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弃武修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第五章弃武修文

    冉冉升起的朝阳从金翁山脚升起,以一个可怜者的姿态被金翁山重重的压在脚下,金翁山趾高气扬,耀武扬威,高高的矗立着。

    朝rì慢慢爬到了山顶,那光芒仿佛一瞬间可以传到天边海角,而在金翁深山中却有一奇特的洞口,这洞口反复有着巨大的吸力,就连阳光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都被这吸力所吸附到洞内,以至于洞口一片黑暗,这是一种极致黑,没有任何的光亮,洞口远离那一片黑暗的不远处,有两朵花蕾刚刚冒出芽头,这是一种诡异的透明sè的花。

    金翁山下柴家庄。

    马厩里的公鸡被第一缕的阳光刺醒过来,它看了一眼跟前的草堆,它的妻子,那只灰白sè的母鸡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它着急又惶恐,咕咕咕地叫着,一跳跃起到马头,战马一个喷嚏又把它吓地跃到了屋顶上,它就在柴家庄的屋顶上来回的跑着,咕咕咕地叫着,呼唤着自己的人。

    柴卿从睡梦中醒来,习惯xìng地打算用自己的右手揉揉自己的眼睛,手腕一用力,钻骨的疼痛沿着骨头一路攀升传上来,把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用来起的力气一下冲散。

    “啊,痛。”柴卿不得已保持着体不动,长吸一口气不敢大口呼出,等缓了缓劲,疼痛才慢慢消散,柴卿呼出那口气,改用左手揉眼睛,口中嘟哝道:“右手伤了,真是好生别扭。”

    揉了揉眼睛,视力也恢复归来了,柴卿习惯xìng地看了一下对面上的柴荣,发现只有铺的整整齐齐的被子,兄长柴荣已不在上,柴卿打算穿衣穿鞋,但他胳膊受伤又无法吃力,只好大声喊道。

    “来人来人。”

    路过门口的丫鬟听到后,两位丫鬟推开门走了进来。

    丫鬟道:“二公子。”

    柴卿吩咐道:“帮我更衣。”

    两位丫鬟轻车熟路地给柴卿穿好衣服,扎好腰带,柴卿自穿上鞋来到门口,把房门开启一个缝一睹,大大的内院里已经摆着十几号人了,领头的是父亲柴守礼,带着柴荣,柴青山等一干柴家子弟打着柴家的虎啸扣,动作整齐划一,一顿一停,每打一招口中喊一次杀,喊着也整齐划一,响彻着柴家庄。

    柴家庄属于武门一支,武门以外家功夫著称,以家族为枢纽传承,虎啸扣是柴家庄的传家拳法,除了拳法,柴家还有一乾坤沉煞戟法威震冀州。

    虎啸扣讲究沉稳,威武,招式大开大合,力道极大,戟法招式简单,但也力道十足,与拳法的大开大合不同,戟法讲究严密,招式不容易让人找到破绽。

    对此柴家庄也有一口诀。

    如卧虎石,戟赛震风雷,天地为之抖,鬼神俱灭散。

    柴卿透过门缝看着父亲柴守礼,柴守礼每一次出拳似乎都带着极大的力道,拳拳蓄力而发,拳法呼啸而响。

    柴守礼作为柴家的庄主,自然功夫在柴家是数一数二的,因为虎啸扣和乾坤沉煞戟都是阳气旺盛的武功,长久的练习虎啸扣和乾坤沉煞戟让柴守礼的xìng格也变得沉稳暴戾,缺乏一点一丝的养xìng,动不动就大动肝火,这让柴卿柴荣兄弟俩对柴守礼畏而远之。

    柴卿心里默念:”完蛋了,完蛋了,昨晚兄长才受过鞭刑,股烂的像灜河的冻石,我今天又赖没晨练,恐怕一会又就得我受罚了。”

    柴卿在屋内来回的焦躁的躲着步子,愁眉不解,片刻之后索xìng道:“算了,听天由命吧,我还带着伤,应该不会揍我,大不了我去找母亲大人,母亲大人救不了我就去找姑姑。”

    梅元香对兄弟俩很是溺,这也让梅元香经常成为了两人犯错的挡箭牌,而柴卿口中的姑姑是柴守礼的胞妹柴守珂。

    柴卿就这样躲在里屋看着父亲兄长晨练,大约过了半个时辰,cāo练才结束,一干人一哄而散。

    晨练完了就是早饭时间,柴卿本想躲过去算了,说不定父亲忙碌一天就忘记了自己没晨练的事,可是奈何肚子咯咕咯咕地叫着,只有壮着胆子挪着步子走向耳房。

    父亲柴守礼,兄长柴荣,母亲梅元香,姑姑柴守珂都已经坐在耳房八角乾坤桌上了,丫鬟们在地上来回忙碌,为几人端茶倒水,桌子边空着留给他的椅子。

    “父亲大人有礼,母亲大人有礼,姑姑有礼。”柴卿弯着腰对着柴守礼等长辈行礼,柴守礼不回话,倒是母亲梅元香对柴卿道:“卿儿,快过来吃饭。”

    柴卿坐在凳子上,丫鬟端来碗筷。

    一旁的姑姑柴守珂道:“卿儿,手伤无大碍吧。”

    柴守珂信奉佛宗,每晚天黑之后就诵经敲鱼两个时辰为丈夫郭威祈求平安,完后就直接休息了,所以柴卿受伤时并不在场。

    柴卿回道:“没事的,姑姑。”回答完,柴卿囫囵地吞着陶碗里的饭,也不敢直视父亲柴守礼一眼。

    母亲夹了一筷肥,放到柴卿碗里道:“来吃,伤好得快。”

    “谢谢母亲。”

    柴卿正等待着父亲的呵斥,可是五人却相安无事,平静的吃着饭,气氛有点奇怪,平rì里虽不在饭桌上打打闹闹,但也是有所交谈的,不同今rì这般死气沉沉,柴卿也不敢多问,自顾自的吃着饭,他撇了兄长柴荣一眼,柴荣也在看他。

    柴守珂饭量很小,又只吃素,所以很快就吃完了,柴守珂道:“我先去念经诵书去了。”。

    柴守礼也吃罢,用毛巾擦了擦嘴,喝了口丫鬟端上来的消食茶,道:“有两件事要和你们说下。”

    柴卿柴荣赶忙放下手中的筷子,安静的等着父亲下来的话。

    “终于要批评我了。”柴卿心想,战战兢兢地听着,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第一件事,柴荣你年纪差不多了,以后你就是庄勇的首武了。”

    柴荣回道:“知道了父亲,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柴守礼欣慰的点点头,说道。

    “你一定要跟着教头好好学,明年开chūn的论武大擂别再给我丢人了。”

    接着又道:“第二件事,就是柴卿你以后不用练武了。“

    这话让柴卿心中一惊,以为父亲生气于昨晚他和兄扎的打闹和今天的自己没有晨练,便赶忙求饶道:“父亲大人息怒,我以后再也不晚起了,一定好好练习武功。”

    柴守礼不加回答,继续说道:“从明天开始你就搬去太爷的私宅去住,好好跟着你太爷学习医术诗词。”

    “父亲大人。”柴卿接着想说话可是被兄长柴荣用脚狠狠地踢了一下,话倒嘴间一下被打断,等重新开嘴的时候柴守礼已经离开耳房,去庄外巡看去了。

    “你干嘛踢我。”柴卿问柴荣。

    柴荣鄙夷地说:”你傻啊,不用你练武还不好。”

    柴卿道:“可是你们都在练武啊,这不是武门柴家子弟的职责么?”

    柴荣道:“话是这样说,可是跟着太爷读书习字不是更有趣么”

    “哪里会有趣,还是练武每天在一起打闹好玩。”

    “这你就不知道了。”柴荣饶有门道的说道:“太爷家据说有很多宫廷里传出来的宝贝,最奇特的就是太爷有一只会说人话的鸟。”

    “胡说,哪里有什么会说人话的鸟。”

    “真的,去过太爷私宅的人回来都这么说。”

    小孩子总是有贪玩好奇的天xìng,听柴荣这么一说,柴卿兴致上来,话题也不在练武上面了,而是转换到会说话的鸟是否存在的话题上了。

    梅元香用竹筷分别敲了敲两人头,道:“寝食不语,好好吃饭,让你父亲听到又要训斥你俩。”

    柴卿摸着脑袋看着母亲梅元香,梅元香满是溺,柴卿道:“娘亲,我真的要搬去太爷哪里,不再练武么?”

    梅元香摸了摸柴卿的脑袋道:“跟着太爷没什么不好,好好读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送你去江南大考,得个功名当个士人。”

    “江南是哪里?”柴卿好奇地问了一下。

    梅元香对两个孩子解释道:“江南在很远的地方,娘亲从小在那长大。”

    “士人又是什么?”这回换柴荣好奇了。

    “你俩怎么问题这么多。”梅元香嘟哝一声,柴卿柴荣一起看着柴母,三人相视而笑。

    吃完早饭,庄子也开始闹了起来,来往的行人让柴家庄陷入一片喧嚣。

    天气越来越冷了,眼看着再过一个多月,就要到年节了,可是柴家庄人渴望的鹅毛大雪还是没有下起来。

    所谓瑞雪兆丰年,冬季的雪水溶湿土壤,来年的庄稼才能有力量茁壮成长,这是一个循环,每年都这样,可是今年这大冬天的没有雪,这让向来注重种植庄稼粮食的柴家庄人心里慌张了,齐刷刷地都有了这么一个顾虑,今年天气如此反常,是否意味着将要有什么不详的事发生呢。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