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如果爱上一个人3077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卫斯铭痴迷了  他在安永远美好的子里痴迷不醒  他明明知道自己做过了头  沒有任何节制  也沒有顾虑一丝一毫安永远的感受

    可是他那么想要任一次  这种任一旦开了闸  他怎么也沒有自控力  怎么也关不上了

    他终究还是低估了  这个小女人对自己的影响力  更加低估了自己对她的掌控力  以及对自我的掌控力

    他做过了

    在他最后一次冲刺时  他深深的意识到自己做过了  子底下的下女人  已然不知道昏厥过去多久了  他竟然都不知道她是何时昏厥过去  却仍然停止不下來  他继续驰骋着的矛盾的心  和

    停下來的时候  他已经沒有了更多的力气  只感觉自己上所有的力量  经历  都被旁边的女人全部压榨了去  他大口的喘息着  看了她赤着子  满都是他的银白色的、液  苍白的皮肤上面  都是红红紫紫青青的吻痕  他想要微笑  想要抱着她到自己怀里  却是无力

    他睡着了  在筋疲力尽之后  赤着子  睡在安永远的边  他知道  她同样也赤着子  和自己无异

    最后一丝理智  盘旋在他的脑海:他们这样放肆地做了事  是不是代表着  他们这辈子  有生之年  已经融为一体  再也不会分离

    卫斯铭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  中间有些意识的时候  只感觉腰有些酸痛  他忍不住想笑  自己的体力一向那般好  在军中也是无敌  他竟然毫无节制地栽倒在了安永远那个丫头的长裙下

    翻了个  长臂一伸  他摸着边软毛毛的  心满意足地捞进怀里  手臂将她抱住  继续睡去

    他这一次  对她  真得很满足

    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心

    如果你上一个人  你或许会心心念念地牵挂着她  想要保护她  想要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旁  想要和她一直在一起  在一起欢笑  在一起做事  在一起经历疼痛与磨难

    如果你上一个人  你或许会意识到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只有你一个孤独的灵魂  她也会和你一样  在意你的孤独  在意你的心思  在意你的感  在意你的所有

    如果你上一个人  你会怎么办

    卫斯铭不知道  自己应该怎么办

    仿佛睡了很久  久到他的头都有些痛  醒來的时候  他满心欢喜  伸开手臂摸了摸怀中的柔软  唇角带着笑意

    却是在手中揉、捏  发现了异常  他倏地睁开了眼眸

    她竟然不在怀里  他以为怎么样  那个小女人也得三天下不來

    起  环顾四周  却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地摊上  上盖着的是一柔软的被衾  他拧着眉  赤着站起來  客厅里沒有安永远的影  走了几步  瞧头望了望厨房里  浴室里  客房  楼上卧室  更衣间……

    “老婆  老婆  ”他张开嘴  嘶哑从他的唇间流露出來  他用手拧了拧喉间的不适  拧着眉  继续喊道  “老婆  永远  快出來  我不喜欢躲猫猫的游戏  ”

    “你要是被我逮着  我让你一个星期下不了  ”

    “你痒痒了是不是  永远  小猪猪  ”

    “亲的  我的小宝贝……”

    卫斯铭赤着子  几乎围着楼转变了每一个房间  他挪动的脚步愈加沉重  心头一阵阵感到惶恐  他赤着高大而修长的子  徒步走到她原來的客房  发现她的东西  一件都沒有少

    人呢  她的宝贝呢

    不可能出去啊

    他安排在她边的保镖  因为他回來  所以让他们几个先去休息了

    安永远会是那种会因为受不了做、而逃跑的女人吗

    她不也是一个大**吗

    他知道自己索要她索要的有些疯狂了  这  难不成是理由

    立刻摸了衣服穿上  也不管不顾自己的一不整  仓皇地进了书房  他调出整个小区的监控录像

    录像显示  在别墅出口警卫室门口  有一个熟悉的影  探头探脑  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别墅区  时间是三点零五分四十八秒

    凌晨三点零五分  四十八秒

    他的脸色沉着  眼眸鸷着  狠狠地握着拳头  一拳砸向了书桌  红木书桌发出轻微的颤栗和吱呀声  怒气  浓郁的怒气围绕在整个书房  宛若一场即将要爆发的暴风雨

    她真得逃跑了  想要离开他

    他倏地站起  浑戾气地來到卧室  推开半掩着窗台  看着窗台下面还在风中凌乱的长长的

    正门的监控显示  沒有任何人影  哪怕是苍蝇飞出來  她爬了窗台  任何东西都沒有带  哪怕是私用的东西  哪怕是内、裤

    手机  笔记本  化妆品  都在原本属于她的卧房的客房的上摆着  很显然  她离开之前  似乎犹豫过

    她竟然什么都沒带  有意思  就这样离家出走吗  和他置气的吗

    他忽然释怀  唇角漾着一丝满足的笑意

    既然如此  为何不成全她  一个小女人想要离家出走的好玩的心态  他知道  她除了他  如今一无所有

    天朗气清

    惠风和畅

    安永远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子  颓然道在地上  她在漆黑的半夜  游了好几个小时  仿佛一具幽灵  她不想哭  也不想想些什么  只想着出來看看景  看看夜晚的景色有多凄凉

    倘若那凄凉的孤苦伶仃的夜晚  比自己还要难受  那么  她死也不会哭

    倘若那凄凉的孤苦伶仃的夜晚  不如自己这一疼到麻木的感觉  那么糟糕  那么  她不死也会哭

    哭个天昏地暗  哭到海枯石烂

    她是谁  她从哪里來  她是从石头里蹦出來的吗  为什么她感到心头一阵又一阵的收缩  宛如被人一刀又一刀地剖开

    为什么要让她一遍又一遍的饱经痛苦

    她到底该怎么办  该往哪里去

    她想要找妈妈  想要找爸爸  想要躺在温暖的怀里  好好地撒一回

    她好冷  好想要温暖  皮肤上感觉有很多蚂蚁在啃咬她  生生地撕扯着她的皮  喝干她的血液  啃噬她的骨头

    她好痛  真得好痛

    睡吧  就这样  安静地躺在地上  或者草丛里  感受晨起的露珠  和萧条的有些枯燥的味道的泥土的香

    她分明听见她的头颅  磕在地上的声音  咯嘣一声  仿佛石头那般坚硬  那般倔强  那般无坚不摧……

    她好累  好累……

    长长的睫毛阖上的时候  黑色的天宇冒出了一片清亮的白  她的面色苍白  浑僵硬  躺在地上  衣着单薄

    红彤彤的冬季的太阳  跳出來的时候  山地朗润  有一缕清白的柔和而温暖的光  将地上的修长瘦削的人影  照亮

    “少爷  我已经搜过那个路口了  夫人在那边路口消失的  那边的几个小区都沒有监控显示  ”

    “哪个路口  ”卫斯铭在海上豪庭  处理着來自国外的事  他听着周扬公式化的汇报  面不改色

    “夫人原來的小区的路口  ”

    “那她一定是回家了  ”他的唇角勾着淡淡的笑意  “你去敲门  替我把夫人请回來  直接來豪庭  ”

    “是  ”

    关闭了视频通话  卫斯铭停顿了一下手中签字的手指  他抬头看了看桌子上原來监控的安永远的视频  点击播放  又将她看了一遍

    那个女人真是奇葩  她原來一个人在家的时候  这么不讲究  邋邋遢遢  衣衫不整  头发四散  也不化妆  也不洗漱  要么满屋子游  要么坐在沙发上对着笔记本一天一夜

    她甚至连一顿像样的饭菜都不做

    他轻轻哂笑  看了一半  就点击暂停  继续看手中的文件

    约莫有半个小时

    “少爷  夫人不在家  家里很久沒有人住  到处都是灰尘了  ”周扬的视频跳出窗口

    她沒回家

    “医院那边呢  ”

    “医院那边我刚刚打电话问了几个保镖  出了老先生经常去看安老太太  两人相互交谈甚欢  最近并沒有其他人來过  ”

    他的面色当即拉黑  握着笔的手指力道较重  手心的笔瞬间扭断

    “去连海的家  ”

    “这……以什么样的名义  少爷难道要公开夫人离家出走的事吗  ”周扬神色犹豫道

    “废物  周扬你他妈的再说一句废话  我灭了你  ”桌子被大掌拍下  发出咔嚓的巨响  卫斯铭的脸色  几乎可以用凶狠來相容  “不管什么理由  她一定在连海家里  ”

    “是是  我这就去找回夫人  ”

    “算了  你回來  我亲自去  ”他一把甩开手中的文件  桌子上那一摞堆积如山的文件颤巍巍地倒在桌子上  有的掉在了地上

    他的心中  异常的烦躁  烦躁得难以言语

    安永远  那个该死女人  她难道不知道  连海对她存着什么样的心思吗  连海  和邵年军  有什么两样  不都是男人  不都是垂涎她美如花的

    他大步走出了豪庭  发动兰博基尼的时候  扬起的不是风或者沙子  而是浓浓郁郁的怒气  和醋意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