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太难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安永远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她的白裙子上面染了一大片褐红的茶渍,严重地破坏了她的形象。她转,不顾艾欣然歇斯底里的威胁,大步离开。

    艾欣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唇角轻哼,咬牙切齿,“舍不得我儿子?小人,最好别让我抓住你把柄!”她气哼哼地坐下,却暂时也无可奈何。

    刚到书房,便听见里面传来卫震苍劲浑厚的声音,“斯铭,我只是提醒你,做事,要有分寸,要懂场合。”

    “爸,这些我都明白。时间久了,她能接受。”他的声音低低沉沉。她本来要叩门的手停顿了下,转走到卫斯铭的房间。推门,冲了澡,拿衣柜里卫斯铭原先的衬衫换上,将裙子洗了洗,打开吹风机吹起来。

    卫斯铭出来时,看到安永远的侧影,湿漉漉的头发,裙子上很多污垢。随后跟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浴室里传来洗澡声,继而是洗东西,吹风机的声音。他躺在自己的上,枕着双臂,望着边一侧相框里的那个清秀女孩出神。

    这是他十八岁以前的房间。一切都是那时候的样子。十八岁以后,他去了部队,后来又买了别墅,在这个房间休息的时候很少。这里环绕着一个少年有关的破碎的梦想。这么多年过去,他这样躺着,感受到的仅仅是青初期的躁动而已。

    修长而雪白的腿从浴室内走出,白色衬衫底部隐隐约约地透露着一股神秘感。纤细的腰肢,丰腴的部和前,时隐时现。长长的发端滴着水珠,滴在雪白的颈间,双颊红彤彤的,樱唇红,一抹幽香袭来。

    “啊——”一声尖叫,安永远天旋地转地被卫斯铭强劲的手臂抱起,吓了她一跳。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她低头看着自己隐藏在他半明半暗的白色衬衫里的体,脸上立刻蹿起了一股火。他抱着她放到上,随即揽住她纤细的腰,双眸发出炽的光。

    “你穿成这样,是在勾引我么?”他低迷的声音,带着蛊惑,感受着他前的潮,安永远竟有一瞬间的失神。

    “去屎——”她嗔道,推了一把他的前,“你正经点,还不是你家老巫婆刁难我,哼。快放开我!”

    卫斯铭的手还算规矩,只是搂着她的腰,没有其他的轻薄之举。“今天晚上我们留宿这……”他的话未说完,便响起了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斯铭,斯铭你在里面对吗?”唐静怡故作柔弱的声音传来。

    安永远听了头痛,她长须一口气,枕着他的胳膊,摇头轻叹,“我上当了,你边这两个女人,太难缠了,还有完没完……”

    他只是邪佞地笑着,看不出任何绪。跳下,开门,唐静怡焦急的神色显露眼底。

    “斯铭,我们谈谈好么?”

    “进来吧。”他应诺。

    唐静怡内心欢喜,能够单独和卫斯铭在一起,是在好不过的机会了!而走入房间,却发现上的那个女人正在勾引卫斯铭。他们大白天,竟然在做那种事?

    安永远故意慵懒地从上坐起,叠着双腿,极尽妩媚,“唐小姐,没午睡呀?”

    唐静怡的眼角一抽,她挽着旁的男人的胳膊,“斯铭,我想单独和你谈,我们出去吧。伯母要我留下来陪她,今晚,我也不走了。”

    今晚我不走了?!挑衅,公然的挑衅啊?!她一骨碌起,走到卫斯铭边,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侧脸。

    “去吧,亲的,想必唐小姐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我在房间等你。”

    “好。”他从唐静怡开门起,眼神就围绕着安永远转,只说了这一个字。两人故作暧昧的姿态,让晾在一旁的女人,羡慕嫉妒恨。安永远表现得这般大度,大度之中却又牢牢地把男人攥在手里,她实在不甘心输给这样的女人!

    她也不是什么矜持的女人,以前卫斯铭回来,他们在一起约会的时候,她主动往他怀里靠,不少美人计,在那个男人那里全部失效,丝毫没有回应。他如今竟然这么乖乖地听这个女人的话?!

    在安永远的飞吻之中,二人走出了房间。

    “去哪?”他的语气低沉冷。

    “刘妈为我准备的房间。”

    “你想和我谈什么?”他拧着眉,进门走了几步,停住脚。

    唐静怡走到桌子旁边,端起一杯橙汁,“斯铭,这是我刚刚亲手为你榨的橙汁,你最喜欢喝了,喝一口尝一尝吧。”

    他深邃的眸子在她上扫了一眼,看到她期待的样子有些动摇。接过,喝了一口,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

    她欣喜地接过果杯,“看着你喝我为你准备的橙汁,感觉真得好幸福。”

    “有什么话,快说吧,”他催促道,说着就站起了,“远远还在等我回房间去呢。”

    “你当真那么冷血吗?我对你的心意,你一点点都感觉不到吗?这么多年了,我时时刻刻围绕在你边,喜欢你,迁就你,你难道是木头做的吗?”唐静怡几步走到门前关上门,子靠在门后支撑着,仿佛会倒下去。她大声控诉着,眼泪便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她太心痛了,看着卫斯铭上躺着其他女人,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那个,一直都是她的!这个男人,原本就是她的!

    “我每次都在敷衍你。我想你比谁都清楚,我对你没感觉。”他冷漠地开口,眉间有一抹凌冽。“希望你自重,好自为之吧。”

    “可是,你不她!你不她,为什么你要娶她?你们才认识多久?那次在咖啡馆,我看得出,你只不过是对像她那样的女人感兴趣而已!但那不是!”唐静怡一把抱住男人的手臂,忿恨地说着。“你的女人,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

    “够了!”他挣开她的手,忽然俯,脸色沉,“你怎么知道我的人是谁?不管是谁,是你,还是她,我都不感兴趣!”他的双手钳制着她的肩膀,眸色幽深,“我只对安永远感兴趣!”

    你不她,为什么你还一直珍藏着她的照片?!

    “我不相信,你要知道安永远是什么样的女人!她只不过是一个低慕虚荣的穷酸丫头!而我,我们唐氏,却可以与艾氏联姻,达到公司双赢的目的!”

    卫斯铭轻笑起来,“这些话,我妈给我说过无数次了。一个小公司而已,没有必要。”

    “斯铭……难道,我在你的心里,这么多年对你的谊,还不如和她这几个月的相处吗?”唐静怡的泪水汹涌澎湃。她来不及擦,肩膀被他握着,她不想失去这样的温暖,猛然挣开,扑进了他的怀里。

    “放开。”他命令道,皱着眉头便要推她。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