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我不吃这一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二区所有人员全体集合!”

    “夫人手机里有追踪,立刻查清方位!”

    “调出金迷片区的所有监控!”

    卫斯铭一边在电话里厉声吩咐周扬,一边将兰博开成一道银色的闪电。

    “是,少爷!”周扬立即听令。

    他的心中已有一些眉目。这是有人在迫他,动用暗里的力量!他以前不动,那是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得罪他!

    如今,他都被人攻击到软肋了!

    娘的!

    他一手狠戾地拍打着方向盘,力道不大,却感到手心一阵阵发麻,发痛,痛直接传到了口,尖锥猛刺一般。用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口,他的眸子深邃如海,暗藏着波涛汹涌的寒光。

    担心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担心她到心脏抽痛,他忽然明白“窒息”这种词语的由来。

    呼吸急促,缺氧一般。他这是窒息的感觉么?他微眯着双眸,恨不能一刻不停地出现在她的边,将她狠狠地揉进怀里!

    以后,没有以后!找到她,就立刻将她带到自己边,找条链子,干脆拴在上得了!

    到哪都丢不了,别人若是想抢,先问问他裤兜里的枪,答不答应!

    白色的兰博基尼在沙地上戛然而止,擦出一抹火花,划出一声巨响。

    卫斯铭背着手,站定,眼眸一扫,便将沙地上几十号着黑色紧制服的人的站姿扫得彻彻底底。

    周扬上前,报告追踪结果。

    “怎么样,手机定位是不是原地不动?”他的眸子沉沉。

    “是,夫人的手机定位还在所里,没有半点挪动。”

    “监控呢?”

    “监控显示,夫人上了警车后,经过警所,停了五分钟,之后被送往市中监狱。”

    周扬一顿,卫斯铭示意他说出自己的发现。

    “夫人被押进监狱之后,约莫四十分钟,押送夫人的车才离开。一般这种警车,送完犯人之后,是会立即返回的,不过因为是警所的车,所以……”

    周扬的话为说完,股上就重重地被卫斯铭踢了一脚。

    “你说夫人是‘犯人’?”

    卫斯铭狠戾地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周扬的脸,顿时一黑。明知道自己不是这种意思,故意曲解,这不是无处发泄,拿他当枪靶子使吗?

    “警所的巡逻车或者警务车,没有这种权利,”卫斯铭的心头猛然跳动起来,说出的话竟然带着微微颤栗,“立即去调查那辆车的去向!”

    “调查过了,正在去往郊区的路上。”

    卫斯铭一怔,又是一脚踢到周扬的股上,“靠,周扬你皮痒了?为什么不一早汇报!”

    周扬直接趴倒在沙滩上,翘着胳膊向卫斯铭显示手掌中显示器的数据,“我也是刚刚监测到的结果,少爷……”

    “走!”

    卫斯铭一声令下,并排站着的几十号人整齐有序地挪动脚步,闪现出后的几辆黑色的轿车,迅速上了车。顿时消失在银亮的沙滩上。

    只留下爬起的周扬,满脸委屈,自顾摸了摸自己的股,瞪了一眼卫斯铭留下的兰博基尼。

    如今,他们的头头,对少夫人,愈加痴迷了。而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真他妈该灭了他!

    安永远在车上晃晃悠悠,边没有一丁点的人的气息,刚刚上车的时候,那些压低声音厉声说话的人,似乎不在自己的边。

    左右挪动自己的子,挣了挣,便听到哗啦作响的声音。

    丫的,手脚都被铐住,腕处关节紧得很痛,她不会真成为囚犯了吧?

    “别动!”

    一个低哑的女人的声音将她的动作立即制住。她吓得心跳快要出来了。

    “是人是鬼?”

    “哼,都要上路了,还有心思开玩笑,果然是杀过人的人,心变态得就是离谱。”

    “妈的,快点放开我,我说过了,是肥头男人调戏我在先,我只不过朝他头上扔了一个酒瓶子而已!”

    “解释,继续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犯罪事实!”

    安永远心中的气愤多于恐惧,她突然想起林小雨骂她的那句话来。

    “我靠,天皇姥姥都不长眼!”

    “你骂我?”女人低哑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袭冷气。

    “啪——”

    安永远只感觉脸颊抽痛,头有些晕。眼前漆黑一片,她也无法知道旁的冷气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竟扇了她一巴掌!

    “你再骂一句咱试试,待会,我就不给你吃嘴巴子,咱直接吃枪子儿!”

    “靠,就算是我犯了错,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也相信我照样讨回公道,别在这里唬我,我不吃这一!”

    安永远被彻底激怒,她整个子大幅度地挣扎起来,也不管不顾手腕脚腕的疼痛,殷红的血渍已经渗出。

    “你给我老实点!”低哑女人的声音愈加严厉,又在她的脸上甩了一掌!

    只感觉嘴里的血腥味很重,头痛得愈加厉害。安永远摸着黑朝着女人的方向吐了一口,“呸!你再打我试试?”

    “哟呵,杀了人还嘴硬?我让你嘴硬!”女人的手掌风再一次袭来,她都感觉到脸颊的痛感已被挑起。

    突然,车子猛然向前倾去,发出嗤嗤地刹车声。

    安永远被惯甩出去,头撞到了坚硬的铁栅栏上。

    “我你姥姥!”低哑女人的骂声传来,安永远内心冷笑,她这是连带着骂了她?今天算是棋逢对手了。

    “呵呵,你一直说我杀人,我倒是希望肥头男人死了!加之罪,何患无辞!”

    “那男人早死在医院里了,你以为,你这是出来玩呢吧?”

    安永远的心头猛然一沉。

    死……了?!

    一个酒瓶子,她亲手解决掉了一个人渣,社会败类?天底下,会有这么大快人心的事

    “我送你上刑场呢!哈哈!”女人的冷笑声刺破了她的耳膜,她感觉自己歪倒在冰冷的栅栏上的子,怎么也直不起来。

    “怎么回事?”低哑女人出声询问,却没有回答。

    似乎有开门的声音,锁链发出低沉而喑哑的响声,一如说话的女人。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将狭隘的气息驱散。

    安永远只感觉头被撞得很痛,很痛,痛得想要流眼泪。

    妈的,按她边的死女人所说,她要被枪毙,来抵命吗?也就是说,她此刻正在前往刑场被处决的路……上?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