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你明明很想要我3147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我说过  让你走  走得远远的  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安素巧半躺在上  双眸红肿着  双手紧紧的握着被单  骨节隐隐地泛着白色

    “妈    ”安永远哭出声  声音撕心裂肺  “妈  您不要在赶我走了好不好  您不要在赶我走……”她挣开卫斯铭的双手  便听见咕咚一声

    她猛然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卫震在一旁  凝眉看着安永远跪着爬向安素巧的边  后自己的儿子一脸疼惜的模样  心中止不住有些喟叹

    “素巧  你这是为什么  远远这丫头  我很喜欢  她很无辜  你不能这么残忍  ”

    “这里沒有你们父子的事  这是我和这个丫头之间的事  你们不要插言  ”安素巧忽然忿恨出声  声音哽咽  却是强忍着心头那一抹不舍  狠下心來

    卫斯铭的眸子深邃得泛着光芒  他向前走了一步  沒有将跪在地上痛苦的女人拉起  反而一起跪下

    “她是我的妻子  她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  她跪下乞求  我也跪下  ”

    卫震彻底惊住  站起  怔怔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  大叹一声  转走出了病房

    安素巧的唇边忽地升起一股冷笑  她面色狰狞  苍白如纸  “好  真好  实在是太好  ”她伸着手指着安永远的鼻子  “当年  若不是怀了这个野种  我也不会和心的男人分离  我一直以为  她是我和我的人之间永久的牵绊  所以才选择了离开  可是  ”她的手有些颤抖  指着卫斯铭  “你却给我看鉴定报告  你告诉我  她与他沒有血缘  ”

    “哈哈哈  ”她的唇角愈加颤抖  声音尖利刺耳  眼角处的滚出了两滴浊泪  “我竟然都不知道  她是哪个男人的种  滚    你们都滚出去  再也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现  ”

    “她是你的女儿  安永远  她是你养育了二十多年的亲生女儿  ”卫斯铭跪在地上  抱着旁哭得瘫软的子  忽地大声斥责起來  “你瞪大眼睛  你摸摸良心  她不是你在街边马路上或者草丛里随便捡來的小狗小猫  她是你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你的亲生女儿  ”

    “你以为  你就这样一味的逃避  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  你就能解脱  你就能快乐  当年的事  到底怎么样  你难道不想知道  不想去揪出那个男人  不想狠狠地惩罚他吗    ”

    “你为自己的女儿考虑过吗  你知道她被人陷害  到处被通缉  险些丢了命  险些见不到你了吗  你知道她这段时间  都是怎么过來的吗  你真是天底下  最自私的母亲  ”

    卫斯铭说着  竟然浑颤抖起來  眸子里盈满了雾气  脸色铁青  紧紧地抱着怀中还在抽噎的女人

    安素巧已然泣不成声  她紧紧地攥着被角  低头看着泪水之中  跪在地上的哭得肝肠寸断的女儿  缓缓地伸出手

    安永远在卫斯铭的怀里  颤巍巍地抬起头  泪水不停地滑落  她跪着向前走了两步  握着安素巧枯瘦的手  声音嘶哑着

    “妈……你可以不要我  但你始终都是我最的妈啊  ”

    安素巧只是握着她的手  埋下头  大声地痛哭

    “老天爷啊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    为什么  ”她狠狠地捶着  捶到双手发痛!

    生命就像一条滔滔不息的长河  而人在其中  就仿佛那河蚌  历经着沙石的侵蚀  流水的腐蚀  **的痛苦  越多磨砺  才会越有醇香的气息  才会有心中光彩夺目的温厚的珍珠

    因着卫斯铭的那一番话  安素巧虽然沒有在赶走安永远  却也沒有承认她  她积怨这么多年  一瞬间爆发出來  所有的恨和遗憾  都责怪在本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安永远的

    不过  至少  安永远可以在想念她的时候  來看望她

    对于安永远來说  这就够了

    离开医院  他带着她去了海边  上次那个让他们几乎发生关系的地方  让他们都心中有所顾忌有所怨恨的地方

    这是第三次  他们來这里  看海  念念不忘  去寻找各自失去的美好

    冬天的海面上有些凄冷  砾石光秃秃的  被风侵蚀的只剩下了一点残痕  苟延残喘着  远远的海面泛着冰冷的褶皱  仿佛时间老人的容颜

    天空是灰蒙蒙的颜色  海天相接的地方  化成一条直线  仿佛那里  就是天涯海角  就是地之终极

    “冷不冷  要不要到我怀里來  ”卫斯铭紧了紧旁的女人上的风衣

    海风带着一抹肆意  瞬间袭來  从袖口脖颈的缝隙蹿进來  剥夺体中最好的那一丝体温

    “不冷  ”

    她却说  随即向前走着  一直走到距离海水最近的地方  伸开双臂  任由海风侵入她的衣衫

    卫斯铭在她的后  看着她有些僵直的背影  明明冷得要命  却在他面前逞强  他疾步走过  从她的后  将她的双臂慢慢地放下  紧紧地贴着她的后背  十指相扣

    “冷不冷  ”他又问她

    她仍然摇摇头  眯着眸子  海风刮在脸上  抽痛  仿佛被人扇过一般  眼睛受风之后  有些红肿  泪水忍不住簌簌下落

    “我问你  到底冷不冷  ”他贴着她的耳畔  故意呼出气喷在她的脸上

    “真得……不冷  ”她的声音哽咽着  子微微颤抖着  背后源源不断地向她传來量  而怀却是凉透了

    卫斯铭一把将她的子扳过來  口气凌厉  “小刺猬  你明明冷得要死  为什么不到我的怀里來    ”

    轻轻地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  他满含温柔地将她抱进怀里

    安永远就这样被他抱着  不在出声  不在反抗  捶着双手  毫无灵气

    “小笨蛋  在我面前  你还用逞强吗  放下你的那些无所谓  乖乖地來我的怀里  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  听见沒有  ”

    他的声音很严厉  说出的话  却是那么温柔  那么让她怦然心动  她甚至想要卸下一的疲惫  想要永远都停留在这一刻  男人的温柔里

    “你冷么  ”头顶低低的声音传來

    “冷  ”她的声音哑哑的  却是反手回抱他  紧紧地回抱他

    “我好冷  好冷  抱紧我  ”她对他说

    卫斯铭心中忽地升起一抹温  汩汩地从心口处往外流淌  流向四肢  流向怀中的女人

    “叫老公  ”他的唇边带着一抹轻笑  紧紧地埋在她的颈间

    “……”

    “老婆  我都叫你老婆了  ”他摩挲着她的脖颈  似是撒般  磨蹭着她

    “快啊  叫老公  你在不叫  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

    安永远抬起头  耳根竟然红了  她的眸子有些发亮  也带着丝丝缕缕的害羞

    “……”张了张口  却是沒有声音

    “快叫啊  大点声  我听不到  ”卫斯铭满含期待地低头俯视着她  却见她的脸颊愈见红润

    “不叫  ”她竟然反抗他  一脸的义愤填膺

    “你叫不叫  叫不叫  ”他急了  直接用手挠她  安永远左躲右闪  还是被他挠得浑难受

    然  看到她破涕为笑  他如释重负一般  追逐着她奔跑的影  开心起來

    在这片沙滩  他从來沒有像今天这样  开心过

    在外面用了侣餐  回到别墅的时候  暮色渐晚

    “今天必须要洗水澡  免得在海边受凉  ”两个人换鞋子的时候  他说

    “嗯  好  那我去放水  ”安永远兴冲冲地去了浴室

    他一怔  这还是最近几天來  她第一次高高兴兴、大大方方的去放洗澡水

    洗澡的时候  他规规矩矩洗澡  虽然体还是有了反应  却沒有动她  安永远难以形容心中的感觉  有羞赧  有期待  有失落

    她一直时不时地抬头看他  他却对她置之不理

    “赶紧洗澡  一直看我做什么  ”他瞥了她一眼

    “沒什么  ”她连忙移开眼睛  背对着她

    卫斯铭背对着她的子  脸颊上满是邪邪的笑意  她明明是有话要说  或者想要什么  却在他询问出口后  避而不答

    “是不是还在看我  ”他背对着出声

    “沒有……”她低着眉  突然间整个子都被他笼罩着

    “说啊  想要什么  给我说  ”他贴着她的耳畔  弯着腰  男气息浓厚得将她包围

    她整个脸都红得宛如熟透  腰间一紧  整个子便被他抱在怀里

    “说  ”卫斯铭轻叹着  将她的子紧紧地搂在怀里  一边亲吻着她的唇角  脖颈  一边抚摸着她的后背  将她猛然间抵在冰凉的墙壁上

    她因背后的凉意而子本能地一个激灵  呼吸骤然急促起來  男人的吻细细密密地  逐渐下移  一口含住她前的红豆  溢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话

    “为什么……不说  ”

    安永远忍不住低低地嘤咛出声  “……嗯……不……”

    他猛然间分开她细长的双腿  往他的腰间环住  让她的双腿攀在自己的腰间  她的双手却是有些推却的在他的滑腻的前抵挡着

    “你明明很想要我……”

    他抵着她的额头  眯着眸子看着她上泛起的粉红色的肌肤  那些青青浅浅的吻痕还在  他们的上  因着洗过澡后的水泽而氤氲地埋藏在了浴室的迷蒙的雾气里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