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你不叫,我替你叫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予女 书名:豪门军婚
    卫斯铭回到别墅,本想给安永远一个惊喜。他回部队忙碌好些天,回住处的时候才留意到桌子上的方盒。只要闲下来,他就想她。于是把玩起方盒来,却发现盒子的背后,挖了两个“眼睛”。他看着手机里她发来的家里的照片,眸色闪烁着一抹亮丽的光芒。进门,开灯,找女人无果。看着平分秋色的客厅,半暗半明的格调,哭笑不得。换洗完毕之后,坐在沙发上正想着小女人大半夜不在家的去向,却发现了猫腻。

    客厅,卧室,洗澡间。他拧着眉,谁能想出这么落后的把戏?!想要捕捉点有趣的声音么?他的唇角勾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深邃的眸子在幽暗的室内微眯着,一如静候猎物的雪豹,蓄势待发。终于,门发出咔咔的声响,他如一阵风般来到门前,刚刚露出一丝缝隙,手掌便将门外的猎物擒住,转瞬间便扣在怀里,用脚踢上了门。

    “啊——”他一把捂住她的唇,低语,“小妖精,你大叫什么?嘘——”

    她瞪着水润的眸子,看着黑暗中男人模糊的脸。他的手掌将她紧紧捂住,周全部锢在他结实的怀里,腰间的手臂勒得那般紧,以至于她的脚悬空,脚上的鞋子都蹭掉了。

    卫斯铭,你丫的抱我这么紧做什么?!

    瞬间,室内的吊灯亮起,刺得她睁不开眼。等她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被他钳制到沙发上。他看着她的眼睛,又低头看了看茶几一端的底部,示意她。然后将捂着她的嘴的手,松开。安永远的眼睛瞪得特别大,就是白痴也不曾想到,电影里的镜头,竟然在她的边发生!

    个腿儿,谁这么缺德,来窃听她?!

    “怎么回事?”她低声询问。

    “或许我离开之后就有了,猪。”他的双手揽住她的腰间,脸正对着她的脸,近在咫尺,“小猪,我们得制造点噪音。”

    “你说什么?”她听不清他说话,唇语?!叔叔哟——

    一阵天旋地转,他将她打横抱起,她挣扎着,却不敢大声,“喂喂,丫的卫斯铭——”

    他轻笑,是不是在骂我?想着大手在她的部捏了一把,“吖——”

    他的脚步声蹬蹬地踏着楼梯,故意发出大声响。一脚将卧室的门踹开,咣当一声。卧室是他独立睡的,这么多天一定连声音都没有,不制造点噪音,满足一下听者的需求,那怎么成?!

    “哎哟——”安永远被他重重地抛在了柔软而又弹十足的上,刚要起,只见眼前一道宽大的黑影压下,她的子就这样无缘无故地承受他猪一般的体重!他可是猛扑上来的,压地她想吐血!

    靠之。

    安永远刚要张嘴破口大骂,他贴着她的红润的唇瓣,轻轻吐了一句,“这儿也有。”她一怔的空隙,这男人便钻了个史无前例的大空子。

    柔软而温的唇瓣覆盖在她的唇上,在她发呆的片刻,趁虚而入,直接将她口中的小舌卷起,带着一股野蛮而炽的气息。浓浓的液体源源不断地从口中分泌出来,不断地送入她的口中。

    “唔——啊——”他的舌尖卷着深入,将那些湿润的液体往她喉咙里送,她条件反地吞咽,内心却忍不住升起一阵恶心和羞耻,无耐子却是挣脱不开。两手被他单手钳住到上方,双腿被他的腿夹住,子强烈的扭动,却似乎是激发了上男人的。

    ?

    她突然感到有一丝害怕,这男人为何这么不正常?他不会真得要吃了自己吧?这么恶心?!

    “嗯——唔——”她挣扎着,强烈地扭动着自己的子,瞪着迷离的大眼睛,和上的男人对峙很久。而他似乎沉醉其中,在她的嘤咛里,闭着双眸,亲吻得更加有力。直到她有些累了,他才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停止亲吻,唇却一直与之紧密相扣。

    他弓着子,强制着她,所以她感觉不到,那胯间的炽和肿胀。他的眸色红润,紧紧地锁着她疑惑而憎恨的眼神。逐渐沉下自己的体,在她不动的境况之下,隔着薄薄的衣物,竟然如此契合。

    明显的感觉下的女人接触到自己火体时激烈一颤。他松开她的唇,牵着一丝银色液体,舌尖了一口,魅惑地轻声说道,“你让我起反应了。”

    “混——唔——蛋——”她的骂声,在他炽的唇中,变成了打骂俏。明明内心那么反抗,体却和之前一样,越来越柔软,直到她没有挣扎的力气。只是一个吻,对体竟有这么大的魔力?!

    他松开了她,松开了双眼迷离体柔软的她。看着她绯红的脸颊,他支起,睡在一侧,轻轻耳语,“怎么,入戏了?!”

    她一怔,忿恨的眸子闪亮亮的,一把抓住他修长结实的手臂,张开口就咬了下去,边咬边分泌点唾液,想到方才他竟然让她……可恶!

    “呃——”他故意对着窃听方向发出一声惊呼,心中叹了一口气。完美了,既有女人疯狂的吟唱,也有男人粗暴的喘息。不错!“好了,别咬了,戏演完了,该收场了。”他轻轻低语,另一只手拨开她的头,却见她满脸都是泪水。

    说实话,她咬人真得很痛的,即使他是个不怕痛的男人。

    “你怎么了?”他温柔地捧起她的脸,为她抹去泪水。粗糙的指头滑着脸颊,似乎很痛,很火辣。泪来的更汹涌了。她双手扑扑楞楞打在他的口上,他错愕地看着她,红润如火的脸颊。

    卫斯铭了然,不那么做,她怎么会发出那般撩人心弦的声音呢。他刚刚,差一点把持不住了……

    “你该了。”

    安永远先是惊愕,然后愤怒,将他的体猛然一推,一脚踢下了。他没有反抗,唯有踢了一脚,她这才心舒畅。看着坐在上抹眼泪的她畅快的笑容,哭哭笑笑的神经兮兮的样子,他坐在地上,唇角微微扬起,邪气肆意。

    “你不叫,我替你叫吧。”他轻轻吐出一口气,站起,抚着头柜,晃动起来,发出吱嘎的声响。而双眼,则是火的捉着她的眸子。

    她被看得尴尬,从上爬起,便要跑掉,却被他一把握住手腕。什么意思,原来从进门到现在,她是在陪他演戏?!这挨千刀的男人,啊,演戏也不用真做吧?

    “呆到明天早上。”他的语气轻微,却是命令,而非恳求。

    “凭什么?”

    “维护夫妻关系。”

    一点都不想看见这个男人那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维护夫妻关系是么,好!她陪他玩到底。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军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