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凭我,是你男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您还想让我们离婚?!”艾欣然听见一声低沉而熟悉的声音响起。她抬头,看到自己的儿子,正矗立在眼前。他弯下腰,强劲的手握住她的胳膊,强行将自己从地上拽了起来。

    “斯铭?”艾欣然诧异,何止是诧异,简直是震惊!

    卫斯铭弯下子,半蹲在地上,替她拍打着裤子上沾染的尘土。医院那么干净,哪儿来得尘土呢?他仍旧是细致地拍打着,冷的表,却没有动作那般温柔。

    “妈,您注意体,平时还要处理公司,别累坏了。”他意有所指地说完,站起,一把将站在一侧发呆的女人扣进怀里,“妈,这里有我和永远就好。您出现在这里,不妥吧?”

    艾欣然拧着眉,指着安永远的鼻子,“你被她迷惑了!是这个小人把我推倒在地的!她对你妈我不尊,你娶这样的媳妇,有何用?!”她说不出来,原本说卫斯铭不孝的话,却噎住,变成了柔软的语气。儿子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她擦拭尘土,这样举动的儿子,是不孝子吗?!

    “送艾总回公司!”他下令,周扬等点头,上前将艾欣然拖住。

    “斯铭?你听妈说,她就是安素巧故意派来勾引你的!她一定是有利可图才接近你!安素巧,安素巧!你给我滚出来!你勾引不了我老公,就派你女儿来勾引我儿子!你这个人——!”艾欣然被周扬等人“请”了出去,依旧回着头,劝自己的儿子,“斯铭,你赶快离婚!不能在上当了!”

    卫斯铭扣着怀中女人的腰,有些僵直。他低头看着她,她正仰头看着他深邃的眸。

    “你信么?”她的眉间一挑,唇角漾着一抹不明笑意。

    “什么?”

    “我是来勾引你的。”

    他轻笑起来,唇角带着一如既往的邪佞,“若你是派来勾引我的,怎么还不爬上我的,乖乖被我吃掉呢?”眸子里的神色,仍旧有些涟漪。他在她的额头,轻轻印了一个吻。

    病房内传来一阵尖锐的惊叫。

    两人连忙闯进房门,却见安素巧已经躺在地上,一侧的点滴被拔掉,簌簌地留着药水。

    “妈,妈——”

    安永远难以置信,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卫斯铭一个箭步,将安素巧抱到病,按响铃。

    安素巧面色发紫,唇角发抖,两眼微眯着,看着将她抱到上的年轻男人,突然瞪大了眼睛,“阿……阿震……不,不!啊——”她猛烈地抱着头,摇晃起来。

    “医生!医生!”安永远冲着门口喊了一声,听见有杂乱的脚步从走廊响起。她飞跑两步跪在窗前,想要握住她不停蹂躏的手掌。“妈,你怎么了!在忍耐一会,医生马上就来!”

    “阿震的儿子!阿震的儿子!卫斯铭?!”她的脸色苍白,看着眼前材高大的他,“结婚——你和远远,结婚?!”

    她明明吩咐安永远,不要和卫斯铭再有来往!他们竟然……

    “这件事等您病好了在说,很抱歉。”卫斯铭在边向她解释,“是我隐瞒了您。”

    安素巧却只是看了他一眼,继而转头,看着女儿满脸泪痕地模样,她的眸内瞬间亮了起来,眼角的浊泪落下,竟然痴痴地笑了起来。“结婚了,他们,结婚了?!老天爷啊——”

    安永远呆愣愣地,看着安素巧哭哭笑笑,说了一句老天爷,子竟然蹬直!她只觉得眼前摸黑,脚跟不稳,便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医生和护士闯进病房,将安素巧火速地推进了手术室。卫斯铭抱着安永远,厉声威胁医生拿命来救治休克的安素巧。

    “丫头,丫头——”

    他抱着她坐在沙发上,轻轻呼唤着她。她的双眸紧紧地闭着,眼底的黑眼圈浓浓的。脸色苍白地若一张白纸,他突然感觉,她是那么脆弱。安素巧听到他们结婚的消息,很激动,所以才休克?她年轻时,曾经是自己老头最挚的女人,却没能和老头在一起。若是像自家老太太说的那样,安永远是特意被派来勾引他,那么,安素巧不应该最希望他们结婚?以报复自己的父母?

    当初,安永远要和自己隐婚,他没有多想,满口答应。细细琢磨,这里面,是不是有些什么,是他没有料到的事

    而眼下,他最担心的,是这个女人,还会找借口,和自己离婚!

    怀里的女人子微微颤了颤。

    “你醒了?怎么样,要喝水么?”

    她虚弱地眯着眸子,看着面前放大的卫斯铭的脸庞。立刻从他膝盖上爬起来,“我妈呢,我妈她怎么样了?”

    “还在手术室。”他伸出手臂,将她继续环住,“放心,一切有我!”

    她抬头,看着最前面的走廊里,红色的光晕,持续亮着,心头的缺失感,愈加浓郁。眼泪哗啦一下,翻滚下来。

    “卫斯铭,离婚吧。”她受够了,她再也忍受不住,自从和这个男人缠糊不清之后,她的世界满是嘈杂烦乱,没有一天宁静!而如今,母亲在手术室,生死未卜,不都是自己的胡作非为造成的?若是她一早听安素巧的话,不涉入豪门,甚至搬离这座城……

    晚了,一切,都晚了!

    “她会好起来,她会原谅我们。”卫斯铭拧着她的双肩,恶狠狠的眸子,发出凌厉的光芒,“所以,别再和我提‘离婚’两个字!她不是深我的父亲而未曾和他在一起?那你可以建议她,让自己的女儿,来报复他的儿子!让你和我,纠缠不清!”

    卫斯铭将泪流满面的安永远紧紧地扣进怀里。

    “丫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凭什么?”她的下颌被迫搁在他的颈间,绝望,无助,窘迫,瞬间消失。而铺天盖地的难过,让她的眼泪顺流成河。紧紧地抓住他后背的衬衫,感受着他温软的体温,心中的揪痛,却愈加明显。她上辈子,是不是一害人精?

    “凭,我——是你男人。”卫斯铭说完,悬在半空的手臂,重重地落在了她纤细的脖颈。心中顿时一痛!什么时候,越发觉得,她竟然这般脆弱了?!

    “好好睡一觉。”他轻抚着她的后背,温柔地摩挲着。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