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教训两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黧人彤裳 书名:诸荒御神
    第二章教训两子

    柴守礼也不回应径直走入了正堂,柴守礼前脚刚迈入正堂,只见迎面一黑物飞来,柴守礼侧一闪,侧步扎稳,不慌不慢的甩起手臂,衣袖一挥,风定气扬,就把来物啪一声重重地打落地上,柴守礼定睛一看,那躺在地上的是一把短剑,他再环顾大堂四周,乌烟瘴气的,原来是儿子柴荣和柴诀正在打闹。

    柴守礼生有两子,长子柴荣遗传了柴守礼的躯,生的虎虎生威,浓眉虎眼丰唇,腰肥肩宽,四肢壮硕,孔武有力,生看很像一只老虎,再看二子柴诀,细眉,丹凤眼,形修长瘦弱,顾盼之间说不出的风,又显得十分聪明伶俐,一点不像武门之人。

    本来有这样的两个儿子应该是让人得意的,可是在前两个月的论武大擂中,两个孩子可是给丢尽了柴守礼的脸面,从小在柴家庄长大的两字第一次到邢州府,长子柴荣对什么都充满兴趣,乱吃乱喝,尽然在比武当rì乱吃到腹泻,一天如厕十几次,虚脱无法比武。

    无可奈何之下,柴守礼只好让少子柴卿上去试一下,果不其然,少子柴卿在武斗环节,输给了欧阳家的公子,欧阳家的公子众人皆知,是一个行动迟缓,跑十步都喘气的残废,柴卿虎啸扣才打开架势,就让欧阳公子以十八缠丝手四两拔千斤打倒在地。

    第二局械斗环节,柴卿表现的更是丢人,柴卿对擂慕云庄的小姐慕云流紫,慕云流紫一剑法下来,柴诀愣是无法近,长戟也被削成两截,要不是慕云流紫手下留,柴卿估计上得留点什么伤疤。

    柴守礼是很好面子的,想想自己二十年前,柴守礼就是论武大擂上靠虎啸扣和乾坤沉煞戟法挫败慕云政的落天生华剑一举成名,让柴家庄从此傲立五大山庄之中,声名冀州大地,而这次两子被人打得落花流水让柴守礼觉得很丢人,回来两个月了一直无法消气,他命令庄里的庄勇教头对两子严加训练,柴荣柴卿两人每天从早练到晚,柴荣还好,体素质不错,稍加严格,还真练出点门道,可二子柴卿就不一样了,因为瘦弱无力,马步都扎不稳,打出来的拳绵绵无力,像一个娘们。

    这天,庄勇教头有事没来,让两人自行练习,两子闲来无事玩心大发就在大堂打闹玩耍,柴荣手中拿着鹿尾拂子追着柴卿,柴卿在翘头案和方凳中间来回躲闪,柴荣甩着浮子大声喊着。

    “你别跑,看我定仙拂一扫。”

    柴荣大喝一声,浮子一扫,抽在了铁梨木龙纹翘头案上,翘头案一振,放在上面的细白圆腰邢瓷来回晃还是没落稳掉在地上,哗啦一声摔成了一堆碎瓷。柴卿吓的一哆嗦,双脚也随着一滑也滑到摔在地上,胳膊刚好扎在那一堆碎瓷上,锋利的碎片刚好割在手臂上。

    “二公子。”柴七激动地一吼,赶忙跑了过去。

    柴荣停下了动作往门口看去,看到柴守礼怒目相视,两只眼睛刺刺的像shè出两道剑,两鬓胡须又随着重气呼呼的刮着。

    柴卿倒在地上,哼哼着,柴七赶忙从丫鬟去拿棉布,丫鬟们这是也已经吓傻了,六神无主,如同无头苍蝇四下寻找棉布去了。

    柴七把丫鬟找来棉布裹在柴卿的手臂上,可是血还是很快就渗了出来,柴七一看棉布上的血迹,大吃一惊。

    说来奇怪,柴卿的血并不是鲜红sè的,而是淡红sè的,就像参了水稀释一样,一点不鲜艳。

    柴七对着门外呼道:“庄主。”

    柴守礼走到跟前,柴七把棉布上的血迹让柴守礼看了一下,柴守礼心中也犯嘀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他想到了太爷柴重明,便对门外的候事家丁喊道:“快去请太爷入府。”

    门外的候事家丁听到后一人传一人往门外传着命令。

    柴守礼看了看地上的碎瓷片,这是他很喜欢的一件瓷器,是去年路过此地的商人送的,现在却让儿子变成碎片,柴守礼看着柴荣。

    柴荣看到父亲的表,心里明了父亲是不会轻饶他的,怕的浑哆嗦,手中的垂下来的拂子的鹿尾来回小幅度地甩着,柴卿半卧在地上,估计疼痛难忍,可是又碍于父亲在堂中不敢大声叫喊,只能咬着牙哼唧,丫鬟把柴卿扶起坐到椅子上,柴卿看着这一切,心里知道兄长要被父亲教训了。

    柴守礼迈到柴荣跟前,手一伸,口气莫测道:“拂尘给我。”

    柴荣迟疑着不敢把拂子交给柴守礼,柴守礼飞起一脚揣在柴荣口,柴荣大叫一声一个后仰倒在地上。

    “跪下。”柴守礼大声喝道,柴荣赶忙爬起来扑通推倒在地上,子更加哆嗦。

    “拂尘拿来。”柴守礼又用刚才的语气说道。

    柴荣双手把拂尘双手放在手中呈给柴守礼。”

    柴守礼挥力往柴荣上抽去,道:“打你个不孝子弟,论武大擂的耻辱是不是都忘记了。?”

    柴荣咬着牙道:“记得。”

    柴卿心里一惊,父亲是很少教训他们的,以前就算犯错被父亲教训,也只是罚去练武不让吃饭,没想到这次父亲却如此狠狠地教训这兄长,柴卿赶忙要下地替兄长求:“兄长也是失手,父亲大人请饶过。”

    柴守礼还是狠狠的又抽了下去,一下又一下,柴荣体一阵阵的抽搐忍受着疼痛,柴荣体虽然结实,但也忍不住柴守礼的力气之大,每一下都似乎抽到皮里,柴荣咬着牙,心里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求饶。

    “老爷。“

    柴七不忍心看下去,向柴守力求。屋内的丫鬟们也都吓着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眼看柴荣就快支撑不住了,腰越来越弯,就快趴在地上,可柴荣就是不肯求饶了。

    柴七对柴荣心疼地说道:“大公子你就服个软吧。”

    柴荣却还是闭口不言。

    突然柴守礼手中的扬起的拂子被一位妇人夺了。众人直勾勾地看向哪位妇人,这夫人不是别人,便是柴守礼的夫人,也是柴卿和柴荣的生母亲,江南梅家之女梅元香。

    柴卿看到母亲的到来,料定父亲不会继续打下去了,心中舒了一口气,再看向兄长柴荣,柴荣直地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重要声明:小说《诸荒御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