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夜坠陷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第十八章夜坠陷洞

    郭威跑到院子里,看了看天sè,月光藏在浓雾中,黑暗一片,郭威想到天sè如此黑暗,自己对外面路况也不熟悉,如果只靠自己脚力是跑不了多远的,加上自己现在十分劳累,跑下去吃不消,很快就会被他们抓回来,必须得有一匹马方才可以逃之夭夭,郭威看了看后院,沿着店小二牵马的路线找到马厩。

    马厩的柱子上拴着一盏马灯,不大的马厩里,栓着郭威一干人的七匹马,郭威的脚步声惊动了马匹,马儿都直勾勾地看向郭威。

    突然,马厩中冒出一个兵士,看着郭威紧张道:“将军,大半夜你是要去哪里?”

    这个兵士正是白rì里在黑风岭摔马的那位,兵士的马有时候就相当于自己的命,这位兵士放心不下自己的马,所以夜晚来马厩看看马的况。

    郭威故作镇定道:“睡不着,出来走走而已。”此话才说完郭威突然想到自己手里尚拿着从兵士手中抢来的宝剑,郭威从天雄关走的时候兵甲是被卸去的,并没有武器,兵士也看到了郭威手中的宝剑,也意识到郭威是要逃窜,立马拔出佩剑指向郭威,气氛一下变得更加紧张,似乎一瞬间就会有人人头落地。

    马厩里的马匹被这么一惊,也狂叫起来,不断地蹬着题字,企图挣脱缰绳,拴在马厩上的马灯也被晃动的马厩摇得来回晃动,两人的影子在灯光下更加飘忽。

    突然兵士扬天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给楼上的兵士们通报郭威要逃窜的消息。

    郭威知道这口哨声一响,楼上的兵士就已经知道他要逃跑的消息了,此时估计正往马厩赶来支援,郭威也懒得念及同朝兵者分,手一用力,宝剑一提,青锋一闪,收起刀落,兵士尚来不及惨叫,就人头落地,鲜血从碗大的脖中冒出,溅在旁边马灯上,将马灯变成了鲜红sè

    随便郭威牵出一片马,跃上马,后脚一用力,奋力驱马就向驿站外跑去,绕过后院才跑到驿站门口,就看到哨兵一行人冲出驿站门口,郭威停下马,一个兵士朝着郭威扑了上来,郭威一驱马,马后蹄一跳,把兵士踢倒在地。

    领头哨兵对着郭威大喊:”郭将军,你要跑了可就是违抗圣旨,可是大逆不道的死罪。”

    郭威冷笑一声,回道:“回去不也是死罪么,给孟业那个畜生带句话,是孟四海下死手在线,我本是无意打死他,而他竟要陷害我,rì后,必取他狗头。”说完便扬马而逃。

    领头哨兵怒气冲冲,一巴掌抽在刚才被郭威打晕才醒过来的兵士面上,喊道:“都给我上马追,要不你们都得被相国大人人头搬家。”

    “诺。”几个兵士赶忙跑到马厩,看到那位兵士的惨死不由惊喊出来,兵士都听闻郭威心狠手辣,这下可算见识到了。

    那位被郭威打晕的兵士不由得摸了摸自己发凉的脑袋,他庆幸郭威只是打晕他,而不是砍下他头颅。

    在兵士胡思乱想之际,其他几位已经骑上马,向着驿站外飞驰去追郭威。

    郭威扬马飞奔,快跑到路口的时候郭威辨了一下方向,这是一条三岔路,左面是黑风岭,他们白rì就是从这里来的,于是郭威便向另一条路上跑去,这一条应该就是通向官道的,上了官道就好说了,官道人多马多,可以隐藏自己。

    月sè黑暗,这条路上又多树林,郭威也不敢跑太快,万一被随便一刻树藤绑住马蹄摔马厩不好了,郭威只好放慢速度,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也不见有人追上来,估计那一行人也对路况不熟,被什么岔路支开给追散了。

    这一下让郭威一直提着的心稍许放松了,郭威又把速度放慢一点,此地位于北方和南方的交界处,多山多林,月亮繁星在山林中也看不请,被高大的树木遮挡着严严实实,郭威也不好通过星辰辨别方向,索xìng随着马的xìng子,走到哪算哪了。

    一人一马就这样在路上慢慢跑着,闲来无事,郭威不由得又想起了孟业谗言自己一事,郭威想到孟业在朝廷面前谗言自己造反就气不打一处来,朝廷下旨押解自己回京都受死让郭威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了朝廷郭威虽不算肝脑涂地,但也尽到了自己一个兵者的职责,好歹自己也就过隐帝刘承佑一命,调任天雄关节度使之后,在南平国大军压境之际郭威为了朝廷不得已按照诡兵机枢召唤yīn兵。

    为什么说是不得已,郭威依稀记得父亲从小就说过,诡兵机枢虽威力十足,但后果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所以从小父亲就不许郭威看此羊皮卷。

    长大后郭威从各种人口中打听到千古子当年城破之时将诡兵机枢写在羊皮后,兵者江湖上就一直有传闻这诡兵机枢的各种传说,说使用诡兵机枢上的兵法者,必定心魔层生,阳寿衰减,郭威虽然从不相信修仙之人的阳寿一说,但对于心魔这个郭威并不反对,事实上从召唤yīn兵击退南平军之后,郭威就一直睡不安稳觉,就算睡着了,也要从噩梦中惊醒,夜夜梦到父亲在契丹铁骑刀下惨死,梦到四十九个yīn兵,每夜醒来都汗湿一

    而郭威承受这恐怖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汉击退南平入侵,保卫社稷,而隐帝刘承佑却听信孟业诡计要处死自己,郭威越想越觉得讽刺,不由苦笑出来。

    “算了,还是想点高兴的事吧。”

    越想此事越让郭威窝火,郭威决定想点美好的事,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离开柴家庄五六年一直没有空闲可以回去了,虽然平时也有书信,但思乡之心怎能三子两语得以慰藉,这次虽然不是衣锦还乡,但能活命回去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妻子,当年承蒙柴守礼赏识,与他结拜为兄弟,还将自己的妹妹柴守珂许婚给他,柴守珂虽然并不算十分美艳,但好在知解人意,对郭威知冷知,这让在军帐被契丹人灭门之后就倍感孤独的郭威又重拾一点家的感觉。

    想到这些,郭威不由稍微开心起来,归心似箭,他不由加快了胯下马的速度,轻风在此时似乎也格外温柔,吹拂在脸上就像妻子的轻纱,以前他总是喜欢被柴守珂的轻纱拂面,这些都是闺房趣事,想来也十分美好。

    突然郭威觉得失重,马头倒栽下去,尚来不及反应,就见眼前月亮星辰翻转,连人带马就掉在了一个大坑中,这突如其来的一摔,让郭威脑袋撞到坑底的石块上,一下晕厥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