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怎么?我很重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安素巧虽然被救了过来,却一直昏迷不醒。安永远夜夜守在边,竟然无济于事。只听卫斯铭说,出手术室的时候,她的嘴里还说着话。至于说了什么,她不用想都知道,是卫震的名字!

    “妈,你为何这么自私?自己一个人留恋在回忆中,就这样抛下女儿,不管了?还是说,你不原谅我和卫斯铭结婚的事?”她握着安素巧的手,抚在自己的脸上。

    泪水斑驳陆离。

    卫斯铭推门进来,手里拎着饭盒。

    “妈,你若是不原谅我们,我们就不离婚!妈,你醒来吧,醒来,我立刻和那男人离婚!”

    “你说——什——么?”卫斯铭一脸沉,不是何时已然在后。

    “伯母,您还是醒来吧,醒来,您和安永远一起商量,怎么对付我们卫家,岂不是更好呢?”他低头,俯在安永远的耳畔,冲着躺在病上的安素巧,和颜悦色地说。

    安永远一怔,感觉到安素巧的手指似乎一动。“妈,手在动,是不是快醒了?”

    “嗯,应该是我的建议,她听到了。”

    “滚开!少给我妈出馊主意!”

    “事已至此,你要惜自己的体,不然,昏迷中的妈一旦醒来,看到你似人非鬼的样子,岂不是要伤心死?”卫斯铭温柔地抹去她眼角的泪花,牵起她的手,来到间外的沙发上坐下,“来,吃点东西吧。”

    据医生告诉她,安素巧大脑过度疲劳,加之记忆留在比较幸福的区域,迟迟不愿醒来。或许会睡上几天,或许会睡上几个月,甚至一两年!

    她没有依靠,这种况之下,昂贵的医药费,她都负担不起。她看着卫斯铭这些子以来,一直缠在她边,心中矛盾又纠结。

    “你若是想要替她讨回公道,更应该和我在一起,乖乖服从我,之后,你可以入住卫家,也可以找我母亲理论。”

    她眯着眸子,一口咬掉他手里的馒头,“你确定?她可是生你养你的妈!有这样陷害自己的母亲的儿子吗?!”

    不孝子!

    “我母亲做事,太过专断。”卫斯铭在她咬住馒头的地方,也咬了一口,“小的时候,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当然,门不当户不对,被她搅黄了。”

    “就这样?这么简单?你就恨她?”她想起来,曾经在他的房间看到的一个清纯的女孩子的照片,“你也太小心眼了吧!”

    卫斯铭轻笑,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我每次都把你强硬抱住,你是不是,都习惯了?——我不恨她,习惯了她的作为。”

    安永远别有意味地噙着笑意,“卫斯铭,我郑重万分地问你一个问题。”

    他抬起深邃的眸子,看着她消瘦的脸庞,痴迷地吐了一字。

    “说。”

    “你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上我的?你确定,对我是真?你对我的,有多深?”

    卫斯铭轻笑着,笑容绽开在唇边,明朗俊丽。这男人,除去一戾气的时候,真得,蛮成熟,蛮有味。

    “接二连三,这多么问题,还是一个问题么?”他伸手刮了刮她翘的鼻翼,“你说,我该从哪一个回答好呢?还有,你这么问我的目的,是什么?!”

    安永远尴尬地笑了起来,不反抗,不服从,可从来都不是她的风格!她这么问,目的还不明确么?

    “有朝一,报复你!”

    她的眼睛亮亮的,闪着一抹与众不同的光芒。让他看她的心,再次沉迷下去。他靠近她,唇间很快便要相触,呼吸深深浅浅,交错起来。

    “不服从命令的女人,只会让我像抓猎物一般,捆在边。这是我的好和兴趣。至于,有谁说过,无不婚?无,照样可以结婚。”

    看着她眉宇从得意转为紧蹙,他的唇角邪佞地上扬。想要他承认她?怎样才算是?至少,她到现在还没有上自己,不然,为何还不把自己的子,搓吧干净了,贡献出来?每次想起她不愿的样子,他自我解决的时候,都没有趣!

    她紧抿着嘴唇,“若是,我服从你,你是不是会上我?”

    卫斯铭一把将她的后脑勺扣住,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柔软而湿润的唇角,带着一抹饭香,加之那句“服从,会不会上她”,而心潮澎湃。上她,她就会报复他?

    手掌不自觉地揉着她的腰,唇间的相触,让他想要更多。舌尖很容易便长驱直入,在她小口里扫过每一刻牙齿。不停地吸着她的口中充盈的香液,挑着她的丁香小舌,与之共舞。

    大脑却因为闪过的一个念头而愈加深刻。她很安分,她在服从,却不是配合!

    加剧口中的力道,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手掌缓缓地移动到她的隆起,扣住,揉捏起来。感觉到她双手的挪动,似是在不由自主,缓缓地勾住他的颈间。他一个翻,修长的腿迈过,将她俏的子骑在下,却感觉她的骨头,硌到了自己的髋骨。

    安永远面色通红,发出嗯嘤的声音。她半靠在沙发上,承受着男人无与伦比的体重,简直要吐血!而他骑在自己上的姿势,顿时让她感到羞耻难耐。

    卫斯铭喘息着,松开她的樱唇,故意带出一抹银丝来。

    “怎么?我很重么?”

    “重。”

    “重,你也要承受!”

    他埋头,啃咬着她的细腻的颈间,半骑半佝偻的子,确实不舒服。然,他被她挑起了火,他不在犹豫,他想要灭掉。

    安素巧出手术室喃喃的一句话,猛然想起在耳边,他忽然停止了在她口的亲吻。体内的燥,与现实的不能,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煎熬,是他自从遇到她以后,经常体会到的,而如今的感觉,竟然是双倍的折磨!

    自己迟迟不能要她,难道……

    “你,怎么了?”安永远看到他的样子,面色憋红,浑湿透,诧异。她低眉,看到男人额头的大块的汗珠,簌簌而落。

    “没事。”他还想继续温存,摸着她口的手掌,有些颤栗,口的扣子被他胡乱地解开,他带着一抹痛苦的神色,低头含住那颗露珠。

    安永远浑颤栗起来。他迟迟地在她口徘徊着,挑逗着,却不在做其他动作。

    丫的,女人也是有**的!他这是在折磨她!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