声,摔了个底朝天。

    班里的同学大声的笑我,老师无奈的摇头。

    我喝水的杯子里,每次都会被偷偷的洒进粉笔面,有几次,我难受的肚子一阵绞痛,他们不止不放过我的杯子,连我的暖瓶都不放过,很多次,他们都把我的暖瓶踢的玩,而我每次都看着他们嚣张的笑容,看着那可怜兮兮在空中飞舞的暖瓶皮。

    班里一旦有说话的人,班长也不管是谁,总愿意去喊我的名字,那时候每个班有工作rì值,违反纪律的名单每次都有我。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觉得我好欺负吗?

    晚上回到宿舍,我的枕头也是被他们悄悄的藏到柜子里,我找不到,只能抱着我的被子睡觉,脑袋底下垫几本书。

    蜷缩在被子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偷偷的抹眼泪,我不知道这样的rì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想要反抗,但是再被暴打一次后便屈服了,我没有办法,我气我自己,急的我一个劲的咬嘴哭。

    到后来,甚至认识宋晓的人都知道我了,在级部里,坏孩子不少,他们见到我的时候总是朝我要钱,不给钱的时候就搜我,要是没有还好,一旦发现有钱,就狠狠的打我,在厕所里打我,也不顾到底有多少人。

    不怕你们笑话,那时候我都是偷偷的把钱放在内裤的夹层里,吃饭的时候再偷偷摸出来。

    我的成绩一落千丈,到了班里的二十多名,父母失望的目光,老师叹息的模样,邻里之间背地里戳脊梁骨,让我在本该活力四shè的年纪,变得沉默寡言,变得特别自卑。

    我变得特别没有安全感,任何一丝温暖都会狠狠的抓住。

    我总感觉老天毁了我半辈子,那种感觉特别强烈。

    不过,我心中还有一丝希望,就是希望我快点升入高中,高中是在市里上学,如果我考上重点高中,换了新的环境,我就再也不用受欺负了。

    最后一年,我像拼了一样,好好的学习,就差秉烛夜学了,终于在中考的时候取得了级部第十的名次,以傲人的成绩考入市里一中。

    那一刻,我喜极而泣,就感觉忍耐了这么多年的屈服终于可以重新生活了,我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时我这辈子笑得最开心的时候。

    返校拿通知书的那天,我感觉我的心前所未有的好,连路边的鸟儿都是在喜悦的鸣叫。

    转过花坛时,我就看到了宋晓一伙人。

    我装作没看见的模样,转就想绕路走,这时候远处的一个孩子喊了我一声,我为了面子,还是转走了过去,深吸一口气,我尽量将心中的紧张收回去。

    宋晓斜靠在路灯的杆子上,冲我扬扬下巴:“吆,这不是我们班的软柿子吗?怎么?现在软柿子要进化了不成?”

    “哈哈。”旁边的几个人都是哈哈大笑。

    宋晓朝前两步走,来到我的边,他一把将我的肩膀搂住,趴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小杨子,我告诉你,别以为毕业了你就得意,别以为升入高中就可以忘掉过去,咱们等着瞧,到时候我肯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说完这句话,一把将我推开,迈着步子回到他的兄弟边。

    我望着他们进了教学楼,自己站在原地却像是傻了一样,我的心里特别的难受,就害怕宋晓今rì讲的话里有话,我的心已经很累了,我只想过普普通通的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致我们年少轻狂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