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叛走驿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第十七章叛走驿站

    郭威内心思绪万千,他想起自己五年前跟随刘建立离开柴家庄,纳命状汉国,投王仪门下,在平州效力的的时候郭威一直对王仪唯命是从,哪里危险就去哪里,一次平定山匪的时候,郭威被流箭shè伤,险些丧命,直到现在后背上还有留下来的伤疤,郭威清楚的记得那一次他带领五十人灭掉整个两百人的山庄,那是郭威第一次杀人,第一次用父亲给的宝剑砍下一个个鲜活的头颅,郭威诧异自己为什么没觉得害怕,似乎一切都觉得那么熟悉。

    后来王仪奉命回到京都,郭威也随着成为了京都驻军,驻军每rìcāo练完一伙士兵没事干,就会在一起摆擂台开赌局,有次刘建立输得很惨,把该寄回老家的粮饷都输掉了,郭威帮他试着参合了一把赌局,与郭威对擂的是一个幽州猛士,那人接近两米,体型粗大,一直是赌局的常胜,郭威虽然也魁梧,但与其一比显得非常瘦弱,众人都买郭威输,郭威却爆冷把幽州猛士打到趴地不起。

    从次之后,郭威就一直参与赌局,从未输过,刘建立因为郭威赢得盆满钵满,两人每天吃喝酒,和一般士兵比起来rì子滋润的很。

    打一个没有悬念,就打两个,打两个没挑战,就打三个,下来四个,五个,六个,赌局越来越大,人数越来越大,一直到十个,郭威都绰绰有余,从此郭威声名远扬,全军营都知道有郭威这么一个战神存在,有次朝廷的御林军将军路过营地,看到军营人声鼎沸,就驻足观看,看到郭威拳脚功夫不错,就让郭威加入了御林军,御林军负责保卫君王的安全,是汉国等级最高的军队,多为皇族宗亲子弟,一般人很难进入。

    汉国每年秋季会组织一次围猎,那年的围猎郭威跟在隐帝刘承佑后,走到深林的时候,郭威觉得不太对,郭威长大的郭家军帐就在一片深山老林中,从小郭威就进山打猎,郭威熟悉所有的猛兽,这时郭威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郭威想了想,不错,是老虎的味道,郭威留心观察,突然发现草丛中有一猛虎在慢慢向隐帝刘承佑靠近,郭威尚来不及提醒隐帝刘承佑,就看到猛虎后脚一瞪,向隐帝刘承佑扑去,说时迟那时快,郭威迅速拔出竹箭,满功蓄力瞄准,嗖一声就向猛虎shè去。

    竹箭贯穿老虎脑袋而出,隐帝刘承佑大为失sè,对郭威的神勇赞赏有加,提拔郭威为前左统帅。

    从此郭威一步青云,郭威知道自己的抱负不会止步于此,他不会只满足做一个御林军统帅,他要做将军,做节度使,成为一代封疆大吏,膨胀的李渔心让他想到了《诡兵机枢》,兵者第一鬼将千古子的传说郭威听到过,郭威想此书被成为兵者天书必定有他的道理,从小父亲不许他此书必定此书有什么不同凡响的地方,郭威第一次打开羊皮卷,只一眼,就从此无法自拔。

    “里面况这么样?”

    突然一阵人声传来,把郭威从幻想中拉了回来,郭威听得出,是那位宣读圣旨哨兵的声音。

    守在门口的士兵回道:“屋里一直没动静,估计他睡着了。”

    哨兵道:“你可看好他,相国说了,他是要犯,回朝廷是要被处死的,但如果没把他压回朝廷,死的就是我们了。”

    士兵好奇的问道:“他不是才打了胜战么,为什么要处死他。”

    士兵:“你有所不知,相国的侄子在一次比武中被他穿膛而杀,相国早就想报仇了,这次相国在君上说他蓄意谋反,这次他要不死,回去就肯定会被王上大赏,对相国很是不利。”

    外面还在小声地聊着天,郭威却都清清楚楚的听在了耳朵了,不知不觉之间郭威已经被惊出一声冷汗。

    天sè渐黑,今天云雾沉重,看不到满月。

    “原来是孟业使的诡计,这人居然如此心肠歹毒,要害死自己。”虽然在郭威心里早就隐隐约约怀疑此事与孟业有关,也早已怀疑到是孟业在君王面前有所谗言,但这样从哨兵的谈话中得到证实,心里还是一惊,不由感概人心险恶,稍不留心就会命不保矣。

    郭威心想着自己下来该怎么办,人正不怕影子歪,他从未有造反之意,索xìng就跟着哨兵一干人回到朝廷,在朝廷上对隐帝刘承佑就行一番辩解,相信君王也会相信自己的一片忠心。郭威才这样想,就又自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君王虽不昏庸,但确是一无能之人,自己一番辩解君王不一定会相信,而且孟业贵为相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朝廷势大力大,白的也会说成黑的,到时候恐怕也只有一死,而且就算君王相信了,孟业也一定会置自己于死地。

    “权下之计,也只有逃了,最安全的方法就是逃回柴家庄,柴家庄天高皇帝远,人强马壮,朝廷到时候也拿自己也没什么法子。“

    突然郭威心中年头一转又想:”可是这么一逃,自己就成了汉国兵者叛徒,汉国兵者见者必诛。“

    “算了,活命要紧。”想到这里,郭威坐起,想怎么才逃脱这个驿站。

    这时天s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屋子里没有掌灯,光线十分昏暗,不细细观看,都看不到地上有什么东西,很容易碰到东西弄出声响,好在屋子内只有一张桌子,并没有什么障碍,郭威慢慢踱着步子来到门口,屏住呼吸趴在门缝上偷看,外面走道里打着灯笼,十分明亮,看来哨兵已经回到了自己屋里,只留下原先的兵士还守在门口。

    郭威看到了窗户,想不如从窗户上跳下去跑掉算了,虽是二楼,但白rì看起来也不算太高,所以郭威在了解了门口守备的况后,来到窗户口,郭威轻轻推开窗户,不敢发出一丝声响,一股寒风吹来,让郭威更加jīng神,郭威从上往楼下望去,隐约看到有什么东西,郭威心想房间在二楼虽然不高,但天sè黑暗,也不知道窗户下面有什么东西,如果有木块或者碎石的话,贸然跳下去凶多吉少。

    思前想后,郭威心想如此看来就只有从门口突围了,对士兵的武功郭威并不惧怕,郭威虽不算万人敌,但一般人还真拿郭威没办法,只是现在郭威手中没有武器,要不郭威还不杀他个七进七出。

    于是郭威把羊皮卷收在衬衣里,无论什么时候郭威也不会丢下诡兵机枢,先不说这是现在父亲唯一留给他的可以纪念的东西,单凭召唤yīn兵郭威已经见识了此书的威力,以后扬名立万,称霸兵者还需要此书。

    一切收拾完后,郭威还是踱着步子来到门后,窗户没有关,郭威用力踹了一脚凳子,凳子滚落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响声惊动了门外的士兵,郭威感觉到士兵变得紧张,士兵敲敲门,向屋内喊道:”郭将军?“

    郭威躲在门后不答话,士兵接着敲门接着喊:”郭将军,郭将军?“

    郭威大气不出,一如既往地躲在门后,手上开始蓄力,青筋爆出,士兵也觉察到屋内况不对,一脚踹开门,就看到打开的窗户,以为郭威跳窗逃跑了,刚忙跑到窗户前,想一探究竟,这时郭威门后闪了过来,照着士兵脖颈后面就是一掌,士兵随即晕倒在地,郭威拔出兵士的宝剑,跑到屋外。

    看待士兵休息的房间有灯火,但没什么动静,看来他们还没发觉这里的问题,郭威也不想滥杀无辜,节外生枝,所以刚才没对士兵下死手,只是打晕他而已。

    郭威踩着楼梯,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跑下楼,楼梯发出吱吱吱的声音惊动了一楼的店小二们,一位正在打扫桌子的店小二以为郭威有什么需要,也不放下手中才收拾的酒壶,就朝着郭威迎了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