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都是我的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林枫料到结果,果真如此。他低头扯了扯湿的衬衣,薄薄的衣料将他的肌肤浅浅地映衬出来,有些尴尬。他抬眼,无辜地看着赖在上的罪魁祸首。只见她笑得腰都直不起来,眼泪哗哗地流。

    “咱能别笑了么亲?”

    安永远抹着眼泪,泪眼婆娑,终于抑制住笑意,“笑归笑,我还是不相信!”那个沉诡异的男人,怎么可能还是干干净净的人!上次唐静怡下药,他不是……想到此,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起来。他是否已经得到了唐静怡,被自己破坏后,又来牵扯她?!而自己居然差点心软,而且,也做了肮脏的事

    “你怎么了?”林枫看着安永远有喜到悲的变化,她的唇角瑟瑟发抖,大为惊异。修长的手掌抚着她的头顶的发,温柔的动作将她从羞耻愤懑之中,唤了回来。

    “没,没事。你去洗澡间拿毛巾擦擦吧,衣服湿了难受的。”她当即变回了脸色,却有点强颜欢笑的意味。

    林枫站起,点了点头。

    “要不我给你熨熨?”她伸长脖子冲洗澡间喊道。

    林枫心中在意她,将衬衫的扣子解开,“不用的,没关系,晾一会就好了!”

    此时门铃响起。安素巧跟随连海他们去买菜去了,林枫还在洗澡间,没有出来。她下,穿了鞋拖踢踏着,从猫眼里瞧了瞧。

    “他们回来了?”林枫拿着毛巾站在洗浴间门旁。他赤着上,看到她探究的眼神,脸色带着一抹红晕。“这样,很不雅观吧?”

    “不是,老佛爷有钥匙。没关系,没那么多讲究。”到底是谁啊,根本看不到脸。似乎来人有意避开猫眼睛。

    林枫披着毛巾看到她正愣在门旁,也不见来人进来,诧异地走过来,想要看个究竟。

    门外的男人本是欣喜的表,看到赤着上的门里面的男人,眼角一眯,黝黑的面容下透露着一丝明显的警觉,“这个男人是谁?”

    安永远轻笑,也不邀人进门,也不推拒,“这位先生,我和你毫无瓜葛,没有必要向你解释吧?”说着她便要把门关上,却被他的脚卡住。他的脚微微用力,便将门推开,趋势进入。

    “怎么?不告诉我,怕我吃醋么?一个卫斯铭还不够,还要招惹三五个男人?”邵年军大步快进门,得她连连后退,门咣当一声被他压在后。他鸷着眸子,瞅了瘦弱颀长的林枫的材一眼,满眼不屑。“你找这样的货色,还不如找我,我比他更能满足你。”

    “原来是盛世集团的少主邵先生。”林枫上前两步,将似是愤懑无措的女人揽在怀里,眉眼邪僻,带着一抹说不清的妖媚感,他当真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我和永远的牵绊,应该不是你这位世显赫的阔少,所能明白的。”

    她却是一把推开他,水润的眸内竟然溢满雾气,满是责备,“林枫!”

    “哦?是吗?我不明白你们之间的牵绊吗?”邵年军手臂一挥,便将柔弱的林枫剥离开她的边,“安永远,是这样吗?十年的苦守与等待,那么你明白吗?”他怒斥着,转向那个赤着上的瘦弱男人,白色的毛巾已经掉在地上,被他狠狠地踩在脚下。

    她迅速上前,她看到邵年军脸色的变化,愈加深沉铁青,她感觉十分陌生,那是多年以前的她,都不曾见到过的。他会牵扯到林枫,于是将林枫的子护在后,抬头看着他,语气决然,“说吧,说你来这里找我的目的!说完了请马上离开!”

    邵年军双拳紧握,看着她护着后的男人,有一种将这对男女碎尸万段之感。他稳了稳心神,“我要和你单独谈。”

    “好!”

    “不行!”

    安永远看了一眼林枫,他神色焦急,拉着自己的手臂,满眼担忧。她轻笑着安慰他,“没事,一会他们回来,就说我去散散步,马上就回来。你要替我看家,我不拿钥匙了。”

    “远远!”他第一次这样叫她的昵称,却发现她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在邵年军的后。那个男人回头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态度恶劣。都说盛世集团邵明的儿子,是个脾气很好的绅士。原来是伪装的!“靠!”林枫一拳头打在门旁的墙壁上,登时捂着手,疼得嗷嗷直叫!“好痛!”

    依旧是那个公园,依旧是那个长椅。邵年军挨着安永远坐下,看着她。她的目光来回在正对着的花圃上闪着,那一朵朵开得有些衰败的花,就像破了相的美女,所以她们才叫做劣品月季,而不是优质玫瑰。

    “我已经结婚了,你来找我,不怕被卫斯铭知道?也不怕被人说闲话?”她故意淡淡先开口。

    旁的男人子一震,随即笑了起来,“那么你和一个陌生男人单独在房间里,男人衣衫不整,你就不怕被卫斯铭知道?不怕被人说闲话?”

    她转头,对上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曾经那么让她迷恋,清澈而阳光。如今,一点都看不到了。

    “这不是重点吧?”她嗤之以鼻。

    “这不是重点。”他坐正,多年养成的军人习惯,即使坐着,也有一丝不苟的威严。她凝眉,卫斯铭的上,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

    “重点是,十年,那件事,我被蒙蔽了十年。”

    她的心头一跳,“我不想再提十年前。过去太久,我已经忘记了。如果你没有其他事,”说着她站起,“啊——”

    邵年军猛然拉过她的手臂,趁势将她扣在怀里,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声音,真得太揪心。“远远,我求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挣扎的她跌坐在她的怀里,突然不动。“说。”心跳有一瞬间的停歇。他是否已经知道那个时候的事?谁告诉他的?为何都过去十年了,他才知道?!

    他沉默了良久,就这样一直抱着她,也不动。忽然他将下颌贴在她的头顶,轻柔之中,带着悔恨,愧疚。“远远,我已经知道十年前事的始末,对不起对不起,一直没能保护你!真的对不起!是我害你遭人绑架,是我害你流离失所,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拥着她纤腰的手臂愈加紧,“我不求你原谅,但求弥补!”

    安永远失魂落魄,泪流满面。似乎那个遥远的大男孩,已经从迷途之中回来找她了。而她真心希望,自己有勇气,等他。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敢相信!她更不敢相信他背后的男人!那个似乎能一手遮天的恶魔!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