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九州门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第十二章九州门庭

    “师姐,我真的是一个废物么?”柴卿扭头看到锦容,悲伤的问道,一无是处让柴卿觉得十分痛苦。

    “修炼本功心法,必须要心静,修仙本就是一个很长的路。”锦容一边走一边说,柴卿赶忙站了起来,给锦容让开石墩。

    锦容坐在石墩上,看着刚忙站起来战战兢兢的柴卿,心中觉得这个师弟甚是有趣,决定逗一逗这个师弟。

    锦容心里使坏,对着十分紧张的柴卿很严肃问道:”你很怕我么?

    柴卿冷不及锦容这样发问,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抓了抓衣服,结结巴巴地回道:“没有,师姐。”

    抓衣服的动作让锦容看在眼里,这更加暴露了柴卿内心是很紧张的。

    “其实还蛮好玩的这个师弟。”锦容心里这么想,可表面还是装做很严肃的样子,道:“前rì在书房可没见你这么恭敬啊,还想跟我动武。”

    柴卿感觉到词穷,抓衣服的力度变得更大,锦容这么说,柴卿不由想到前rì在书房和锦容打闹,一不小心抓到锦容的部,脸不由一红。

    锦容问道:“你是山下柴家庄的?”

    柴卿回到:“恩。”

    说到这里,柴卿不由骄傲起来:“你出武门,可你的衣服又是从哪里来的?”

    柴卿看了看被己抓的皱皱巴巴的衣服,道:”是我娘给我的,有什么问题么?”

    锦容好奇地问道:“你娘是出士族?”

    柴卿仔细想了想,记得娘亲和姑母在聊天的时候谈到过,娘亲来之江南氏,有一年父亲从流匪手中救了前来邢州经商的大娘舅,大娘舅为了报答父亲的救命之恩,也为了在冀州有一据点,方便梅家来往做生意,就将母亲许给父亲。

    “我不清楚,只知道母亲来之江南梅家。”

    “江南,姓梅,估计就是南唐梅家。”锦容心中想。

    娘亲一直对柴卿说让柴卿好好读书,以后考取功名,做一个士人,可柴卿对士人是什么一直不了解,看到锦容这般问他,柴卿感觉到锦容对这些必定有所了解。

    好奇心促使柴卿向锦容问道:“师姐,士人到底是什么?是很厉害的山庄么?“

    锦容对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师弟问出的问题哭笑不得,锦容掩盖住自己嬉笑的表,对柴卿解释道。

    “你知道九州门庭么?”

    “九州门庭?这又是什么?”柴卿更加疑惑了。

    锦容娓娓道来:“天下被分为九州,九州之地上的人按照不同的血统分为各种门庭,这些门庭种类很多,最常见的有武门。”

    听到武门两字,柴卿不由兴奋起来,插嘴道:“武门我知道,我们柴家庄就是武门,在冀州大地上声名远播。”

    “别插嘴。”锦容没好气说了一句,柴卿只好继续听着锦容的讲述。

    “除了武门之外,还有兵者,士人,皇族等。”

    柴卿追问:“他们有什么不一样么?”

    “区别大了去了。”锦容道:“武门之人不许有庙宇,不许入朝堂,也没有封地,你们武门自认为自己所居住的那一块土地是属于自己,其实普天之下皆为王土,你们占之无理,兵者则是从事兵戎杀戮之事,兵者杀戮却不受化入魔劫。”

    “什么是化入魔劫?”柴卿兴趣更加浓厚,他第一次知道世上越来是如此有趣。

    “凡人体内具有yīn阳两极之能,两能相生相克,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师父没有讲过,只知道如果对其他人心存怨念,死后自己的yīn能就会依附到那个让你心存怨念之人上,yīn能积累到一定等级,此人便会化成魔。”

    柴卿问道:“为什么兵者不会受化入魔劫?”

    锦容道:“兵者纳命状于朝廷,受册封于皇族,乃是奉皇令替皇族杀戮,皇族具有社稷龙脉给予的皇恩之气,皇恩浩,会将yīn能压制于龙脉社稷之下。”

    “那什么是士人呢?”

    柴卿接着问道:“那士族呢?”

    锦容道:“皇族子嗣众多,可皇恩有限,为了保存皇恩,就将皇族庶出与失势之人册封为士族,士族之人就是士人,士人多为皇亲国戚,士人可入朝堂位列重臣,还可设宗庙福延子孙,可以买卖奴隶侍婢,也可招募谋士,九州士族颇多,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长安李家,江南梅家,并州任家,估计你娘就是江南梅家出。“

    柴卿道:“那我娘是士人了?”

    锦容道:“女子是不能成为士人的,只有男子才可以成为士人,但他们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需要从小的时候要饱读诗书,要琴棋书画样样jīng通,在满了及冠之年后可以参加皇族的科考,考取功名,佩戴士玉,成为士人。”

    “士玉是什么?”

    “君子佩玉,每个士族都将自己的族徽刻在玉佩上让本族士人佩戴以证门庭。”

    听锦容说了这么多,柴卿心中很是委屈,想道:“娘亲想让我成为一个士人,可我什么都不会,字都不认识几个。”

    锦容看到柴卿在深思,也不打断柴卿,锦容看了看天,今天过得很快,上午传授柴卿筑元之法们很快就过去了,下午锦容又断断续续柴卿讲解了九州门庭,再回头,都已经快天黑了。

    锦容陷入深思:“马上又快十五了,不知道这次是否可以采到遁仙花草,遁仙花草对自己十分重要,可一直没有找到可以采摘遁仙花草的血媒,没想到机缘巧合收了柴卿这个师弟,就是他所需要的瓷骨玉血。”

    微风吹来,太阳落下天际,锦容想起了远在闽地的故国,不知道故国今年的冬rì阳光是否充足。

    柴卿没见过这样的锦容,一直只见到不可接近的锦容,此时锦容却表现得如此伤感,让柴卿心中也觉得很是难受。

    “师姐想家了么?”柴卿道:”虽然才离家两rì,可我心中也十分思念家里,想念兄长,想念娘亲,想念姑妈,师姐的家在什么地方,改rì我会寨子里让兄长派人送你回去。”

    锦容没有回答,柴卿不敢看锦容的正脸,似乎那脸有魔力一样,让人着魔,只好看着锦容就像瀑布一样流长的长发,又像母亲的用来缝制衣服的丝绸柔软,柴卿看得出神,不由得走向前,他伸出手摸了上去,恰巧锦容回头。

    锦容诧异地问道:“在很远的地方,怕是你们都没有去过。“

    被抓现行的柴卿尴尬万分,柴卿道:”不管多远也有个度,等以后我长大了,我送师姐回去。“

    “哈哈。“锦容发出清脆的笑声。

    锦容道:“你也坐下吧。”锦容往旁边挪了挪。

    “不用了师姐。”柴卿推辞。

    锦容:“你都站半天了。”

    柴卿自己也觉得双腿站的发酸,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他竭力让自己和锦容保持一点距离,锦容却很不生分的靠了上来,他背靠在柴卿上。

    柴卿觉得自己心跳呼之yù出,快跳出腔,一种刺目的感觉冲上大脑,让他为之体为止清醒,大脑却为止混乱。

    柴卿吞吐道“这世上的人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区别。”

    他想通过聊天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锦容娓娓道来:“世上万物,种族,门庭,派别繁多,合纵连横,生死相敌,人道,鬼道,仙人,武家,士族,兵者,皇族,道家,佛宗他们何时不是互相利用又轻视。”

    锦容想了一会,沉重地说道:“何至于此?记得父皇说过,正是因为有不一样,才有了尘世。“

    “父皇?”柴卿心中好奇,小心地问道:“那师姐是什么出?”

    问完柴卿又觉得白问了,他记得才来清幽,洞府的时候,太爷柴重明和父亲聊天的时候说道过锦容是皇族,可是当时柴卿不知道皇族是什么,现在知道了之后听着锦容一字一顿地说出皇族两字不由十分震撼。

    怕柴卿不清楚,锦容又接着报出了自己的国号:“闽国,王氏皇族。”

    柴卿心中惶恐,赶忙站起来,锦容一下失去依靠的重心往后摔了下去。

    “你干嘛。”锦容找到重心,重新坐起来,看着惶恐未定的柴卿。

    看着紧张的柴卿,锦容大笑了起来,调侃道:“不用怕,我们已经亡国了,空有皇族的名号”

    锦容站起道:“天sè很晚了,回屋休息吧,明rì还要进山采药。”

    柴卿看着锦容走出院子,向卧房走去,心中充满好奇。

    “为什么师姐像一趟不可触底的水。:他问道自己,困意却也浮上体。

    柴卿心道:“算了,我这么蠢,怎么能想到答案,还是睡吧。“他走向自己的卧房,路过锦容卧房的时候,看着锦容卧房点着灯,锦容的样子在纱窗上投shè出轮廓。

    推开门,柴卿走进自己的房间,他看着冷清的房间,衣服也不脱,就钻进被窝,这样才感觉到些许暖和。

    柴卿打着牙战,哆嗦道:“睡觉睡觉。

    可他心里却一直在念叨:“皇族。”

    “算了,这些都不是自己改关心的,睡觉睡觉。”

    他闭上眼,很快睡了过去。

    窗外接近满月的月亮才升起,月光洒满大地,让清幽,洞府笼罩在一股亮堂堂的环境中。

    锦容坐在屋内,低声哭泣,她褪去霓裳,一朵黑sè的花朵浮现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