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醒了?我憋了一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她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十岁的时候,安素巧不要她,把她扔在一个破胡同里,任由她撕心裂肺地大哭。

    周围的孩子都嘲笑她,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她就是豆子里蹦出来的野孩子。

    “我不是野孩子!我不是……”

    “安永远,醒醒,你做恶梦了。”卫斯铭摇晃着她的肩膀,一边替她擦拭额头的汗珠。

    “我不是……”她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放大的脸。

    “做梦了?”他动作轻柔地为她掖了掖耳边的碎发。

    她侧过头,不理他,继续闭上眼睛。他索躺下,从背后将她抱住,紧紧地贴着她的子,心中有些疼惜。在海边,她窝在他怀里哭着睡着。只好将她抱到车上,来到了豪庭。

    “睡着了么?”

    腰间手掌,背后紧贴着的膛,那般炽上虽隔着衣物,并不多。她伸手阻止他大掌的移动。

    “嗯。”

    “睡着了,还‘嗯’?”他痴痴笑地声音贴着耳畔响起。“傻瓜。”

    双腿忍不住压着她纤细修长的腿。

    “别靠我那么近,好么?”她闭着眸子,子想要前倾,挪动,却被他强壮的臂膀箍住。

    “我想。”

    她因为流了一些汗,上反而很冰凉。体寒有这样一个特点:即使很,即使出汗,子都是冰凉的。

    “想挨揍?”

    她轻轻哼着,想要拿开他腰间的手掌,却被他一把握住。

    她挣了挣。

    “想靠近。”

    她两腿扭动着,想要从他的腿中逃脱出来。他却索将她蠕动的双腿,夹住。

    “喂!”

    她猛然间回头,怔住。

    他的脸如此近,近在咫尺。甚至贴着鼻端,双眸深邃,在昏黄的灯光里,炯炯发光。浓浓的呼吸相互交错,她反应过来,想要转过头去,却被他的手掌绊住,甚至将她整个子,都扳过来。

    她瞪着他邪魅的唇角一眼,大气不敢喘。几乎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么轻微的几个字。

    “这么近,可以了吧。”

    “不可以。”

    腰间的手臂猛然一收,她的子几乎要揉进他的膛里去。他前的肌,撞得她的前一痛。

    她发出嘶嘶的声音,倒吸了一口气。

    “你这是,在勾引我。”

    他几乎贴着她的唇瓣,浓浓的男气息,将她包围。

    “睡觉!”

    她压着嗓音吐出两个字,闭上眼眸。

    “不睡。”他的唇一动,便碰到了她嫩的唇,“想……”她的双手抵在他的膛之上,皮肤的接触,将他的体,点起了火。

    “想!快睡!”

    她回吻了他一口,子往下一挪,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大煞风景。”他嘟囔着,紧紧地抱住她,在她头顶柔软的发上一吻,继而闭上了眼睛。

    而,安永远还是感觉到了,坚硬的东西。

    清晨,海上的阳光暖暖的,孤独之中,有苍凉,更有,希望。

    安永远只感觉自己侧着的子有些僵,她睁开眸子,就看到头顶男人深邃而无神采的眼睛。

    “醒了?我憋了一夜。”

    “什么?”

    “鸟。”

    她整个脸都红了。男人起,去了卫生间,还弄出奇怪的声音。她的脸颊如火中烧。旁被子的体温逐渐冰凉,她起,穿好了衣服。

    他有**,很强烈的**。而这次,竟然没有要求她?她摇了摇头,讥诮自己的多想。

    他刚刚说什么,鸟?

    “谁准你穿衣服了?”男人不知何时从卫生间里出来。他宽大的影朝自己走来,脸色,似乎有一些潮红。眼睛,也红红的。

    她想笑,却笑不出来。穿衣服,还需要被人许?

    “我想起。”

    “起来做什么?”他走到她旁,俯看着她。

    做什么呢,做什么都成,只要别闲着吧。

    “天还早,继续睡。”该死的女人,倒是睡饱了。他,可是整夜都没有睡着!

    他高大的子覆盖过来,直接将她扑倒在上。

    “你干嘛?”

    他抱着她,闭着眼睛,不答。有挣扎的举动,却被他结实的臂弯束缚住。她看着他的脸,听到了他微微的鼾声。她看了他很久,只是单纯地看他的容貌。坚的鼻翼,深邃的双眸,微薄的唇角。

    刚毅明朗而沉乖戾的一个男人。

    不知觉,自己竟又睡了过去。

    睡到下午,和卫斯铭一起,在海上豪庭用了餐。他郑重其事地告诉她,这个据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要把她送回别墅,暗地里派了两个手下,说是保护她。

    “不要。”她拒绝。

    “不要什么?我的命令已经下了,你不要,他们也得跟着。”男人乜斜着眸子,将她箍在怀里。

    “我出去工作,不可能带着两个尾巴。”

    “工作?”他低头在她面颊上印了一个吻,她立刻红了脸。“你的任务是看好家,在家等我。不准工作!”

    “你连这个也管?”拉屎放嘘嘘,也管?

    她妥协,他已经管了。

    “你不是喜欢画漫画,写小说么?”

    她一怔,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这,你都知道?你动我私人的东西?!”

    “我早就知道,宝贝,”他握了握她的细腰,“与我,你没有任何**。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

    “丫的!”她瞪着他,却无法从他的怀抱中挣脱。

    “你说什么?”

    她生气,扭头不去看他。

    “你要对你说出的话,负责任,并承受责罚。”

    他的唇角勾着笑意,当着海上豪庭好几十口子的面儿,好几十双眼睛,恶狠狠地钳住她的下颌,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埋在他的肩膀里。面色潮红,不敢抬头看。车子停下的时候,她飞速地下车,握着别墅钥匙的手,抖了好几抖。

    开门,火速地将门阖上。

    他沉沉的声音还是穿透了门板。

    “宝贝,还没吻别呢。”

    卫斯铭没有下车,而是坐在雪白的兰博基尼里,唇角邪魅地笑。

    “等我回来,宝贝。”

    安永远上下起伏着子,呼吸错乱。方才当众被索吻,她何时这般脆弱,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低头,看着别墅地板上细微的灰尘,客厅里半暗半明的双重色调,她记得,好久没有回来了。而卫斯铭那丫的,沉鬼,竟然没有请清洁工!

    难怪不准她出去工作!这不是明摆着,要累屎她?!

    ps:亲们,仲秋快乐!么么。大家记得看文,更要记得吃月饼哦!一边看文一边吃月饼一边馋某女,也是可以滴!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