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几次,你才够3219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两个人均是闷哼  被这突如其來的撞击  被这突然之间撞出的痛楚  而同时发出闷哼

    “嗯    ”

    “嗯……”安永远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撞的时候  此时她缓缓地睁开眼睛  只感觉躯宛如一股簇火  熊熊地升腾起來  便看到了子底下的卫斯铭  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红润如火的脸颊

    明明是他告诉她要放轻松  要接受他  她接受了  容纳了  他却在关键时刻  退缩

    这可是他们的初ye  初夜  初夜啊

    她明明感受得到他浓重的呼吸  他下的滚烫还在  她的双手穿过他的颈间  缠在他的上  双腿慢慢分开  分开到他喜欢的程度  他刚刚为她做的程度  腰下猛然一沉  他给她的触感  那么明显  那么火  那么惊心  几乎让她忘乎所以

    她的呼吸  愈见浓厚  却感觉周遭的空气  似乎不够喘  愈加稀薄

    “你想做什么  ”他的眸子愈见发亮  猛然翻  将她压在

    安永远迟疑了一下  张开口  露出洁白的小虎牙  唇角噙着一抹笑意  “你想做什么  ”

    “我想……吃了你  ”

    卫斯铭直言不讳  一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  一手把着她的  轻重缓急地揉弄了起來

    她闷哼一声  感觉几乎消失的焰火  再一次从下传染至四肢百骸  体内倏然灼灼而燃  却是  不在惊慌  不在仓皇如兔  而是微眯着眸子  颤抖着唇齿  去感受  甚至享受

    “既然想吃  为何不吃  ”

    她的声音  柔弱无骨  如水般  温柔  滑腻  甚至  有些嫩  一如她的子  让他难以抗拒地燃烧起來

    “你为何不吃  ”

    卫斯铭猛然间低头  将她原本就已经红肿的唇噙住  或轻或重地吻咬了一口  随即溢出一句话

    “还不都是你  一直泄我的  让我每次都  半途而废  形成习惯  ”

    他的话痴痴着  因着吻  因着慌乱跳动的内心  因着她问那句“为何不吃“的话

    “我想了……”她也低低地溢出声  “你若不吃……我  我就……吃了你……嗯……”下猛然间涌出的流  让她不再压抑和躲避  大胆地流露出迷人的神采

    他的手指从她的后处  揉与捏突然改成了穿与梭  从后往前探入她浓密的森林里去

    本就是紧紧相贴合  虽然沒有融入  却也已经让她难自  他这样的动作  又让她罢不能

    卫斯铭沒有在说话  而是直接用行动  來证明他对于她的感觉  手指如鱼般穿梭而來  引得她的子微微弓着  双腿自然而然的夹紧  他的另一只手却阻隔在她的胯间  不让她有所退缩

    流汹涌而來  伴随着浴室里那几杯红酒助兴  她嗯嗯啊的低低的吟唱着  仿佛猫一般在他的内心挠着  挠着……

    “我要來了……”他狠狠地亲吻着她细长的脖颈  她人的蓓蕾  让她在微微的疼痛之后升腾起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他再一次而入  不等她有所适应  她的紧致  足以让他窒息  他深吸一口气  就急促地耸动起來

    她闷哼一声  承受着上男人的勇猛  沒有之前那般明显的痛楚  却被他猛然间的蠕动而稍稍不适  那一下  又一下的几乎顶到极致的撞击  将她由不适  推向了水、、交融的美好里去

    “……嗯啊……”她有些疯狂了  她张开红润的唇  在他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撞击里  急急缓缓地唱起了媚人的歌

    空气中充满了低迷的体香  伴随着她断断续续的呻银声  相互的亲吻和碰撞  一下又一下  一下快似一下  仿佛也渗透进了灵魂里去

    榻猛烈得摇摇晃晃  本就是充满弹的柔软的  伴随着两个相互交叠、相互融合、不停穿梭着的躯  而发出细微的声响  而乐此不疲

    卫斯铭不断地耸动着下  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纤细柔软的手  十指紧紧相扣  在那刹那间涌上的美好來临之时  猛然间覆上她的唇舌  浑颤抖着  不停颤抖

    唇舌交合  指尖交合  私处交合  间交合  他们仿佛化成了一汪绿莹莹的水  融为一体  不分你我

    深入而又深入  碰撞着她体壁内的敏锐点  将她久久的推拒到梦幻般云朵的顶端  将她几乎带到在棉柔的天堂里去

    他急速的加快  一瞬间到达了极致  一瞬间  也攀爬到有她存在的云朵里  天堂里  将她在那里扑到  将她在那里索要  不停地索要着

    两人急促的呼吸高高低低  相互交错  她大喘着  感受着他在她体内骤然释放的潮  倏尔睁开了眼眸  看着他微眯着眸子  眸内的深邃  不再迷茫  她只一眼  就看得完完全全  清清楚楚

    他也捉住了她的眼底的眸光  唇角带着一抹邪邪的笑容  周全部放松  垂下头  将全的重量全部都压倒在她的

    “嗯……”丫的  这男人要压死她啊

    “起來  你好重  ”

    他的笑轻哼哼的  像女生那般嗔起來  “刚刚你怎么不觉得重  ”

    “刚刚你沒有压下來  ”

    “哦  是么  ”他抬起头  审视她  唇角的笑意愈加明显  “这么有劲头  看來最近这几天  你被养得比较肥  这体力到底怎么样  我要试一试  ”

    “……”

    其实她周已经开始作痛  被那般强势而厚重的男人索要一番  周已经散架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  上的痛感  却不是特别的明显

    她的脸颊存留着欢后的红晕  低低着眸  仿佛羞愧一般  卫斯铭知道  安永远不是那种特别传统的女人  她矜持  却也不会在今天这样水到渠成的境地里  再坚持  再推拒  不然  她为何要说吃了自己

    “你  是不是刚刚忘记了什么  ”她抬眸  看着他的面颊上  竟然有一抹红晕

    “什么  ”他的双手不知何时  再一次攀上她的前  把玩着那一抹粉红的蓓蕾  说出的话  漫不经心

    安永远忽地生出一抹失落  他明明忘记了告诉她  还是说  他故意不告诉她  还是说  他仅仅是把自己  当成了他的有责任的那种冠冕堂皇的妻子  所以  他吃得理所当然

    “什么往南飞了  ”

    她伸开手推着他结实的膛  对他审视着自己的目光躲闪着  转念又想  他们这样  履行了夫妻义务  以后就是真真正正的  夫妻了

    总感觉  心中缺少了一大块空间  却又不知道  该如何填满

    正思索着  突然间体内的肿胀  让她猛然回过神來  她有些惊异地看着压在上  气息刚刚平定的男人  深吸一口气  低头再一次堵上了她想要寻求的樱唇

    “……唔……”

    是她忘记了  疏忽了  大意了  竟然在他还沒有退出自己体的时候  游神

    卫斯铭根本就不在给她思考的时间  便上下其手  再一次将她占为己有

    “你  别夹我那么……紧  分开腿  宝贝……”他低低地喘着  弓着子  这还沒有冲刺  就差一点被她给挤了出去

    一边低低地吻着她的柔软的蓓蕾  一边用手分开她的想要将他推出去的双腿  她居然不老实起來

    “不要了……”安永远喘着浓浓的气息  带着沐浴以及香汗的清新的味道  他的子好重  她的上有些痛  下也有些痛  便要再一次承受他理所当然的占有吗

    “要  还是不要  ”

    他抬眸  看着她有些迷离有些委屈的面容  腰间一沉  猛然间顶入  便听到她闷哼一声

    “不……”

    卫斯铭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气恼  一次怎么能够  尽管知道她还是第一次  有些舍不得  却无法放弃此刻想要做的事  他一狠心  咬着牙  说道  “不要也得要  ”

    “你得补偿我  这半年來的欢  ”

    安永远突然间瞪大了眸子  难以置信地看着上驰骋的男人  体内的重生  她的双眸一瞬间沉了下去

    尼玛  半年的欢  她还活不活  自私狂傲的混蛋

    “……混蛋  ”她嘤咛之中  骂出一句

    卫斯铭唇角上扬  一边动作一边邪恶地时而轻柔时而很重地亲吻着她的前  印下一颗有一颗草莓  听到她低迷的骂他  抬头  向下深深地一顶

    “……啊……压……死了  ”

    “丫头  我很重对不对  那你在上面  可好  ”

    “……”却见她面颊红润  浑的肌肤滑腻着  粉色、、人  方才他沒有好好欣赏  急于释放  现在  他可以掌控好自己的体  岂会那般轻易地饶恕她

    “不好  咱不要了……”

    “不行  我还不够  ”抱着她柔软的躯  他一下又一下地用着力  却见她又开始咬着唇  似乎在介意什么  他却是心照不宣

    “几次  你才够  ”她刻意地压低声音  喉咙间还是发出羞人的声音來  她不会像刚刚那般放肆地出声  因着内心的芥蒂  居然无法做到释怀

    一念之间

    “七次  ”他抱着她的腰  忽然间翻转过來  将她压在自己的上  按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同时也向前  愈加到达更深入的紧致而柔嫩的地方

    “你……”她的双手根本无力  想要退却他  却也在潮的波涛汹涌里  难以自持  周无力  只能任由他不停地  她的子也趴伏在他的怀里  腰间在他的手掌里不停地起起  又沉重得下落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