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筑元之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第二十四章筑元之成

    这无字天书似乎通人xìng一样,感觉到柴卿心里所想,光亮更加明了,开始发出嗡嗡嗡的响声,柴卿惶恐的扭头看了一眼锦容,生怕他这里的异响异象吵醒锦容,锦容还是一如既往地睡得安然,看来锦容今天修炼入虚之等境耗费了不少jīng力。

    无字天书也感觉到了柴卿害怕吵醒锦容,在柴卿扭头的时候停止了嗡嗡嗡的响声,发出的光亮也收敛了不少。

    这一举动让柴卿心中对无字天书很是喜,好像这无字天书并不是一块铜片,而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生灵,知道你心中所想。

    反正此时也没事干,坐着也是坐着,不如试试炼气,自从上次柴卿试着修炼筑元之法后柴卿在心底就一直认为自己是可以炼气的,虽然太爷柴重明说自己是瓷骨玉血难以筑元,但柴卿就是不信邪,偏要试一下。

    想到就做,柴卿盘坐在地上,将铜片放到一边,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吐纳,开始念动炼气口诀。

    “有乾坤,命无繁重,气在游转,已四浮空。”因为一件修炼过一次,所以柴卿对筑元之法的反应也习惯了,体内的真气听到口诀,口一股能量传来,引导着真气在体内来回游转,到达体的每一个地方,上至头皮,下至脚尖都能感觉到这股真气呼啸而来,席卷而去,如果秋天大风扫过落叶满地的土地。

    如同上次一样,柴卿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体越来越轻,开始腾空离开地面,体的温度也越来越,炼丹房内本来温度就高,这一下柴卿的到一个高点,好在柴卿的意识比较模糊,也很难感觉到痛苦,要不非折磨死他不可。

    随着体温的高,皮肤上的毛孔开始变大,体内的血液沸腾,重重的真气带着从体各处清理而来的污垢混入血液,然后又变得如同开始一般干净轻盈,又去被从口传来的能量引导到各处,如此反复。

    血液藏污纳垢,滞留了真气带来的体内污垢,随着体温度的升高开始奔涌地从皮肤的的毛孔涌出,柴卿就只觉得浑黏糊,出了一的汗,大约持续了一个时辰,柴卿温度开始回复正常,漂浮在空中的体也开始缓缓落在地上。

    柴卿睁开眼,长呼一口气,他解开衬衣,果真还是如同上次一样,皮肤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白sè颗粒,只是这次比上次少了很多,不必上次那么密集,数量也没那么多,颗粒的颜sè与大小也较之上次更加洁白与袖珍。

    “这可以是什么东西?”柴卿心中纳闷,百思不得其解,他突然看到放在地上的无字天书,心想无字天书这么通人xìng,还是天书,知道的一定很多,所以尝试地拿起无字天书,无字天书发出光亮,表示已经于柴卿心境相通,柴卿心中默默想着体上的白sè细小颗粒,无字天书感召到了柴卿心中的想法,嗡地响了一,柴卿赶紧看了一眼无字天书,天书上浮现出两个大字。

    “玉血。”

    柴卿豁然顿悟,自己是瓷骨玉血体质,体内的血液带出来的污垢估计就是玉血的污垢,所以是白sè坚硬的小颗粒,理解通了这个问题,柴卿决定开始下一步,筑元之法的后一段。

    无字天书感召到柴卿心境后开始浮现出筑元之法后半段的口诀。这是柴卿第一次见到无字天书的时候无字天书所浮现的字。

    “天地为灵,rì月为媒,炎寒交替,筑之为元。”

    柴卿不假思索,开始盘坐好,闭上眼睛,念动口诀,体内真气再次浮动,口也出现了能量,这些与修炼之法前半段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口诀念完很久,柴卿体的反应也仅限于此。

    “应该是时间还不到,我再等等。”柴卿安慰自己,接着重复的念着口诀,如此重复口诀几十遍,体的反应也还只是真气流动,并没有别的,柴卿开始焦,他散去真气,心中想应该自己哪里有问题,要不不会这样。

    他默念口诀:“天地为灵,rì月为媒,炎寒交替,筑之为元。”

    “天地为灵!”柴卿突然想到第一次太爷柴重明教他筑元之法的况,柴卿顿悟道:“石墩。”柴卿一为兴奋,差点喊了出来。

    “对了一定是玉石墩,太爷说石墩是宝物,耐金翁深山里面开采的千年宝玉所制,有着上千年的天地灵气。”

    “可是这个rì月为媒又怎么解释,那次是白天,可现在是夜晚,只有月亮。”柴卿心中虽然在嘀咕这个,但想到天地为灵的兴奋已经让他考虑不了那么多了,柴卿小心翼翼的站起子,把无字天书往怀中一揣,慢手慢脚害离开炼丹房,他小心翼翼的关门,害怕打扰到熟睡的锦容。

    他循着微弱的月光小跑来到后院,此时天气寒冷,冬雾开始迷茫,后院松树上已经结出了露珠,玉石墩也布满一层露水,反shè着月光,让玉石墩格外明亮,柴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股坐了上去,盘坐调整好姿势,就开始念动口诀。

    “天地为灵,rì月为媒,炎寒交替,筑之为元。”

    口涌现的能量引导体内的真气来回游转,只是这次与原先的不一样,原先是真气由内而外,游转全,最后汇聚到皮肤处,而这次却是真气由外而内。

    虽然体并没有发,可是柴卿也感觉到自己的皮肤毛孔越来越大,柴卿觉得寒冷,因为一股股的寒气从柴卿的毛孔进入体内,尤其是自己坐着的玉石墩处,让柴卿感觉自己是坐在一块冰块上的,不断的冒着寒气进入柴卿体内。

    “这应该就是天地的灵气吧。“柴卿心想。

    寒气进入体内后,被血液所包裹,进入的寒气越来越多,柴卿觉得自己越来越重,就好像冬rì里浸过冷水的棉袄,十分的笨重,真气混入血液,带动着寒气到达体的各个部分,随着带入体内的寒气越来越多,柴卿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冷,越来越重。

    “这应该就是炎寒交替吧,前半段是炎,把体内的污垢由内而外排除,为后半段天地灵气的进入留下空地。“

    想到这里,柴卿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没错,便专心练气,此时他的周围涌动着层层光芒,柴卿看不到,不然一定会惊讶,自己似乎变成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月光都被吸到了自己前,他体发亮,而离他不远处的地方确实一种极致的黑暗,这黑暗将发亮的柴卿包裹起来,这居然是一个结界。

    “天地为灵,rì月为媒,炎寒交替,筑之为元。”

    柴卿一不小心遗留了一句rì月为媒,却让这无心之失帮助了他一臂之力,道家炼气分为rì月两派,其中rì派居多,相对太爷柴重明与锦容的rì派一年为一周的修炼,月派修炼时间短,一月为一周,正是这样,柴卿才会远超太爷柴重明也锦容成仙,但也正是这样,才让他成仙的道路上心魔不断。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