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无字天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新人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支持,十月份开始每天两更,书评区好冷清,大家去提点建议么,嘻嘻。

    第二十四章无字天书

    柴卿随着锦容的手指看向那个道然仙炉,生火这些的粗活柴卿在柴家庄的时候从未做过,虽然只是武门,但柴家庄在冀州也好歹是五大山庄之一,柴卿还是家里的小儿,母亲梅元香又非常疼他,在家里丫鬟家丁前呼后拥,让柴卿一直过得养尊处优的生活。

    “可是师姐,我不会生火。”柴卿看完炼丹炉又看回锦容,无奈地说道。

    听到这话,锦容翻动炼丹书的动作停了下来,把视线从炼丹书上收回,上下检视着柴卿,柴卿从来到太爷柴重明的洞府之后就一直表现出唯唯诺诺的感觉,这让锦容很不爽,她虽然没见过多少武门子弟,但记忆中所见到的武门子弟都是五大三粗,风风火火的,而柴卿就像一个例外,他什么都不会做,xìng格又懦弱怕事,像娘们一样。

    “你真是一个废物。”锦容佯装很生气,用力往后推了一下柴卿,柴卿一下往后退了一步,锦容走到炼丹炉前,掏出打火石,蹲在地上往仙炉下的油炭上来回打着,火花四溅。

    这让柴卿很是苦闷,本来他心底就觉得锦容一直看不起自己,在庄里父亲看不起自己他并不难过,可锦容看不起自己就让他心中很是不舒服,现在又被锦容这样骂为废物,柴卿内心更加委屈到了极点,但委屈归委屈,毕竟柴卿知道他们说的都是事实,如果说自己瓷骨清血无法练武修气这个不由自己主宰,是天生的,那生火这些粗活自己是应该可以学会的。

    柴卿心里想:“师姐出生皇族,比自己门庭更高,几年下来,都会生火做饭了。”

    “啪啪。”他看着锦容来回摩擦着打火石,打火石火花越来越多,锦容小心翼翼地将打火石对着炼丹炉下的一堆油炭,油炭遇火即着,不一会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油炭是冀州的特产,极易点燃,燃烧时间长,度高,是难得的道士炼丹,匠人炼铁的燃料。

    柴卿看了一会,心里想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啊,走到锦容跟前,道:“师姐,我学会了,下次我就可以帮你生火了。”

    锦容看着柴柴卿谄媚的表,不由气消了一半,他对柴卿说道:“别怪我凶,你说你一个男子汉这不会那不会。”

    说罢,锦容拿起炼丹书又仔细研究,柴卿对炼丹书十分好奇,凑了上去问道:“师姐这是什么书?怎么是竹片做的?”

    锦容把手中的书拿起来让柴卿看了看,竹片做的书哗啦啦作响,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炼丹书,上古时期没有纸,书都是写在竹片,羊皮,或者金石上的,此书叫九天玄法,上面记载了上古时期修仙的顶级丹药玄丹。

    “上古炼丹书?”柴卿心里嘀咕了一下,然后问道:“什么是玄丹?”

    锦容回道:“丹药分为四个等级,玄丹,仙丹,金丹,药丹,像你上次吃的大还丹就是金丹一种,药丹就很常见了,玄丹和仙丹是最难炼制的。“

    ”那我们今天炼什么丹?“柴卿好奇心更重。

    “观妙玄丹。“

    说话间,炼丹炉已经被油炭烧得了起来,锦容过去摸了摸炼丹炉的炉壁,才触碰到就刚忙缩回了手,看来炉内的温度已经不低了。

    锦容打开炼丹炉,柴卿把陶碗端过来递给锦容。

    ”这次还算有眼力见。“

    锦容把陶碗中的液体通过炼丹炉上的铜管倒入炼丹炉。

    “师姐,这个也是要炼制三年么?”柴卿想到大还丹,以为所有丹药的炼制都是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锦容回道:“并不是所有丹药都要炼制那么久,每个品种丹药炼方都不尽相同,观妙玄丹,按照就九天玄书上说在月圆之夜后第二天炼制,只需一夜就好。”

    然后锦容按照九天玄书上记载,又将几种药材用石钟砸碎,还是通过导管送入炼丹炉,然后将炼丹炉封闭,往炼丹炉下添了一些油炭,火一下大了起来。

    折腾了片刻,锦容感觉到些许劳累,她坐到刚才柴卿坐过的椅子上,柴卿就席地坐到炼丹炉不远处的地上,火焰从油炭从冒出,呼呼地响着。

    两人都不说话,柴卿觉得是要找点话题聊一聊,他问道:”师姐,你离家多久了?“

    锦容若有所思的说道:”十三岁,转眼已经四年了。”

    柴卿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回去呢?“

    锦容回到:”回哪去,十三岁那年,国和家就一并没有了。“

    柴卿知道这世上分为好多的国家,他们终年混战,你杀我我杀你,姑父郭威就是在替汉国抵抗一个叫南平国的的侵略,师姐十三岁就没有家了,也真是可怜,柴卿心算里这锦容的年纪,十三岁加四年,现在十七岁了,正是碧玉之年,算起来还比自己大一岁。

    ”师姐,你的家很远么?”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离这里有几千里了吧。”

    ”几千里?“柴卿心里算着,他最远只到过邢州府,也不知道千里之外是什么概念。

    “那你们那里和这里一样么?”

    锦容笑了笑,道:“哪里会一样,千里之外就又是一番天地,我们那边可以看得蓝sè的大海,没有这么寒冷的冬天,夏天的时候会有大风携带着暴雨从海上呼啸的登上岸,那样子特别恐怖,大风刮过之地片瓦不留,每到那个时候父王就不让我离开皇宫,我只呆在皇宫里,看着雨水从屋檐上流成瀑布,滴滴答答。”

    锦容的声音越来越低,以至于最后都听不清了。

    柴卿心里惊讶之极,柴卿听从东海回来的人说过,说大海绵延无边,不知道是瀛河的几千万倍,瀛河都已经在柴卿眼里觉得很大了,比瀛河还打几千万倍那还了得。

    ”师姐,大海漂亮么?“柴卿好奇的问道。

    可是锦容半天也不答话,柴卿回头看到,锦容已经睡着了,锦容靠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柴卿盯着锦容看着,看得出神。

    柴卿从小被丫鬟们围着长大,边从不缺少异xìng,可第一次见到锦容就感到一种很不一样的感,似乎一瞬间心里某些地方被突然打动,疼痛无比,柴卿看到锦容心跳会加快,见不到锦容心跳也会加速,他想起了在拜师典礼上和锦容互叩首,柴卿居然出神想到了成亲,又想起来锦容修炼入虚等境时自己偷偷亲吻她的嘴唇。

    想到这里,柴卿不由觉得心跳更加严重,这种感觉,他前所未有,或许这真的就是今下午书里讲的那种男女之

    ”哗“一阵大风吹来,门窗被吹了开来,锦容眉头一紧,风吹动着锦容的头发,柴卿走过去把门窗关好。

    月圆之夜,月亮将月光洒满整个院子,院子里亮堂堂的,像下了雪的夜晚一般,今年为什么还不下雪呢,柴卿心想。

    她关好门窗,似乎关门的动作有点大,以至于锦容从睡梦中醒了过来,锦容定了定神,柴卿说:”师姐你睡吧,我给你盯着呢。“

    锦容也实在累得不行了,只好答应了柴卿,锦容道:”明早天阳升起之时喊我。“说罢,锦容又睡了过去,柴卿小心翼翼地也不敢吵醒锦容,只好又坐到炼丹炉下烤火。

    油炭火温度极高,所以虽在寒冷冬rì,但炼丹房内也不感到寒冷,柴卿心想,自己的屋子里冷得要死,以后睡不着不如就跑到炼丹房睡吧,在地上打个地铺,也甚是温暖。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片刻,柴卿感到无聊,坐得也不耐烦,只好站起走到书架跟前,柴卿对书籍的兴趣极为浓厚,一本本厚厚的发黄的书籍散发出一种让柴卿心安的味道,柴卿来回翻动着,苦于看不懂文字,要不在这样的环境中,烤着炭火,读着炼丹书也是蛮有意思的。

    柴卿心想,赶明天一定要让师姐叫自己识字,既然不能练武练气了,就如师姐说的,好好读书,等长大了考取功名,满足娘亲的心愿做一名士人。

    柴卿给自己打着气,虽然年少的他都不知道考取功名是怎么回事。

    柴卿又坐回地上,他扭头看了一眼锦容,锦容睡的安稳,温暖的炭火烤得柴卿上暖暖的,上一暖不由困意就又来了,他斜躺在地上,加上四下寂静没有人声,柴卿不由觉得无聊,突然他想到自己怀中的铜片,扭头看了看锦容,锦容睡得安详,柴卿小心翼翼的把铜片从怀中掏出,手才触到铜片,铜片就发出了光芒,柴卿看着自己前放出一片光芒,铜片上这是出现了八大字。

    “无字天书,渡你封神。”

    柴卿一脸兴奋,手脚开始乱抖,油炭燃sāo的光亮照在柴卿脸上,原来这是记载修仙封神之法的天书!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