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麻木不仁3113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卫斯铭的威龙早在安永远的母亲安素巧住院的时候  他曾经神秘地晾过

    其名公司一直是他当初出国为了寻找郑青青而设立  这一晃  这么多年过去了  十八岁的青  总是让人缅怀不清  他那时候发誓  发誓找到她  却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  公司的逐渐壮大  而逐渐忘记了她

    郑青青  那个被他的母亲艾欣然用金钱收买的女孩  她为了一千万  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

    后來卫斯铭觉得  不值得  他回国后  应卫震的要求  入了伍

    之后女人对他  犹如敝履  他丝毫不感兴趣  后來在艾欣然的安排下  唐静怡开始纠缠他

    在后來  安永远出现了

    这一晃  就是十多年

    公司的事  一直有人打理  除了重大事以外  其名公司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正在逐渐扩大  早在今年年初  他已经秘密开始了对国内市场的攻入

    其名公司的涉猎范围比较广  从设计开始  珠宝  建筑  广告娱乐等等  有很多时尚元素  尽管卫斯铭是一个表面看起來  有些冰冷乖戾的人  不过三两天功夫  整个城市到处充斥着商场上的硝烟味道  神秘的其名公司不仅将艾氏欣然集团收购  也将总不在法国的盛世集团的分公司  打得火花流水

    盛世的市场份额  几乎有一多半都被其名公司占据

    卫家

    艾欣然正坐在沙发上  满面愁容  一旁的卫震  则是若无其事地看着报纸

    “哎呀  我说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的公司  就这样被一个从国外來的公司  莫名其妙地被收购了  你却是一直怂恿我  这回好了  我的手里  都沒有实权了  被收购了有什么好  我当初真不该听你的话  ”

    卫震则是一脸意味深长的笑  头也不抬  笑容一场诡异  “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  这不是有儿子在么  ”

    “儿子管个用  他什么时候替我想过  最近连个电话也不打  也不回家  听到这么大的时候  也不回家來看望一下  哼  ”艾欣然气得长叹道  “养儿无用  早知道  咱们该要个女儿  至少  是娘的小棉袄啊  ”

    “你就是妇人之见  总之你应该高兴才是  一是沒有任何损失  这个其名公司  在美国的势力发展的还是蛮好的  进入中国市场  绝对是个有远见有前途的公司  你和老林加起來  还是持有公司绝大部分的股份的嘛  ”

    “……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根本就不能理解我  我当初可是总裁  是咱们公司的一把手  你知道我现在沦为什么了吗  ”艾欣然说着说着就要掉眼泪

    “行了行了  我怎么不知道那种感受呢  受制于人  确实是……”卫震从报纸上抬起头來  “总之  你别房子心上了  老來  好好享受享受  最近你也可以休息休息  不是很好吗  ”

    “那你愿意和我一起  出去旅游么  ”艾欣然轻叹着  满眼的期盼

    卫震倒是笑了笑  “你想去就带着刘妈一起出去走走也好  我前一阵子出去太久了  最近还沒有休息过來呢  ”

    艾欣然猛然从沙发上站起來  “是  你是出去太久  你去找当年有那个老狐狸精的地方去了  你去追忆过去了是吧  ”

    卫震的脸色一僵  “你派人调查我  ”

    “卫震  她都已经人老珠黄了  再者  她毕竟是咱儿子的丈母娘吧  怎么  你还想和她有一腿是不是  ”

    卫震脸色铁青地从沙发上站起  将报纸狠狠地摔在茶几上  “艾欣然  比别太过分  最近安稳的子沒有过够是吧  又想发神经是吧  ”

    “我发神经  我不想过安稳的子  你倒是拍拍自己的口  问问你自己  你和我这么多年  你心里一直藏着那个人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

    “够了  艾欣然  说话之前  做好先想想  这些话  你到底该不该说  ”卫震转  铁青着脸往楼上走去

    “你背着我偷  还不许我说  我委屈  我伤心  难道连说说的权利都沒有吗  你难道要憋死我吗  ”艾欣然痛哭流涕地做到了沙发上去  周无力

    “你都说了这么多年  难道还不够吗  原本我是忘记了素巧的  想要一心一意和你过子  可是  你三天两头那这个说事  这么多年  我不但沒有忘记她  反而越來越她  ”

    卫震强忍着怒气  回头应狠狠地抛下这句话  转上楼

    艾欣然只感觉  心中麻木了  似乎  这是她最后一次发泄  以后  不管是卫震  还是卫斯铭的事  她再也不管了  伤得太透了  这父子俩  把她的心  伤得透彻

    哪怕卫震要和自己离婚  她现在也会妥协的  这样沒完沒了的子  沒有心的人关心照顾相互扶持着走路的子  她艾欣然过得够够的

    为什么  年轻的时候  她想不透呢  苦苦执着着的结果  这么多年  竟然是这般麻木不仁

    卫斯铭一踏进家门  就听到艾欣然的抽噎声  他放轻了脚步  以为艾欣然是因为公司被收购的事而伤心痛哭

    “妈  ”他开口叫道

    艾欣然一怔  痴痴地竟然忘记了答应

    “斯铭回來啦  ”她的鼻音带着浓浓的味道  脸色也苍老了很多

    卫斯铭站定  就那样看了他的母亲一两秒  看到她的憔悴和苍老  心头突然间涌现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妈  ”他慢慢地走到她的边坐下  伸手抚着她的肩膀  “别那么伤心  只不过是一个公司而已  ”

    艾欣然轻笑着  带着浓浓的讽刺  “你说的倒是轻巧  欣然集团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它是我这么多年的心血  更是我们卫家这么多年  上上下下的生活花销的來源  ”

    卫斯铭突然想笑  “妈  找您的意思是  你这句话说的是在暗示  你儿子是个沒用的人吗  我这么大了还依靠自己夫人母亲的公司的钱來生活  ”

    “至少  你的兰博基尼  是我出钱给你买的  我还想着给你换新车  这样的话……”

    他痴痴地笑了起來  突然发现  这个时候的母亲  脆弱得有些傻气了  他突然对这种感觉  似曾相识

    “妈  我原來一直耿耿于怀  包括十多年前的事  也包括安永远來我们家之后  你的态度和做法  今天  我突然间释怀了  我原谅你  ”

    艾欣然的子忽地一怔  “斯铭  你说这话  什么意思  ”

    “欣然是我收购的  你放心好了  因为无论怎么样  你的钱  最终还是我的钱  我只不过是以商业的方式  将她兼并而已  ”他说完  还调皮地冲着她挤了一个眉眼

    “我爸呢  在楼上书房吗  ”卫斯铭站起  便要向楼上走去

    艾欣然忽地笑了起來  笑容带着一抹悲戚  她不单单是征服不了自己的老公  她更加不了解自己的儿子

    他说什么  欣然是被他收购    他是什么意思

    ……

    卫震听到敲门声的时候  刚刚在书房的卧榻上躺了一会了

    “进來  ”他沒有起  而是转了个  面瞅着门外

    卫斯铭修长的影走了进來

    “爸  ”他叫道

    卫震原本有些沉着的脸色一转  眼眸一亮  “斯铭  这么快就回來了  ”

    卫斯铭轻笑着摇头  “我还沒有走  明天下午的飞机  ”

    “哦  坐吧  ”卫震从卧榻上起  半躺着  看着自己的儿子英武的脸颊  和自己当年的时候  很像很像

    “爸  你说我这样做  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或者说  太残忍  ”卫斯铭的眸子  带着一抹疲惫  整个人的脸色  也有些不好

    “哎    ”卫震长叹一口气  “别想那么多  你不是故意  而一切都是个人所为  人的经历越多  心里告诉自己要坚强  反而越容易陷入执迷的极端  你妈妈是  我  也是  我希望你  好自为之  ”

    卫斯铭从书房里出來的时候  艾欣然已经不再客厅  他匆匆离去的脚步一顿  “刘妈  我妈呢  ”

    刘妈从厨房里走出來  擦着手说  “太太说头有些痛  回房间休息去了  ”

    “我有事  要出一趟远门  我不在家这段时间  你多留心  照顾我妈吧  ”

    “哎  好  应该的  少爷  ”

    他看了刘妈一眼  转离开

    刘妈看着卫斯铭走出的背影  也有些叹惋  她在厨房里听见艾欣然和卫震再一次争吵起來  也知道艾欣然的格  这么多年  她替她心疼  替她觉得委屈

    卫斯铭开着兰博基尼回到别墅  泊好车  视频吩咐李白木和周扬  分别把军中和外面的人员安排好

    周扬其实是名义上的其名公司的主要负责人  暗地里  却是他的保镖  他手下的三区保镖  名义上全都是其名公司在中国的员工

    天渐渐暗了下來  开门  发现房间里的光线也特别暗  暗到他的眼睛一晃  灯骤然亮起  华丽的大吊灯炫白色的灯光  化成一根根利剑  直接刺进他的心脏

    他一步一步走到客厅  鞋子也沒有换  径直走到沙发上  慢慢地坐下  突然感觉沙发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硌到他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