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谁动了我的女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丫丫的!

    不是说,即使杀了人,也不会被枪毙么?不是说,现在都是人化管制,你哪怕在监狱里蹲到死,把牢底坐穿,也不会被枪毙么?

    何况,她确信自己,根本就没有杀人!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

    安永远真想狠狠地骂自己!这是那肥头男人陷害她!小看了那混蛋!而,更让她心痛后悔的是,自己竟然没有让保镖通知卫斯铭!

    她的脸颊处有一抹汩汩下流的感觉,估计是头撞在栅栏上,流血了。

    流了很多血。

    她挪动着自己的子,浑扭曲地酸痛,手脚不得自由。只感觉,体内的血液,似乎都要随着头顶的窟窿,汹涌而出。

    “血姊妹,难道你们也要一一离我而去?”她勾着唇,绽出一抹苍白无力的笑容。

    是不是照这个速度流下去,她会血气干涸而死,成为一名枯瘦如柴的女尸?

    耳边似乎传来细微的窸窣声。她微微拧着眉,周没有什么力气,想抬头都抬不起来了。

    咕咚倒地的声音,她的感觉在慢慢消失,眼睛上的黑布似乎被人扯了下来,明晃晃的光,斑驳迷离的人影。

    她在心中想笑最后一声,要被枪毙了?

    “远远!安永远!”

    男人急切地声音响起,他紧紧地抱着她纤细的子,看着她满脸鲜红刺目的血液突突地往外冒,伸出手想要阻止它们,却是无济于事。

    “远远,远远,你不能有事,你听见没有!”他大吼一声,急切地解开手铐脚镣,迅速将她抱了出去。

    “快点,去医院!”他吩咐手下,“开车!”

    几辆黑车如箭矢一般冲破了漆黑的牢笼。

    “少爷,夫人的车在前往郊区废弃的工厂附近路口停下了。”周扬一边跟踪监测,一边视频通知卫斯铭。

    “我们已经在附近了,具体哪个方位。”

    卫斯铭赶到的时候,心都不跳了。

    荒凉的郊区,被砸得破烂的囚车,几个倒在地上的人影,鲜红刺目的血渍。

    周围的手下开始搜罗安永远的下落,卫斯铭怔怔地站在地上,竟有一瞬间的失神。

    “报告,sir,周围已经搜查过了,并没有任何关于夫人的踪迹。”

    他的双拳紧握,深邃的眸子鹰隼一般。

    “你们说,是谁,动了我的女人?!”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手铐,脚镣,上面还沾着一些殷红的血渍,狠戾地攥在手心。

    周围几十号人,没有一个人吱声。

    “少爷,少爷!”周扬的声音从裤兜内响起。

    他迅速摸了摸,打开精小的视频通话,便看到周扬木讷的脸上,一脸的紧张,“赶紧撤离!有诈!上将的坐骑正火速向我方靠近!”

    卫斯铭双眉一拧,耳边便传来嗤嗤的声音。他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幕中,那架熟悉得好几次他都想要用狙击枪打下来的大鸟。

    低头。

    “周扬,我他妈的宰了你!!!”

    一把扣上视频通话,“全体都有!上车,离开!”

    几十号人,瞬间消失在夜空当中。

    视频通话被迫开启。上将冷的声音传来,卫斯铭若无其事地掏了掏耳朵。

    “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卫大校,你能耐啊!私自回来就罢了!还杀人劫囚!刚刚逃跑的那几辆黑车,你立马给老子叫回来!老子一枪崩了你!”

    靠。

    他强行压住心头的怒火,一脸堆笑,“上将,您看着我像是杀人劫囚的人么?我若是干了那种勾当,还留在这里被您老人家捉?”

    他妈的邵年军,他妈的友旅!扯他妈的蛋!卫斯铭心里骂着,满脸狰狞。

    抬头,眯着眸子歪着唇角,伸出胳膊朝着头顶的大鸟挥了挥手。

    设计陷害他?劫囚?若是他劫也就罢了,他劫他老婆,天经地义!恰恰不是他劫的,这样的屎盆子,都能扣到他的头上?!

    他不该只把邵年军整出部队,他该直接灭了他的命根子!

    ……

    安永远似乎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话。恍恍惚惚的,她蹙眉,却也听不见具体是什么话。

    子轻飘飘的,是不是已经被枪毙了,魂游天外了吧?

    她这辈子,活得当真是窝囊。死了么?真真地儿死翘翘了?

    有点,难以,置信。

    不是说,死了就没有感觉了么?为什么,她还能感到“子轻飘飘”的,还能听见人语?

    一道白光,刺得眼睛作痛。

    “你醒了?”耳边传来有些熟悉的男音。

    她微微闭了闭眸子,睁开,眼前的重影,即使不怎么清晰,也料想到了是谁。

    救她的,不是卫斯铭。

    老熟人,邵年军。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这个老熟人,也算值得了。她的唇角一咧,想要对他笑一笑,伸出手,想要与他握一握。

    却痛得呲牙咧嘴。手腕,头部,浑都痛。

    “邵年军?”缓缓地吐出他的名字,却被自己沙哑如破棉絮的声音,着实吓了一跳。

    “先不要说话,”邵年军轻柔地抚着她的手背,双眸满是温柔,“好好休息,你昨天流了很多血,必须得好好养着。”

    她摇了摇头,心中满是疑问,她不仅没有死,还被邵年军救到了医院!他是如何得知,自己的遭遇的?

    “怎么是你?”

    他的眸子闪过一瞬间的黯淡,重复着她说的话,随即转为狠,“‘怎么是你’?,难道,你希望救你的,是谁?是他?”

    松开她的手,站起,居高临下,面色沉,“远远,把你从死亡线上救出来的,可是我!你不感激我,反而,怀疑?”

    她猛然间摇头,费力地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好了,你不要说了,饿了吧,我去买些粥来!”

    安永远眼睁睁地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消失在白色的充满消毒水的房间。她的双眸,空空地,瞪着房顶雪白的墙面。

    她又欠了他一分。

    而……

    趁着邵年军不在,尝试着动了动子,摸了摸膛,还好,没有枪窟窿眼。她还记得自己似乎是撞到了铁栅栏,头破之后,便晕厥了。

    也就是说,他在她还没有被陷害吃枪子儿之前,赶来救她的?

    然……

    太多的疑问,让她心中愈加恐慌,一刻也不能呆在这里。她挣扎着起子有些虚,头部和手脚处都裹着纱布,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一个踉跄,她心慌得厉害。扶着墙,推开门,她左右环顾,慢慢挪动,仓皇而逃。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