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丫头,放轻松3077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安永远惊慌失措地闭着眼睛  双手推拒着他的膛  湿润的水渍在两个人接触的地方  产生滑腻腻的感觉  让她心头一跳

    被迫从水里站了起來  她猛然睁开眼睛  眼底满是慌乱  腰间的手臂倏尔一紧  就这样赤着与他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

    腹部的异wu感直接点燃了她周的火焰

    卫斯铭眯着眸子  紧紧得将她锢在怀  前湿润的水渍仍腾出一股异样的**  从四肢百骸急速地燃烧起來  侵入血液  侵入五脏六腑  翻滚着  叫嚣着  血液之中仿佛开出了艳红的花  霹雳巴拉地全都炸开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花洒  温地水从上而下  将两人上的泡沫一点点冲下去  徐徐地细细地酥麻感  更是挑拨着他即将崩溃的神经

    她有些羞赧  面脸羞红地看着他温柔地为她拂去上的白色泡沫  并避开她头顶的纱布  这样细心疼自己的男人  真得会成为自己的男人吗

    她伸手一扯  不在犹疑  直接将头顶的纱布扯了下來

    卫斯铭宽大的手掌一滞  连忙伸开手  想要为她遮住迸溅的水珠  却发现她的额头一块修长的红色疤痕  细长地延伸至头发里去

    “你的伤  好了  ”

    “……嗯  ”应该差不多了  要不是艾薇薇一直拦着  她又怕看见丑陋的疤痕  一早就把纱布拆了  在这种时候  她不想因为头顶的伤  而有所遗憾

    卫斯铭则是耐着子  长臂一伸  挤了一些洗发在手心  直接抚上她的有些打结的凌乱的头发上

    “闭上眼睛  ”他的声音带着一抹喑哑

    乖乖地闭上眼睛  任由他温柔的掌抚摸着自己的头发  她的心底忽地生出满满地幸福感  细水长流那般

    洗干净了头发  关掉花洒  将一直闭着眼眸的女人轻轻地用浴巾包裹住  之后用毛巾细细地为她擦了擦头发  一缕一缕  直接将她原本有些畏惧的内心  软化成一滩碧水

    他将她猛然间打横抱起  她仓皇地睁开眼  他浓重的呼吸一直在耳边作响  她知道他为了她  用了多大的耐心

    一步一步  他宽大的脚掌踩在卧室有些冰凉的地板上  那一点点微凉  根本就不能平复他全上下乃至脚底的火焰  低低着眸  满是燃烧的火  他怀中的女人子微微发烫  似乎和他一样的  感受  和煎熬

    煎熬  卫斯铭一想到这个这个词语  就忍不住浑颤抖  体内血沸腾  她会和自己水相融

    将她轻柔地放在宽大柔软的上  她长长的头发瀑布一般地绽开在  迷人妖娆  他俯  轻轻地压在她的上  看到她长长的睫毛  带着星星碎碎的水滴  他的心头  涌上一抹

    “看着我  ”他的唇俯在她的唇仅仅一指的上方  呼吸浓浓的  声音愈见嘶哑  低沉  萎靡

    “睁开眼睛  丫头  ”

    他修长而温暖的手指循着她放在前推拒他的手  握在手里  将她的紧紧握着的手指一一搬开  穿指而过  十指相扣的瞬间  他感到安永远整个子  轻轻一动

    她睁开眼  被他牢牢地盯住  牢牢地锁着眸内的绪  那抹清澈  此时也暗含着一丝丝颤抖  一丝丝**

    “丫头  放轻松  ”

    这句话  说给安永远听  也似乎是说给自己

    等待了这么久  这么久  久到他几乎肝肠寸断  几乎焚  此刻  他终于可以如愿  终于可以得到她  可以狠狠地她  索要她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地起伏  将她的手指扣住  轻柔地放置上  另一只手掌在她的腰间缓缓地下抚  摸上她的

    “别……”她的唇间带着一抹粉润  带着一抹颤栗  忍不住溢出一个字  却全无下音

    他轻笑  将她的下紧紧地贴向自己  便听到她一声惊呼  满脸尽是羞人的红晕

    “你……”

    “都这个时候  你就别在说让我泄yu的话了  好不好  ”他几乎用一种近乎期待、近乎乞求的声音  颤颤的  话音一落地  就那般全然闯进她毫无防备的心底

    下的紧紧相贴  让她根本无法在说出一个字  她的周宛如点着了火  从下面的接合处  瞬时传遍四肢百骸  渗入骨髓  酥麻感  直接击中她的脑海

    意识刹那间  一片荒芜

    卫斯铭猛然低头  锁住她的樱唇  时而温柔  时而狂野  时而放肆  攻城略地  他的舌尖挑dou着她的唇  她的舌  她的牙齿  时而  时而吸  甜蜜的汁液四散开來  在唇舌之间流动着

    空气中满是暧昧

    她的手臂  从他的背后紧紧地相扣  将他宽大的子勾住  抱住  抚摸着  牢牢地拥着  生怕  他会在勾起她的体内的潮的时候  忽然间退去  忽然间消失不见

    脑海中一闪而过  在海滩  他用手指羞辱她的事  这个邪恶的男人  此时  邪恶得有些让她发狂

    她一口咬住他的唇角  他立即回咬  手掌随即抚上她的前的一只  时而轻柔时而肆意地揉nie起來

    断断续续的话语  从两个人几乎窒息而又不满足的唇间溢出

    “你若是……”你若是敢退缩  我饶不了你

    安永远瞪着大大的眸子  狠狠地回吻他

    “你若是……”你若是在羞辱我  我就跟你拼  命

    他猛然抬头  松开她已被吻得有些红肿的唇  倏尔低头舐她的脖颈  手掌缓缓地蠕动着  一口含住她小巧的耳垂

    瞬间  她弓起了子  体内有一股流涌出  子愈见柔软  愈见麻麻酥酥

    他的形下移  叼住她的前的柔软  不停地shun  得她的唇齿  几乎把持不住  喉咙之间的压抑  与感官的刺  激  形成鲜明的对比

    “想叫就叫  宝贝  我想听  ”

    他突然吐出的话  带着火  更是刺激了她的神经  她反而难以出声

    他來不及看她满人粉红  就迫不及待地  握着她纤细的腰  想要攻入城池

    安永远在他下  因着他猛然的动作  有些惊骇  疼痛瞬间被撩起  唇间的压抑突然间嘤嘤出声

    “嗯痛……”

    卫斯铭抬头  看着她呼痛  唇角忽地升起一抹邪恶的笑

    “我会慢点  宝贝  不要那么紧张  为我放松  好么  ”他低低的声音传來  周浑然不动  等着她慢慢适应  他的手将她的腿分开  她就那般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面前

    她的双手紧紧地攀着他的后背  似乎只有这样  才能缓解体内的不适的异物感

    他则是低低的  埋着头  在她的前  不停地作弄  时而舐  时而吻  直到感觉她的体不在僵硬  逐渐变得柔软  呼吸缓缓地加速  眸间迷离得愈加深刻  他也趁势  再一次

    一声闷哼  却带着一丝轻佻  减少了疼痛感  他低眉  再一次寻找她上的某些敏感地带

    耳后  颈间  蓓蕾  腿根  他明明白白地知道她每一个敏感的部分  那些他抚摸过多次  幻想过多次的地方  他的每一次作弄  都引得她频频颤栗

    感觉她的迎合  她的柔韧  他迫不及待地驰骋起來  心潮澎湃得几乎疯狂  他难以相信  这样真实美好幸福的感觉  就这样真真切切地被自己压在下  吻在唇上  握在手心  贴合处紧紧地吸着  如胶似漆  若合一契

    她  是不是他的专属  或者  专门为他量的么  她的体  每一处  都那么称心如意  融入之后  天衣无缝

    忍不住闷哼一声  他循着她的唇  紧紧地汲取着她的甜蜜  被她包裹的如此温暖  如此炽  如此美好  他紧紧地抱着她  亲着  吻着  却是

    她开始轻轻地哼唧哼唧着  睁开迷离的双眸  看到他羞红的脸颊  男人的妖娆宛如毒蛊  她感觉自己已经上了瘾

    却发现了他的异样

    他突然间  不动

    “你怎么……”安永远终于出声  在卫斯铭看來  却是带着浓浓的嘲讽  或者不屑  或者  轻蔑

    他拧着眉  不动  有些羞愧  更有些受伤  眼底忽地升起一股怒气  索放开抱着她的手臂  翻躺下

    他竟然  这么早就退出  完了  安永远的神色分明还存留着迷离  男女之间  做这件事的时候  原來是这么快的  那书中说的  一夜七次郎的  又是什么样子的感觉呢  她不抚上自己的脸颊  烧得有些烫手  转过头  呆呆地看着旁躺着的男人

    他闭紧的双眸

    他紧紧握着的拳头

    他起伏不定的

    安永远的内心忽地升起一股惶恐來  不会  他的那个地方  真的出了毛病  也就是说她以后的福生活就是这样吗  下还隐隐约约地有些痛楚  **如波涛汹涌般瞬间退去  只留下了双腿间的不适  她口突然间升腾起一股怒火來

    “卫斯铭    ”猛然扑上去  双眸恶狠狠的  双臂攀着他的脖颈  前的躯猛然间相撞  只听见啪的一声

    好痛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