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我们离开吧3096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真得  ”连海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摸着她的额头  “怎么样  好些了吗  还烧不烧  我太忙了  白天一直要过來的  却沒有抽开  ”

    “舒服多了  ”安永远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手里拿这些食物  “就是很饿  ”

    连海一拍自己的脑袋  “看我  來來  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麻辣鸡腿  ”

    安永远的眼睛亮亮的  她已经很久不吃辣了

    她半坐起  上穿着连海的衣服  有些肥大  便把袖子向上挽了挽

    从卫斯铭的别墅出來  她走的是窗户  她知道别墅外面有一些保镖在暗地里  会因为卫斯铭回來而有些放松警惕  便找了卧室的单  拧成条  忍着全的剧痛  滑下去

    伸手结果连海递给她的鸡腿  她的眼睛忽然有些刺痛  在这个还沒有装饰的房间里  只有一张铺和一个台灯

    她啃了一口  那嘴的香辣  眼睛竟然有些红了

    “好辣  好辣  好吃  我很久不吃麻辣鸡腿了  ”她一边吃着  一边说着  一边摸着眼泪  “你看  眼泪都辣出來了  呵呵  ”

    连海只是很忧郁地看着她边吃边哭的表

    她饿了一天

    这段时光  是他感到最痛心的时光  他坐在边  将安永远抱在怀里

    连海无法每天都來看安永远  卫斯铭已经对自己起疑心  一定不会轻易罢手  他抱着安永远颤抖的子  安慰着她  轻轻拍着她

    “远远  我们离开  我们离开这里  好不好  ”

    安永远一怔  抬头带着满是泪水的眼眸  看着连海满是淤青的脸颊

    “怎么了  连哥哥  是不是卫斯铭真得來找你了  你的伤  应该不是摔得那么简单吧  ”

    “我问你  你卫斯铭吗  ”连海握着她的双肩  问得小心翼翼

    安永远不说话  只是继续啃着鸡腿  “我不想见他  ”

    “只是不想见他  并沒有离开的意思  对吗  ”

    他的声音带着颤抖  眉间拧着  看着低头吃东西的安永远

    他轻叹着  抚了抚她的头顶  在这样下去  过不了多久  就会被发现的

    安永远离开别墅的时候  确实是有些崩溃的  她受不了  受不了卫斯铭那样对待她  她不敢想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心

    狼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害怕再次看到他的样子  害怕再次出现那天晚上的场景

    她不想要一丁点的痛苦了  再也不想要

    从小到大  她难道经历的不够多  心还不够痛吗  她几乎撕心裂肺

    这样活着  到底有什么意义  她一早便知道  自己存在着  兴许就是浪费吧

    她沒有抬头回答连海的问題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考虑  只想着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  如果可以  她宁愿永不醒來

    连海第二天沒有回來再看她  第三天也是  临走的时候  在小冰箱里放了一些水果和食物  足够她吃好几天的  她央求他给她借一些钱  她需要买一些衣服穿  万一用得着的话

    安永远昏睡了两天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  实在受不了了  便起  去了浴室  洗了澡  看到镜子里满是淡淡的伤痕的子  她自嘲的笑笑

    这具子  和她的心一样  那么低、  那么不值钱

    连海被卫斯铭的人抓了

    他们就在他的家里  拉了一道绳子  将他绑了起來

    周扬无法  他知道卫斯铭这两來彻夜不睡  处理事  派他调查连海的事  他后的基础房产  并沒有人居住  可是周扬知道卫斯铭的心思  知道夫人一定是被这个男人窝藏

    他曾经将几个保镖甩开  他一定是去看夫人了

    “你说不说  夫人现在在哪里  ”

    连海被绑在椅子上  他轻笑着  带着一丝轻蔑  “卫斯铭的出事风格  也不过如此  找不到安永远  就來绑住我  怎么  打算严刑供吗  ”

    “你少废话  ”周扬一把将裤兜里的黑色的抢掏出來  抵着他的脑袋  “你说不说  不说我一枪嘣了你  ”

    “你嘣吧  ”连海笑意融融地闭上了眼眸  “你嘣了我  我也不知道  你去告诉卫斯铭  我安永远  我了十几年  我愿意为他去死  他却给了安永远什么  除了伤痛  还是伤痛  ”

    “你去告诉卫斯铭  他根本就沒有资格她  ”

    “既然那不是  只是婚姻的责任  或者是想要锢的游戏  我希望他  放了安永远  ”

    周扬最后也沒有问出个结果  卫斯铭吩咐了  不准动用武力  他随时私底下动了小刑  却是得不到实际的效果  这个男人对夫人的  太深沉  深沉得让他都感到颤栗

    沒有办法  周扬最后一点办法都沒有  只好汇报了卫斯铭

    卫斯铭的胡茬已经很长了  胡子一长出來  显得他整个人特别颓废  周扬看了一眼  心中竟然有一些说不上來的感觉

    “这是我家少爷吗  ”周扬的表  太过夸张

    “……滚犊子  ”卫斯铭的嘴里冒出几个字  深邃的眼眸似乎有些暗淡

    “怎么样了  ”

    “少爷  连海就是不说出夫人的位置  市内各大监控我都有信息汇报  夫人只要一上街  我就能知道  ”

    “连海呢  你把他怎么样了  ”

    “少爷  您还有心思关心其他的男人吗  那个男人  我看死也活该  ”

    “你懂个  你把他绑了  ”

    “……”

    “赶快放了他  ”卫斯铭的说话的口气一如既往的狠戾  视频一瞬间被扣上

    周扬只好悻悻地放了连海  他听从卫斯铭的话  全部撤除了对连海的监控  连海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房间的桌子底下  墙角落里  摸出了点点的监视器和窃听器  心头一阵

    “卫斯铭  有生之年  我若是有能力  一定让你好看  ”连海大吼着  被周扬在腹部又是一拳

    “我说哥们  有生之年啊  你是沒有机会了  因为少爷和少夫人  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你若是想要插足  还得问问我裤兜里的枪呢  ”

    “滚      ”

    连海的全几乎都僵硬了  他的手脚有些发白  两天沒有吃东西  子有些虚弱

    他去冰箱翻腾了一些食物  洗了澡  填饱肚子  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安永远住的地.方.

    也许  就是命中注定  注定她和邵年军这辈子的纠缠

    安永远刚刚收拾好自己  一出门  刚刚走到马路上  竟遇到了一亮黑色的越野  在她的边停下來

    她的心头一跳  车窗缓缓开启  映入邵年军熟悉的脸颊

    “远远  上车  ”

    安永远迟疑着  这么久沒有见他  他似乎比之前在军队里当兵的时候  更加帅气  脸上的皮肤保养的好了起來

    他穿着一袭价格不菲的西装  脸上的笑容明媚而阳光

    坐进车内  她轻笑着  内心思忖着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

    “你……”

    邵年军笑着  一边开着车  一边说道  “你先说  ”

    “你最近还好吧  ”她问的小心翼翼  也怕自己这样问有些突兀  因而声音起初有些高  后來有些低

    “很好啊  ”他轻笑着  “我最近接手了我盛世  前些子在国外  这几天才刚刚回來  你呢  ”

    “我还好  ”安永远心虚的说着

    “想吃什么  ”

    “什么都好  ”

    “那我们去郊区吧  那边有一个本料理店  特色还不错  味道也很鲜美  ”

    “……本  料理  ”安永远的心头有些慌  她有些反感那个民族  就如同反感姜葱这些作料一样

    不喜欢  不只是不喜欢  她更加沒有去过那种地方

    安永远怀着上下忐忑的心思  下了车  跟着邵年军进了料理店

    邵年军回头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  一把将她的手掌牵过來  牢牢地握手里

    她挣了挣  看到一和服的服务员正用极其诧异的目光  看着她  她突然有一种  想要冲上去  拽倒本人的冲动

    幸亏被邵年军拉着

    落座  一个穿和服的本女人进來  说着有些生疏的汉语  而邵年军却是以语回答  这让那个女人有些惊讶  两个人和颜悦色地说了几句  那个女人看她的表  有些奇怪

    “你们都说了什么  ”待本女人走后  她迫不及待的问  总感觉  來这样的地方吃饭  乖乖的  却又不知哪里奇怪

    “沒什么啊  只是说你第一次來这里  请她多多关照  刚刚的女人是老板娘  她夸你很漂亮呢  ”

    “呵呵额  是么  ”她有些尴尬的笑着  自己穿着是很便宜的那种运动服  因为连海留下的钱不时很多  她还想着要节省些

    她有些后悔  离开卫斯铭别墅的时候  她什么都沒带  她的笔记本啊  她的小钱包啊

    菜被一一端上來的时候  她有些懊恼  白花花的生鱼片  让她想起了很久以前  她跟着卫斯铭去吃血牛排的场景

    “呵呵呵  生鱼片啊  ”

    “你吃过沒  这里的生鱼片很好吃  ”邵年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唇角勾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浓浓的刺鼻的味道传來  整个小房子几乎全被那种腥味填满  她忽然间很想呕吐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