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清幽山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第七章清幽山府

    柴守礼对锦容道:“请锦容小姑娘带我们前去。”

    锦容回礼,道“两位请跟我来。”然后把扫帚放在一边,转带着柴守礼柴卿往后院走去。

    柴卿却是立在那,他觉得自己浑像被施了定术一样,脑子神游天外,体也不由自己控制。

    “走啊。”柴守礼用力拉了一下柴卿,柴卿这才从幻想中清醒过来。

    柴卿赶紧躲在了柴守礼后,像是躲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这姑娘太可怕了。”柴卿心里默默念叨,可是又好奇地从柴守礼后探出一头看走最前面的锦容,看一眼就匆匆忙忙的把头缩了回去,再看一眼,再缩回去。

    虽然在柴家庄的时候柴卿边少不了女孩子,可是大多是丫鬟级别的,柴卿并没有和她们有更多的接触,柴卿又长时间住在内府,难以与庄内的其他女子接触,除了兄长柴荣和柴七的儿子柴青山以外就没有了其他的玩伴,这是见到锦容这样的女子,柴卿不由充满好奇。

    三人走过旁廊,柴守礼惊讶于园中美景,小步观赏,庄园讲究一个藏字,柴守礼的庄园就将藏字融汇得出神入化。

    柴卿也流连出神,但不是流连于风景,而是流连于着荷花束腰裙,轻移柳步的锦容,锦容走路极为好看,与府里那些走路笨笨地丫鬟不同,锦容走路摇曳但不风,步伐轻盈却踩地稳实,脚步滑过,带起的风旋起地上的枯叶,落叶微打一个转,落在地上,所谓恰似柳摇花笑润枯枝,大抵就是如此。

    从如此步伐可见,锦容一定是会武功的。

    “她肯定是个高手。”柴卿心想,因为她的步伐和慕云凝紫的步伐如出一辙,他想起了去年比武大擂上,慕云凝紫正是走着这样的的步伐,也似锦容这般轻盈不可揣摩,而乾坤沉煞戟却讲究沉稳,下盘不会轻易移动,在慕云凝紫这样轻盈的移动下,柴卿毫无战斗力。

    想到这里,柴卿就觉得十分羞愧,两腮红红的,要不是比武大擂的失败,父亲也不会觉得他习武没有前途,让他来跟着太爷学诗词医术。

    “不过这么看来,她既然是太爷的徒弟,太爷也一定是会武功的,我跟着太爷学一学,说不定下次比武大擂就不会输那么惨了。”

    正在走过旁廊就是后院,后院不是很大,两侧修有房间,院中立着一个不大的香炉,香炉中插着三支高香,香烟邈邈,这飘起的阵阵清香让柴诀觉得很是好闻,院子角落里种着两颗参天大松树,松树的树冠遮天蔽rì,树下立着三柱白玉石墩,看白玉石墩布局似乎别有天际。

    香炉不远处站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不是旁人,就是给柴卿看病的太爷柴重明。

    锦容走到柴重明跟前,对着柴重明弯腰行礼,道:“师傅,这两人找你。”

    柴守礼和柴卿两人也像锦容一样,鞠躬致礼。“太老爷,可好。”

    太爷柴重明哈哈大笑:“好好,庄主不必多礼。”然后柴重明用手一比正对着香炉的房子。

    “屋里面请吧。”

    四人走进屋内,柴卿跟着太爷柴重明,父亲柴守礼一样坐在屋子中间的太师椅上,柴卿仔细端详这里屋,半亩见大的空间,屋内立着四个大红sè的柱子,柱子上绘着白鹤腾云起雾的图案,一边用花屏遮挡,估计是太爷柴重明的卧房。

    柴卿再看看另一边,屋子最远处的柱子跟前有一个架子,架子上有一只通体红绿黄三sè错杂的母鸡般大小的鸟,sè彩艳丽,十分漂亮。

    柴卿心想:“想必这就是兄长嘴中所说的会说话的大鸟吧,可是看起来除了颜sè漂亮一点,体型大一点外,并没什么奇特的地方啊。”

    三人坐罢,柴守礼开始寒暄道:“虽说是一庄子的人,可是我还真是第一次来太爷您的府宅,真是别有洞天啊,比我的府宅强多了。”

    太爷柴重明回道:“哪里哪里,见笑了。”然后又吩咐锦容:“沏壶茶来。“

    柴守礼道:“太爷,今天我携卿儿来就是想让你老人家收他做徒弟,让他跟着您老人家读书习字,学习医术。”说完,柴守礼站在地上对着太爷柴重明深鞠一躬。

    太爷柴重明扶起柴守礼。

    “自家人,这事好说。”太爷柴重明答应了柴守礼,因为在早几rì给柴卿看受伤的时候两人就已有所商榷,所以并没有什么疑问。

    “要是卿儿有什么不听话的,太爷尽管下手,打坏了算我的。”

    柴重明道:“那可不敢。”

    柴守礼怕柴重明碍于自己庄主的面子有所顾忌道。

    “您是柴家长辈,柴卿以后又是您的徒弟,打骂都是应该的。”

    柴重明笑了笑回道:“老夫倒不是碍于份,只是老夫年过百岁,一把老骨头,怎么动得了这年轻小伙,若是放到三十年前,就算你也不是我对手。”

    说罢,柴重明柴守礼两人哈哈大笑。

    柴卿看了看太爷柴重明,心里嘀咕:“年过百岁,那不成jīng了?”

    这时锦容端着木制的托盘缓缓走了进来,托盘上面放着艾sè青釉瓷茶壶、三盏茶盅还有一个小香炉,锦容一进来,柴卿的眼睛就死死地定在锦容上。

    锦容把托盘轻放到桌子上,把茶壶,茶盅拿出来一一摆好,最后把小香炉放在桌子上,小香炉内不知道点了什么,一股香味扑来。

    锦容道:“师父,请饮茶。”

    太爷柴重明对锦容点点了头,锦容便退到院子里不知道干嘛去了。

    “这是秋雾茶,立秋之后采之楚国龙脉麒麟圣山里,是养天地之jīng华的好东西,你品一下。”

    说罢柴重明端起茶壶,一盏盏斟满,柴守礼端起一盏,一口饮毕。

    柴卿也学着太爷柴重明和父亲柴守礼喝茶的样子,品了一口,只觉得一股清香在口中环绕,柴家虽不算名门宗家,可在邢州郡地界也算有名的山庄,按道理茶这种东西应该在内府里不算少见。可奈何父亲柴守礼是武门出,一直都是大块饮酒大块吃,品茶这种文人伙他还真来不了。

    倒是娘亲梅元香,出之江南世家,家里都是权倾朝野见多识广的士人,每次有过路的马帮路过柴家庄,娘亲梅元香都会拍丫鬟去找马帮买一点贩卖的茶叶,久而久之言传教,柴卿也对饮茶颇有一些研究。

    柴卿拿起茶杯,又轻轻咽了一口,脑子里把过去喝过的茶叶想了想,说道。

    “此茶涩却圆润,润又不,定是在秋后采于上了年岁的竹林茶树,这种茶树常年与竹林生长在一块,所以茶叶具有竹子的幽香,在秋后第一场雾起中采摘是因为茶叶只有经历大雾才会鲜嫩,然后风干保存,用山泉甜水泡之饮用。”

    太爷柴重明饶有兴趣地听着柴卿说完,笑道:“看来你对茶道颇有研究啊。”

    柴卿回道:“只是母亲在平rì有所教导。”

    太爷柴重明呵呵一笑,端起一盏,慢慢品咽,并没有一口饮完,仿佛喝着什么琼浆玉露一样珍惜,柴守礼感觉到了自己的饮茶的不恰当,又觉得自己懂的还没儿子多,不由尴尬地笑笑,柴守礼为了缓解着尴尬气氛,打算重新找个话题,便向柴重明问道。

    “敢问太爷,那位小姑娘是谁?”

    这话题也是柴卿所感兴趣的,柴卿着急地等着太爷柴重明的解释。

    柴重明又饮一口,似乎在想着如何说下面的话,这让柴守礼父子两人兴趣更浓。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