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少子柴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第三章少子柴卿

    梅元香蹲下子抱起柴荣,看到柴荣上被柴守礼打烂衣服而露出来的伤疤,因为子心切刚才还威严的声音一下声音变得有点哽咽。

    梅元香哽咽道:“我儿犯了什么错,得老爷如此痛手。”

    柴守礼怒气未平,并不答话。

    梅元香抱起柴荣坐到了柴卿跟前的椅子上,丫鬟们端来汤,梅元香喂食下去,柴荣才略微好转,睁开眼睛看着梅元香。

    柴卿对母亲解释道:“我和兄长打闹,打翻翘头案上的花瓶。“

    “不就是一个瓷花瓶,至于这样的大动肝火?明rì让柴七派人去市急上再寻摸一个回来便是,至于让我儿受如此皮苦?也是你的骨啊,你可真真下得去手。”梅元香数落着柴守礼,柴守礼虽然是一家之主,可是柴守礼却十分尊敬梅元香,以至于有点惧内。

    梅元香出江南世家,十八年前柴守礼出去打猎救了一伙被马贼劫道的路人,其内就有梅元香,同行还有梅元香兄长的梅元柏,梅元柏梅元香在柴府住了几rì,当时恰值柴守礼英气正足,又因为比武大擂在冀州声明远播,与梅元香双双坠入河,不久梅元柏就做主将梅元香嫁给了柴守礼。

    梅元香焕然大悟,用调侃的口吻接着道:“你就是消不下比武大擂那件事的气吧,你平时何时督促过他们练武,我倒不喜欢我的儿子练什么破武功,成为你们什么武门,每天就知道舞刀弄枪,我儿都是要读书识字,匡扶社稷,做一代名士,过两年我就把他们都送去我娘家,让参加南唐大考。”

    柴守礼就这样被梅元香数落着,却不能也不敢回嘴,反正更像一个被丈夫数落的小媳妇。

    看到况有所缓和,柴七搬了两个椅子过来,让柴守礼坐下,柴守礼坐在椅子上,将浮尘扔在了地上。

    这时柴七儿子柴青山跑进来,对着柴守礼道:“庄主,太爷来了。”

    只见柴青山后有一穿着白袍,鹤发童颜的老者背着药箱走了进来,此人就是太爷柴重明。

    柴重明是邢州府地面上有名的大夫,其祖上一直是唐皇宫的宫廷御医,其父当年治好了昭宗皇帝宠的武贵妃的头疾,昭宗皇帝一高兴,赐其重明清人之号,所以其父在得子之后便对两儿子分别取名柴重明。

    柴重明与弟弟柴重清两人都学得父亲真学,双双成为大唐皇宫闻名的神医,后来大唐被黄巢灭国,柴重清在战火中被士兵杀害,柴重明侥幸逃出战火,颠沛流离跑到闽地生活了几年,后来成为大闽国主御医,大闽宫城被南唐攻破,携带弟子回到柴家庄,在金翁山修一私宅,再不出山半步,因为柴重明辈分极高,所以柴家不论老幼一律称呼柴重明为太爷。

    柴守礼闻音,对着才进门的柴重明道:“大晚上麻烦太爷了。”

    “都是自己子弟,哪有麻烦一说,我刚好就在庄内。”

    柴青山把替太爷柴重明背着的药箱放在桌子上,扶着太爷柴重明坐在柴守礼让开的凳子上。

    太爷柴重明唤道:“来让老太爷给你们看伤。”

    柴重明把柴卿手臂上的棉布拿掉,用剪刀剪开柴卿手臂受伤处的衣服,露出柴卿似清泉之甜藕片如寒冰古玉一样的手臂,伤还未凝固,这一下没有阻碍就开始汹汹密密地沁出。

    柴重明一愣,看着柴卿流出的淡红sè血液,诧异了一下小声嘀咕道:“玉血?”

    然后便对门口的柴青山道:“去让打一盆水来。”

    柴青山听到赶在柴青山前面跑去柴房,不一会便端着一铜盆水回来了,盆耳上搭着一块白sè的毛巾。

    太爷柴重明把毛巾用水侵湿轻轻的擦洗着柴卿的伤口,柴卿看到血珠越来越凶从伤口处蹭蹭地冒出,心中不由一冷,喊道。

    “疼。”

    太爷柴重明眉头一紧,伸手点在柴诀的背上,从脖梗往下一划,滑到膈腧一点,血势还是不见变小。

    太爷柴重明的眉头越来越紧,从药箱中拿出一个将近半尺的白sè瓷瓶子,从中倒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红sè的药丸,让柴卿吃下,柴诀痛苦地把药丸吞下,太爷在柴卿的背上来回点了几个道,血势这才见渐停。

    太爷柴重明又走到躺在梅元香怀中的柴荣看了看,柴荣眼睛有气无力地看着柴重明撸起自己的衣袖,掐在自己手腕上号脉。

    “没事,这孩子体不错,今晚稍加休息食补就行。”

    说罢太爷柴重对柴守礼道:“家规是得授,养子也得教,但要动之,讲其理,切记千万不可动武。”

    柴守礼回道:“太爷你知道我是武门出的,哪讲的了大道理,还是动手来得直接,只有疼才让他们以后不敢再犯。”

    柴重明道“哎,你这一不小心会伤及他xìng命。”

    梅元香唤来丫鬟给柴卿拿来新衣服,又让给柴荣拿点野参汤食补。

    柴七则扶着太爷柴重明和柴守礼起走到大堂中间的上座坐下,碎瓷已经被丫鬟打扫干净了。

    丫鬟手忙脚乱给柴卿包好手臂,柴卿看着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手臂,这才勉强和兄长手臂的粗度有得一拼。

    “卿儿,为兄以后绝对不和你打闹了。“

    柴荣估计是被刚才的况吓着了,这是体好了一点,却不先关心自己,而是担心柴,兄弟深,柴卿看着被父亲狠狠教训而受伤的柴荣内心也不好受。

    “没事了,兄长,以后我们好好练功,争取下年比武大擂给父亲争光。”柴诀安慰着柴荣。

    两孩子互相看着笑着,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

    不远处坐在大堂中间的父亲柴守礼和太爷柴重明,柴七站在一边侍奉着他们,两人饮茶聊着。

    父亲半启茶盖压住茶叶,仰饮了一口,眉头凝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父亲向太爷柴重明问道:“太爷可否听闻老二在酆都和南平国人的战事?”

    太爷柴重明摸摸胡须道:“老夫早已不闻天下兵家之事了。”

    柴守礼有点失望。

    “但是老夫昨rì观星象,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柴重明道。

    “老夫发现玄武宫经星中宫的将星异常明亮,而紫微宫帝星则乱云遮掩。”

    柴守礼疑惑道:“星象如此,是要说即将发生什么么?”

    太爷柴重明说道:“至于将发生什么老夫不明了,但世事又将不平。”

    话罢,柴重明重重的叹气,嘟哝道:“乱星争威,倒是可怜天下苍生了。“

    柴重明说完又道:“时辰很晚了,我要回去歇息了。“

    柴守礼挽留道:“不如就住在内府吧,夜晚行路不便”。

    柴重明婉拒道:“不了,不了,留下弟子们在家不放心。”

    “那太爷我送你。”柴守礼站了起来,站在一边的柴七扶起柴重明,柴卿看着三人一起走出正堂。

    梅元香因为在给柴卿重新包扎手臂,坐着对柴重明行了辞礼。

    柴卿本想站起来,可一动碰到伤口,疼痛难忍,柴荣又体虚到不能下地。

    柴卿和柴荣也道:“太爷慢走。

    梅元香伸出手一只手拉着柴荣,一只手摸着柴卿的脸道:“还别说,这一张脸还有我的风韵,哪像你哥一虎气。”

    柴夫人的戏谑逗得柴荣柴卿两子哈哈大笑,柴诀刚才还因为疼痛沮散的脸突然一笑,这一笑更像柴夫人,却比柴夫人多一番英气。

    柴守礼扶着太爷柴重明走到门口。

    大门正对面有一个无瓦影壁,上用草书写着延元福祚四个红红的大字,大字四周围绕着龙虎的花纹和象征延年益寿的白鹤,柴守礼和太爷柴重明两人站在影壁前。

    柴重明对柴守礼道:“有些事我还是要交代一下,柴卿这孩子体质极弱,断骨难续,流血难止,是极少见的瓷骨玉血,今天得亏我用了早年间研制的续骨养筋补血大还丹,可是这药七年出炉一次,今天是最后一个了,下一次要半年后才能出炉,你要记住,千万不能让这孩子习武,免得伤着筋骨,这孩子看面相聪明的,不如让去读书识字,。”

    柴守礼道:“可是武门出却不练武,这孩子以后怎么在世间行走啊,现在世间如此动乱。”

    柴重明回道:“天下早不是以前那般了。还以为可以一把刀不要命闯天下?不行就让他入我门下,跟着试试修气,再学一点医术,rì后就如夫人所说送到他江南娘舅家考取功名,做一名士人。“

    柴守礼模棱两可地点点头,唤来门口的家丁,道“好生送太爷回宅。”

    柴守礼接着吩咐了一句,:“世道不太平,路太黑,去堡楼掌个灯,带几个庄勇快去快回。”

    两人这就话别,家丁扶太爷柴重明归家去了,影壁上的龙虎鹤花纹又完全开来。柴守礼抬头看着天上的星宿,玄武宫中大星一闪一灭,柴守礼低头思索。

    “体质极弱,一不小心会没了xìng命。”柴守礼心想这样一来,柴卿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想到十五年前,那位散人在帮助夫人产子时所说的话。

    “此子一生坎坷。”

    柴守礼不由失望地长叹一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